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1章 不打不行?
    “我特种大队不属于攻坚部队,选拔人员都还未尽全功,无法参战。”俞献诚摇摇头说道。

    “我步兵一营,不会向同胞开枪。”迟大奎则直通通的这么来了一句。

    “报告长官,我步兵二营也不会。”周石屿也同样**的表态。

    “报告长官,我步兵三营不会。”程远山木讷的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表情。

    前五位发言的,几乎全是独立团最强战力。当然,他们身上最统一的标识是,他们都是原第十七路军所属,原第十七路军在淞沪抗战之前就誓不与红色部队交战,要不然也不至于被光头大佬打压到和日寇大战之际连军饷都不发。

    他们这样说,一点儿也不出所有人的意外。

    可是,团座长官刘浪也算是第十七路军出身,却还要开这个军事会议,那其中的意思就有些耐人寻味了。迟大奎和赵二狗更是他嫡系中的嫡系,他们所说的,是不是代表他的意思?

    如果说这样也就罢了,大不了跟着顺杆爬好了,从众不会有错。可是,这会儿还有个军政部新来的团副在哪儿杵着呢?国府,对那些人,可是向来不会容情啊!

    而且,最关键的是,如果贸然表态将团副逼至墙角,最终让独立团和国府对立,对独立团来说,前景堪忧啊!这才是刚在独立团找到自己位置的一帮人最看重的。

    剩下的人们多少在心里开始衡量起该如何措辞,而使得两边都不会出纰漏。这不是忠心不忠心的问题,而是在前途和效忠两者之间的衡量,人性如此。

    在这五人接连表态完毕,会议室里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团座,我看那,这场仗打不打其实不在于我们,而在于刘总司令那边,如果想打,可以,我独立团长城一役死伤甚重,军械毁坏无数,请刘总司令予以拨付足够军械和军费,否则。。。。。”出乎意料的,没等营级主官们表态完毕,唐永明就先说道。..

    “参谋长说的对啊!我独立团现在不仅缺军械还缺人,需要上峰援助。”

    “没错,刚和日寇大战一场,我独立团已经无力再战。”

    听到第三大佬如此一说,气氛比刚才总算是松了不少,大佬都站队了,那还有啥好说的?顺着他的话这么一说,基本已经表达了所有人的意思,那就是,跟着团座走。哪怕刘团座一个“不”字儿都没说。

    “团副的意见呢?”刘浪微笑着撇了一眼唐永明,将目光投向一直没开口说话的张儒浩。

    “不,打还是要打的,不打的话,恐怕不仅刘司令无法向上交差,就是日后恐怕也得和他们兵戎相见。”张儒浩却摇摇头道。

    全场为之一静,这是两人要开撕的意思?

    “哈哈”刘浪突然笑起来。

    几个思维缜密点儿的军官额头不由微微有些出汗,这样撕破脸,对独立团可是毫无好处啊!要是来一道军令调团座离开,那独立团是奉命还是不奉命?要知道,仅违背上峰军令这一条,理由就已经是够够的了。

    “唐参谋长刚才所说的一点儿错也没有,这场仗打不打,完全取决于刘总司令的决心,纪中校,马上拟电报上报军部,就说我独立团军械损坏无数,请军部予以补给,军费缺口无算,至于数字你往大了编就是,能掏多少算多少,反正皇帝也不差饿兵嘛!”刘浪一席话说得赵二狗都有些替长官脸红,特么天天说我是独立团脸皮第一厚,瞅瞅您说的,什么叫往大了编那!

    您信不信您哪位堂叔如果在这儿能被你活活气死?

    出人意料的,在对纪雁雪说完之后,刘浪又看向脸色不变的张儒浩,脸上笑容不减,道:“但团副说得也没错,这场仗,老子们必须得打,而且要大打,不打的话,是不成的。”

    军官们一脑袋雾水。

    浪团座是几个意思?

    很快,军官们就知道,刘浪还真不是说说,在上司刘湘的电报还没来之前,就命令全军全副武装集结。

    赵二狗的炮兵营现在虽然没太多的炮,但唯一的两台博福斯山炮也被拉了出来,总共八部双联装高射炮,除了留了两台守卫基地,其余六台也全被拉了出来,送出去了至少一大半的迫击炮不过还留了八部2口径的迫击炮也被全部编入了炮兵营,虽然没有独立团出征长城之前那般的威势,但就这些炮也足够傲视整个四川了。

    其余川军的一个师甚至一个军,也许都没有如此多的炮。

    而独立团其他部队,除了团副张儒浩担任最高长官率程远山的刺刀营留守基地,其余三个步兵营包括新兵营都被命令带上一个基数的弹药全部出征,军需处甚至准备了2多辆大车,一半是给养,另一半却是堆得满满的弹药。

    除了新成立的特种大队没有随队出发以外,看这样子独立团绝对是全力一搏,未有半点留手。

    全军上下都在训练场列队站好,等着团座的到来宣布出征的军令,虽然除了营级主官知道些端倪,其他官兵们都是一头雾水,并不知道要去往那里,但这并不妨碍即将出征的兴奋。

    尤其是那些数月前刚经历过长城一战的老兵们,许久没听见隆隆的炮声和熏人的硝烟味儿,他们还有些想念。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经过一月前独立团核发的各类津贴和奖金,所有官兵们都知道,跟着刘团座打仗,除了杀敌除了牺牲,还能给家人更好的生活,平均每人都拿了以上的大洋,那可是近一年的军饷啊!在农村的话,足以让一家人每月都吃上好几回肉,而不必等到过年才能沾点儿荤腥。

    这个时代的军人,简单而纯朴。

    而刘团座呢!这会儿还在团部接受顶头上司刘湘的痛骂。

    “你个瓜娃子越来越胆大了撒!敲诈起老子来了,说你伤亡惨重老子信,说你没钱,你觉得老子的脑壳是不是被你娃娃砸过了?”刘湘电话里怒吼声让门口站着的三川儿都忍不住往旁边躲了躲。

    那位刘家的堂大爷可是现在四川最大的家伙,少爷这回惨了嘛!三川儿心里替自家少爷担心着。

    “就是,就是。”刘浪拿着电话连连点头。

    “你。。。。。”

    “哦,不,长官您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弟兄们伤亡太惨重,需要休整,不适宜再次大战。”

    “别跟老子扯这些子没得用的,能打得打,不能打也得打,军械你自己想办法,军饷再拨你两个月。”

    “好。”刘浪笑得很开心,都还没等刘湘说完,就一口答应。

    总算,这次出动20多号人马的经费有着落了,刘浪哪能不先接着?若是下一刻刘湘反悔了怎么办?

    “老子怎么感觉又被你娃娃给骗了呢?”刘湘在电话里微微一窘,他貌似都还没说给独立团连营团级军官们补贴的事儿呢!

    皇帝也不差饿兵,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儿。

    “不能,那能呢!我身为川人,一定会四川的和平做出自己的努力和贡献。”刘浪拍着胸脯表白道。

    “行了,你做为这次川北“剿匪”总指挥,怎么打你自己决定,不过我提醒你,“红匪”不是日本人,他们虽然武器简陋,但作战意志极强还擅于蛊惑人心,你可别大意失荆州。还有,那边还等着你的战报呢!”交待了两句,刘湘不等刘浪回答,就径直挂了电话。

    刘浪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这场仗,并不是刘湘想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