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3章 白色小药丸
    百消片的效果究竟怎么样呢?

    用四川人的话说,那就是,“巴适的很!”。

    硬是要得!

    一片百消片虽然不便宜,要银洋五角,但架不住人家疗效好啊!

    尤其是进入夏季,天气炎热,本身农村人就不怎么讲究,别说什么井水山泉水随意灌上一口,就是口渴了堰塘里的水鞠上一把也是常事。

    细菌性痢疾在这个时候的四川很常见,细菌性痢疾这种病在未来或许没什么大不了,就算拉得很了,也不过是挂个吊瓶补补液消除下炎症完事儿,可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在缺医少药的四川,绝对是个要人半条命或者是个要命的事儿。

    中医不是不能治,只是中药见效慢,细菌性痢疾病势又来得极为凶猛,缺医少药的平民们本身体质又弱,那里还来得及等中药起作用?

    各大药房推出的“百消片”却是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顶多两天到三天,病人的病势就得了控制。别看这个时期资讯并不发达,但百姓口口相传的作用比未来数十年后的互联网一点儿也不逊色。毕竟未来人们查询互联网都还带着几分怀疑的心理,实在是上当受骗太多了,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虚假广告,而这个时代口口相传的,几乎没人怀疑,百分百信任。

    更牛叉的是,在四川各大西医院开始投入试用的百消片,心存疑虑的西医们竟然惊讶的发现,这种貌不惊人的白色小药丸竟然对败血症这种近乎于绝症的病有疗效。

    而且还不是一例,仅仅一个月,蓉城和山城这两个四川最大的城市就有数十例患败血症的病人因为这个小药丸奇迹般的存活。

    因为刘浪的关系,刘湘的军队也大量采购了一批百消片,在军医的指导下,将药片研碎,撒在伤口上,对伤口创面感染也起到了奇效,最少有百分之七十的士兵扛过了伤口感染这一关重新活了下来,虽然并没有所有人都药到病除,但伤兵的死亡率第一次降到了百分之三十以下。

    要知道,在此之前,遭受枪伤的士兵的死亡率可是高达百分之五十以上,一个小小的百消片就将生存率提高了百分之二十多,而价格不过区区5角银洋而已。

    华商集团并不仅仅只卖给新科四川王,已经和刘湘签署完协议承认战败退避西康省的刘文辉也获得了百消片,同样的,因为药效出奇的好,华商集团公司的药顺利的打入了西康省的市场。

    刘湘本身就是华商集团公司的股东,再加上华商集团出产的第一个产品又极为争气,华商集团在四川省内更是通行无阻,只要是华商集团公司的运输队,设卡的川军基本不会检查车队,只看看通行证就放行了。

    在四川声名鹊起的同时,华商集团在邻近的湖北市场、湖南市场也都小批量的投放,自然也获得了极好的口碑。

    从上市到市场口碑大好,也不过仅仅半个月的时间,虽然知道或许会出现供不应求的场面,但从刘浪到华商集团所有翘首以待的股东们,都没料到百消片会受到如此追捧。要知道,那可是仅仅只含有一部分磺胺的药丸啊!

    与其说华商集团制药分公司是个工厂,现在还不如是个手工作坊,哪怕是早已提前准备,将药丸制作人数提高到了一百多人分成三班倒,生产了大约二十万片,又用最快的水路花了四天时间日夜兼程送到了两湖市场,但十天以后,二十万片百消片就在两湖市场上销售一空,有很大一部分百消片被无良商家囤积起来,以高价出售。甚至,药片刚到药店和医院就被一些背景深厚的人整体打包拿走,连医生都没见过药片的踪影。

    而在黑市上,价格最高的一片甚至达到了十元银洋,足足比华商集团规定的售价提高了二十倍,但就是这样,患病的人们还是趋之如骛。

    而这背后,竟然还隐隐约约有着当地驻军的影子。获知这个消息的刘浪大为愤怒,他提前将磺胺投放国内市场并不是希望用磺胺在中国市场掘第一桶金,哪怕是百消片上市一个月就已经替华商集团获取了近二十万银洋的利润,而是这个时期的中国人缺医少药病死者极多,刘浪希望用磺胺这种横空出世的抗菌药改变那些普通家庭的命运,而不是成为某些人用以牟取重利的工具。

    华商集团的反击迅速打响,再度扩展的生产力将更多的百消片投入两湖市场的同时,华商集团在报纸上登出声明,将那些将百消片以高价出售给百姓的商家名单予以公布,并宣布这些商家将永远登上华商集团的黑名单,华商集团不会将此后生产的任何一片药剂供应给他们。

    那些无良商家背后的势力当然不会甘心被一个商家如此威胁,正准备发力准备以查封华商集团武昌、长沙分公司这样的形势逼迫华商集团就范,隔天的报纸上就再次登出了令他们瞠目结舌的消息。

    华商集团公司总经理范旭东先生在南京向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捐赠药品十五箱,并捐资十万银洋用以军校培养学员之用。报纸上清晰的大照片上是时任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校务委员兼教育长张治中中将和范旭东的合影。

    张治中是谁?区区一中将?小小军校教育长?不,或许他的官职并不显赫,但他曾在一年前率第五军出征上海并和日寇打了个不分上下,是荣获青天白日勋章的将军。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是委员长的学生,在淞沪前线违背军令明令通电全国都没有受到贬斥的委员长嫡系。别看他现在貌似赋闲只是区区教育长,但了解内情的人却都知道,委员长有意将全国划分战区之事有着他的身影不说,传闻委员长更是有意将沪宁警备区交予他的手上。

    张中将升张上将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这样的一位,虽不是在国府炙手可热,但也不是轻易能得罪的,尤其是对这些驻军在外的将领们来说。

    显然,华商集团找了个不错的靠山。

    两湖市场上的百消片炒作终于得到了一定的缓解,百姓们基本能获得五角银洋的平价药片。

    刘团座收到的一封电文却是只有八个字,“人情已还,知名不具”。

    刘浪苦笑,这位还真是个谦谦君子,去年自己一炮搞定日军司令部的事儿他至今还记着。

    想来也是,如果不是应刘浪所请,声名一向谦逊的中将又怎么可能为一个商家站台呢!

    随着百消片的声名越来越大,华商集团的名气也在三省逐渐打响,甚至不光是这三个省。

    随着时间的推移,因为药品口碑太好,华商集团因为距离的关系没有投放的云南、广西、山西等地的医政要员直接打电话找到范旭东,询问什么时候华商集团能将百消片投放到他们省内。

    而新科四川王也因为华商集团总部在四川的关系接到了那几位和他一样挂着省主席名义其实就是一方豪雄的的电话,希望他能劝说华商集团尽快将药物在他们省内销售。

    华商集团,因为一个小小的药片,开始逐渐进入了大佬级别人物的视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