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6章 想不想看他们跪舔的样子?
    就算不怎么关心时政的老百姓,在天天这种大师级别的学术轰炸中也知道了两个要点。

    钨砂,很重要,可以换钱。

    出乎意料的,国府并没有对这种近乎于学术论调的刊文加以任何评论。

    不过,负责收购钨砂的各国商行却感受到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中国商人仿佛受到了这帮中国学者们的影响,出货的力度比以前要少一些了,虽然整个上海市场总体销售量也就是每天少上个一吨,两吨,并没有少上太多,但数量方面绝对是每天都在递减。

    于此同时,上海钨砂市场也有暗流涌动,有中国商人在小规模收购钨砂,但并不出售。

    这,是囤货的前兆。西方各国商行对这一招实在是太熟悉了。

    囤货,就意味着该宗商品的价格要涨价。

    可是,他们有什么理由让钨砂平白无故的涨价呢?就凭孱弱中国那些文人们发的那些矿产资源重要性的文章?

    那未免有些太搞笑了。钨砂等矿产资源再珍贵,也不能当饭吃,你中国人有资格不卖你们所谓的珍贵矿产吗?当然不能,缺乏工业设备和军工的中国绝不会守着一堆矿石过日子,尤其是在日本人对他们虎视眈眈的时候。

    什么叫趁火打劫?这就是。

    当处于战火中的人们总希望别人看在人道主义立场来救自己的时候,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或许能获得一部分普通民众的同情心和捐款,但是,那一部分人却恰恰是无法左右政局的普通人。

    拥有同情心的人永远不懂政治,就是这么残酷。而玩儿政治的,却都是笑眯眯的站在旁边,从这个已经极为苦难的国家贪婪的硕取着属于自己的利益。

    无论是提前爆发的中日全面战争,还是未来的两伊战争,斯里兰卡内战、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之战,炮火连天的战场周围,围满的都是列强们兴奋举起的餐刀。

    每一场战争的爆发,对于他们,都是一场难得的饕鬄盛宴。

    就连共和国,在发展最艰难的时候,也参与过其中的分润,未来的两伊战争中,双方猛烈开火的武器,很多型号都是一样的,它们的名字都叫做“美得因恰那”。各大军工厂都可没少赚。

    战云弥漫的天空中,永远弥漫着一场腐臭的气息。

    对于现在战争危机不断迫近的中国来说,也是一样,西方列强根本不惧中国会不出售这些商品,因为他们没资格拒绝,也没资格定价,因为他们弱小。

    但这帮趁火打劫习惯的西方商人们想错了,国家没办法拒绝,但刘浪可以用市场规律大声的对他们说不。

    再过数日,上海市场上的钨砂出口量继续减少,中国商人囤积钨砂的意图越来越明显,就连上海的地下皇帝杜月笙都开始出手了。

    “刘老弟,你这究竟玩儿的是那一出啊!要知道,我这开始囤积钨砂,很有可能就把史密斯那帮老朋友给得罪了啊!”杜月笙看着自己对面坐着悠闲品茶的刘团座一脸苦笑。

    刘浪已经来到上海数日,今天上午还是首次登门拜访。本来杜月笙对刘浪的不请自来还是颇为欣喜,他实在是早就想找自己这位合伙人好好谈谈了。

    化肥,竟然不再是他杜月笙的专项,总部位于四川的华商集团听说也拥有了生产化肥的实力。

    虽然四川远在西南,和华东地区基本不搭界,但这对于化肥产业已经逐渐走向正轨,已经野心勃勃想再过一两年全国各地建分厂垄断化肥产业的杜老板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

    就算他是大上海的地下皇帝又怎样?华商集团的总经理范旭东在北方可也是声名赫赫,可也不是说他杜月笙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正在想找自己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从来不管事只管收钱的合伙人商量如何应对,瞌睡来了遇枕头,长城一战更是光芒四射的刘团座就出现了。

    对于刘浪,杜月笙的心情其实有些复杂,一方面除了连自己识人英明之际的眼光都佩服以外,更佩服的是这位领军之能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先前的投资,一点儿都不亏。

    而另一方面,刘浪的成长实在是超出了他的预料,由一个小小的上校团长并不可怕,杜月笙接触的将军所有手指头脚趾头加一起都数不过来,可独独没有一个率领着几千人就大败日寇一个师团的上校团长。青帮老大相信,刘浪以后绝对能一飞冲天,只要还有战争存在的话。

    可这样的刘浪,别说掌控,就是日后想并驾齐驱,都难。这对于一贯为人上之人的杜老板来说,就有点儿不太好把握了。

    比如,今天早上刘浪一登门,就提出了一个要求,要求杜大老板动用这半年尚未给刘浪分红的资金,在上海市场扫货,而且扫的还是各国商行急需的钨砂。

    要知道,不管是第三帝国的还是美国英国的那些傲慢的洋人,贵为杜月笙也是陪了不少笑脸才拉上关系成为能说得上话的朋友的。杜月笙若是这么做了,无疑是将多年的关系降至冰点,以后就是想恢复,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嘿嘿,杜老板,和那帮洋毛子们所谓的友谊你觉得牢靠吗?仅靠着利益的纽带来维系的话。你想不想看那帮家伙以后来跪舔你的模样?想看的话,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当然了,如果你收购的资金全是挂我名下的那批资金的话,恐怕你只能看到他们跪舔我的样子,而自己却享受不到了哦!”刘浪轻笑着又稳稳的喝了一口茶。

    “跪舔?”杜月笙对刘浪这个新名词的接受还很是思考了一阵。

    等好不容易想明白了,青帮老大也不由摸了摸脑门上的冷汗。

    中华文字实在是太博大精深了,刘团座这一个词就把那个狗腿摸样形容的淋漓尽致。

    你别说,杜老板由这个声行并茂的词瞬间联想到了那些平素鼻孔朝天恨不得只有上帝才是他们朋友的洋毛子跪在自己面前舔鞋底的模样。

    那种感觉,真的好爽的样子。

    只是,这靠谱吗?

    不过,已经威信日隆一脸笃定的刘团座也根本不是来商量的,他只是要求调用属于他自己的那份资金罢了。

    杜月笙终究还是选择了相信刘浪,不仅动用了半年应该分给刘浪的四十万银洋,而且还自己额外又投入了二十万。

    这不光是相信刘浪的眼光,更是因为,不管那是谁的钱,既然是杜老板已经出面了,那帮洋人们就已经给这位记上了小本本,事已至此的杜老板那还不干脆自己也搏一把?

    他也想看看洋人们跪舔自己的样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