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7章 风起云动(第1更,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六十万银洋可能在资本市场算不上什么,但在上海本就规模不大的钨砂市场却是搅起了一阵风雨。

    有这位老大出手,一向善于跟风的资金也大量涌入。上海,可是东方最大的都市,其金融之繁华拥有着东方纽约的美称。

    短短两天,整个上海投入到钨砂行业的资金就高达数百万银洋之巨,可运抵上海和西方国家交易的钨砂总共才多少呢?华商集团运抵上海的五十吨钨砂已经算是大买卖了,要知道从30年到3年国府开始一统矿产市场,规定以钨砂为首的六种金属只能国营之前,整整5年多时间,中国民间贸易向国外出口钨砂也不过是每年一万吨左右,第三帝国这个最大的买主倒是占了其中的百分之五十。

    整个上海钨砂的价格在巨额资金的作用下,整体上涨了三成,西方各商行首次没有收购到任何的钨砂,甚至连钨砂的影儿都没看到,因为市场上的钨砂都被中国商人给买走了,搞得跟那玩意儿能吃一样。

    到这个时候西方商人们依旧没把囤货的中国商人们放在眼里,钨砂是战略物资没错,但惟独就落在中国人手里没用,因为他们连造炮管钢都难,拿钨去做穿甲弹?莫搞笑成吗?

    换句话说,如果钨砂不卖给他们,中国人拿手里就会一文不值,因为他们国内没有消费市场。

    一千二银洋的收购价格,丝毫未动。..

    可是,他们还是想简单了资本的力量。中国民间资本展露出他们的狰狞时,也是极为可怕的。

    巨额资金已经把市场上所有能收购到的钨砂一扫而空,但依旧不能满足胃口,于是富余资金就盯上了同样用以出口的锰、锑、锡、汞、铋、钼等特殊矿产。

    数日过后,这些特矿的价格同样上浮两成,而出口价依旧纹丝不动。

    中外两方商业仿佛井水不犯河水的两路人,你玩儿你的我做我的。

    申报又出现了,这次他们没有刊登什么学术大师的文章,也没刊对矿产资源的介绍,这次他们只是在不抬起眼的小角落里刊登了一则新闻。

    位于湖南郴州瑶岗仙“粤汉公司”钨矿出现事故,矿井坍塌,该公司正在组织人员抢修,何日复产遥遥无期。

    配着新闻的照片稍稍显得有些模糊,不过一片狼藉的矿井旁边“粤汉公司”的标识牌还是清晰可变的。

    和未来的各大城市的晚报一样,申报刊登的这则普通的事故新闻也就是供广大吃瓜观众茶余饭后谈资之用,在老百姓眼里就是一起普通的事故。

    但正在投入资金囤积各类特矿的商人们眼里,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几乎囤积的有特矿,尤其是钨矿的商人们个个欣喜若狂,就差仰天长笑了。

    这场赌博,他们赌对了。

    一个小小的钨矿出个事故,就能牵动上海钨矿市场的风云?

    如果是小小的倒也罢了,可关键“粤汉公司”那可不是小小的矿业公司,成立于4年的“粤汉公司”可是中国钨矿业大佬级的公司。

    湖南瑶岗仙钨矿同时也是全中国最大的钨矿区,无论是走正式贸易还是向外走私,这里都是中国钨砂的主产区。而由美裔华侨李国钦先生创办的“粤汉公司”更是瑶岗仙钨矿区最主要的产出公司,早在十五年前,就达到月产吨的产量,几乎占了全中国的百分之四十产量。

    到了十五年后,该公司的产量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这样的公司竟然因为事故停产,这些天能抵达上海的钨砂还会有多少?

    中外商人们用屁股算也能算出来,那特娘的还抵不上以前的一个零头。

    远在千里之外的湖南长沙。

    一身西装的华商集团总经理范旭东微笑着看着茶几对面坐着正在看长沙报纸的一位小他十几岁亦是一身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

    “范总经理,我粤汉公司这次可是被你们华商公司骗上贼船,想下都下不来了。”中年人放下手中的报纸,苦笑着摇摇头。

    “哈哈,李总经理言重了,那怎么可能是贼船?范某知晓,李总经理虽然是美籍,但血管里始终流的还是华夏民族子孙的血,否则,范某又怎会直接找上你呢!”范旭东哈哈一笑道。

    能被称为粤汉公司李总经理又能和范旭东平级相处的,自然只能是“粤汉公司”创始人李国钦了。

    这位却也是位牛人,靠着在钨砂的研究开采提炼,就荣获了中国政府的宝玉勋章、巴西政府的南十字勋章、意大利政府的勋章、美国政府还专门为他颁发了钨矿奖,绝对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哪怕是把他放到遥远的未来,也是极为少见的。

    “这话就不用多说了,李某虽是一介商身,但自小熟读诸子百家,中国始终是我李某的根这一点我还是懂的。钨砂价格一直被西方各国所掌控,不过是欺我国对钨砂没有国内消费市场罢了,当我不知道钨砂在西方市场上的价格吗?虽说太平洋两岸皆有钨砂所出,但唯有中国的钨砂含量能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远超西方各国百分之五十五的标准。如果这次能借着此事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的话,李某觉得也未尝不可。”李国钦摇摇头,正色道。

    “嘿嘿,上海市场的资金已经风闻而动,只要瑶岗仙钨矿半月不出矿,那帮自视甚高的洋毛子们就得低头,否则,就让他们的货轮蹲海边喝海风吧!”范旭东轻笑道。

    “可是,除去官方贸易,还有很多走私呢!他们从广东潮汕一带走私的量可也不少,据我所知,去年就达到了一千吨的量,简直是骇人听闻。”李国钦目中露出一片谨慎。

    “放心,广东陈总司令处我们业已说服,他会加大力度打击走私,嘿嘿,就连他自己,也暂时不碰这门生意了。”范旭东笃定的说道。

    李国钦一脸骇然。

    他研究过近一个多月来突然崛起的华商集团的资料,属于北方的一个商业集团,最有名的当属他们于一个多月前推出的药物“百消片”,几乎是以席卷的方式占领了西南市场。

    能把一种药物卖到断货,最终成为黑市上的宠儿,证明了华商集团未来的无穷潜力。

    当然,这还不是李国钦最终决定和先伸出橄榄枝的华商集团接触的理由,他们在两湖市场打击人为拔高药物价格并用大量平价药物来平抑市场的行为得到了李国钦极大的认可。

    一个企业,眼中如果永远只有利润,这个企业迟早会毁于对利润无限的追求。身兼中西文化的李国钦从来都是企业利润来自于社会,企业也应该反馈社会,这样的企业才能更长久。

    事实上无数成功的企业家也正是这么做的,获得的结果自然是企业继续良性发展。

    人类,已经足够冷漠,但并不代表每个人不珍视心中那最后一丝温暖,这无关于人性好恶。

    可是,华商集团的能量之大,终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李国钦吃了一惊。能让盘踞广东的陈大佬收手,他们这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又或是有着怎样的能量背景?

    刚才李国钦提到的每年一千吨的走私量,其实百分之八十的来源都是那位陈总司令。

    范旭东微微一笑,恐怕这位李总经理做梦也想不到,华商集团付出的代价其实不过是承诺尽快将百消片投入广东市场,并且化肥也会在今年运往广东吧!

    当然,那位陈大佬最后接受这个有些苛刻条件的真正根源,是他这段时间没货啊!

    范旭东看向江西南方,对刘浪可谓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让那些人同意暂时不供货给老陈,这得是有多厉害啊!

    自然,这些范旭东是不会给眼前这位说的,主要是怕他喝茶不小心呛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