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8章 屈服的洋行(第2更,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占据中国百分之九十的钨砂突然停止供应了,不管是官方许可的还是粤省那边悄悄的,几乎都突然停止了供应。

    整个上海的钨砂,仿佛就剩下了商人们手中囤积的货物。其实就算还有零星的十吨或几吨从外阜运过来,也第一时间被守候在码头和车站的中国商人们用高于出口价格近百分之五十的价格被收罗走了。

    仿佛整个中国,在钨砂上和西方各国商人们较上劲了。

    直到这个时候,数日没有收到货甚至已经感觉到未来或许更久收不到货的各国商人们急眼了,纷纷去找国府驻沪商务局,投诉中国商人们这种囤积居奇炒作矿物价格的奸商行为。

    一向把他们当大爷几乎有求必应的商务局这次却是开始了打马虎眼,以娴熟的中国式太极式功夫开始了所谓的调查取证,然后再严厉打击的承诺。包括已经和中国走入了蜜月关系的第三帝国的进口商们也不例外。

    出口的价格越高,关税越高,国府的官员不傻,私下里收了上海商人们大把的好处,还能替政府捞上一大笔获得政绩,这样的美事儿哪儿找去?

    至于说什么中国炒作钨砂的价格,那简直更搞笑了,你觉得价格高可以不买啊,澳大利亚那边也有不是?什么时候规定了,我中国商品提高售价就是错误的?

    这帮几乎都有着国家背景的西方进口商们当然急了,中国人的办事效率他们又不是没见识过,等他们所谓的调查取证完了再实行严厉打击,那恐怕都是几个月的功夫过去了吧!

    停在近海上的巨轮等几个月损失巨大倒还罢了,关键是国内的钨砂需求量很大,尤其是军械方面,不能工厂都为了等这个停工吧!那损失的,可不仅仅只是钱那般简单。

    如果说这个时候各国进口商已经犹如热过上的蚂蚁还在寻找着对付中国商人的对策,那来自大洋彼岸的一封电传报纸彻底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位来自英**队的高级将领在回答一个不知趣提问到矿产重要性记者的问题时,很严肃而郑重的叙述了自己的观点:特矿对于国防的重要几乎不亚于石油,日不落帝国应该在自己位于亚洲的属地加派重兵,以保护帝国对特矿和石油这种战争资源的需求。

    这是首次有军方高级人士将钨砂这类的特矿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如果是平时说说倒也罢了,哪怕是西方世界的各类特矿应声上涨,短短的两天时间,就狂飙了百分之一百五十八,每吨的收购价由两天前的0美刀,涨到了250美刀,几乎快达到上次世界大战钨砂最高峰的二分之一。

    没错,在中国市场之前收购的钨砂,不过4多美刀,几乎是比国际价格腰斩了一倍还带拐弯的。可缺乏能跨越万里大洋商业巨轮的中国也只能忍气吞声的卖。

    西方国际市场收购价大幅上扬,让这帮还在硬撑的中间商们集体傻眼,如果再从中国这儿收不到钨砂,恐怕还不止被弄破产那么简单。国家的意志可不是那般被违背的,尤其是对第三帝国的中间商们而言。小胡子下起手来,恐怕连他自己都怕。

    于是,西方各国商人们迅速展开了和上海钨砂商业贸易联盟的谈判。

    在中国商人们开始疯狂囤积钨砂之初,大部商人的目的只是想趁着地质大师们阐述学术这个东风,小小的赚上一笔,短短的时间利用自己的眼光和智慧就能赚上个百分之十到二十的利润,这简直不要太爽。

    可是,随着大幕一点点被拉开,从“粤汉公司”矿井出事开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环套一环,最终的结果是整个中国就仿佛出不了矿了,整件事的背后,就像有一支无形的大手再操控一切。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所有事儿仿佛毫无关联,又在情理之中,但最后的结果却是,钨砂都在中国人手里。

    而洋毛子,一根毛都没有。

    这让敏感性极强的商人们感到恐惧,可是,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无论是谁先开始对洋商降价销售,那唯一的后果就是被排挤出这个圈子,仰或是被那支能搅动全国钨矿市场的大手一把揉碎。

    没人怀疑那支也许不存在大手的能量,无论是杜月笙还是李国钦或是盘踞广东的大佬,都是他们不能匹敌的。

    既然下不了贼船,那就只能硬抗。大家伙一起和洋商硬抗。

    成立钨砂贸易联盟就是大家伙儿团结一致的证明,精明的商人们都很清楚哪些洋毛子的能量,他们不光是有钱,还有深厚的国家背景,如果向政府施压的话,政府很有可能顶不住来自西方世界的压力。那个隐藏于幕后的大佬或许没事儿,他们这些商人们说不定就遭殃了。

    只有组成联盟,集中所有人的力量,才有可能赢得这场最后的胜利,尤其是来自大洋彼岸钨矿及其他珍稀矿物暴涨的消息,更是让他们吃了颗定心丸,原来,这不是谁人为操作的,而是有了提前的消息,准备狠赚洋毛子一把。

    做为这次囤积钨砂最多,原属他们有的外加这段时间收购的高达2吨的华商集团矿业部部长周纯文,被推选为中国钨砂贸易商业联盟的会长,主持了这次与洋商们的谈判。

    具体谈判内容不可而知,但长达两天的谈判中,周会长始终面带微笑神闲气定的风度着实让中国商人们折服。

    从他的嘴里永远只会听到一个数字:25美刀。

    夸张的数字几乎能让中国商人们的心跳停止,相对于他们3美刀的平均收购价,周会长竟然将价格提高了倍,还带拐弯的。

    而钨砂国际市场因为最大的中国市场突然的断货,价格再次攀升,双方协商的两天,价格攀至2美刀。

    “我们明天,将会和国际市场接轨。”周会长在谈判即将又无疾而终的时刻,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就准备离开谈判会场。

    当然,他没能离开。

    因为,洋人们屈服了。

    时间跨度长达一个月的钨砂之争落下了帷幕。

    中国商人们大获全胜。

    华商集团光这一笔,就赚了足足万美刀,超过了一百万银洋。这还不包括杜月笙用本应该分红给刘浪的40万现洋的投资,也赚了2万大洋。当然,这些钱悉数成了独立团的军资。

    在收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对巨额财富已经司空见惯的小洋妞儿,也不由瞪大了眼睛。

    这赚钱的速度,堪比印钞机啊!

    而且,最重要的不是华商集团能赚多少钱,是整个中国钨砂的价格从此涨了好几倍起来,虽然最终在西方各国政府的干预下,中国政府做了适当的让步,但价格也由过去的4多美刀上涨到了国际价格的一大半,也算是狠狠地宰了那帮喜欢趁火打劫的家伙们一刀。

    刘浪的大笑声在宽阔的海面上响起,惊起了船头啄着面包屑的一群海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