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0章 看谁能装(第4更,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刘浪不是瞎子,蔚蓝色的温柔眼波让他心头也忍不住一跳。

    恐怕只要是男人,都无法抵挡那双比海水还要蔚蓝比天空还要纯净的温柔之眸,尤其是其中还有微波荡漾的时候。刘浪是男人,自然也是抵挡不住的。..

    抵挡不住,那就先撤退,只要不是面对生死大敌,刘团座一般都是屁股抹油跑得飞快。

    目光错开美丽的蔚蓝色眼睛,刘浪将目光投向波光粼粼平静的海面轻声说道:“劳拉小姐,你知道这片海叫什么吗?”

    小洋妞儿眼底生一股黯然,虽然她终于有了和刘浪单独相处最少数月的机会,但中国刘的心里终究还是念着他的未婚妻的,他甚至都没有正眼在自己脸上停留过三秒钟。

    听到刘浪发问,小洋妞儿勉力提起精神,回答道:“应该叫南海吧!”

    “没错,叫南海,但最正确的名字应该叫南中国海。”刘浪指着宽旷的海面道。

    当然,刘浪说的是未来,在这个时期,这里就叫南海,直到十二年和日本的全面战争后,做为战胜国,付出了巨大牺牲的中国终于有了和美英苏法排排坐分果果的资格,当时的领袖拿着笔在海域图上这么一划,整个南海就成了中国的,最远端距离中国本土的距离更是高达24公里,算是替中国人争了一个比较大的地盘。

    这可能也是付出巨大牺牲的中国在战后捞的唯一一点儿好处。

    不过,就这点儿好处,从共和国成立那一天起,就不停的有人在这片海域做文章找麻烦,一直到刘浪被炸成粉末穿越的前一刻,美国大兵的航空母舰还闯入南海挑衅。

    只有拥有一支强大的海军才能保卫海疆的安全那!刘浪目光远眺着广袤的海面,心里一阵感叹。

    再过数小时,他乘坐的这艘万吨级的客轮将会抵达著名的马六甲海峡,然后再由此进入安达曼海,通过苏伊士运河,最终达到欧洲。

    是的,不是刘浪不想直接坐船去美国,而是直达美国的客轮还得一周后才有船,小洋妞儿干脆建议先去欧洲,再由欧洲乘飞机去美国,刘浪略微思考一下也就同意了。反正欧洲迟早是要去的,提前去看看小胡子也没有什么不好。

    在走之前,罗斯家族的代表已经赶到了上海,在亲眼目睹了白色小药丸的威力后,就迅速签署了入股华商集团海外公司的合同。

    罗斯家族的办事效率很高,签署合同的当天,罗斯家族就已经着手开始筹建华商集团美国分公司并开始建设厂房,只待华商集团技术人员一到达就出样品并申请专利再投放市场。

    所以这次和刘浪前去欧洲的,不算小洋妞儿和她的贴身保镖泰森中尉,就两个人,一个范子冉一个陈运发,其他人统统留在上海,等着来华的劳拉的堂兄罗斯拆尔德。奥尔带着他们一起前往美国。

    负责考察并签合同的奥尔显然对落后的中国没多大兴趣,对于再度坐两月轮船重返美国并无多大抵触。

    小洋妞儿美丽的蔚蓝色眼睛里满是疑惑,南中国海?什么时候有了这个新鲜的名词?

    “嘿嘿,你不相信吗?要不然我们打个赌,赌美刀,十五年后,这片海域就会叫南中国海,一个强大的中国,自然得有广袤的海疆。”刘浪回头看着满脸疑惑的小洋妞儿笑道。

    “狂妄!”

    小洋妞儿还没来得及回答,从另一边先传来一句洋味儿十足的中国话,在再配上喷薄欲出的怒气,显得极为怪异。

    随着声音,一个穿着格子西装,背带西裤,一双皮鞋擦得光可照人外加一脑门棕色卷发喷着发胶梳理得整整齐齐也是倍儿亮的白人男子大踏步的走了过来。

    刘浪斜眼一瞟,脸上浮现出几丝怪异,冲小洋妞儿挤挤眼,那意思是你的麻烦又来了。

    这位,刘浪想不认识都难。实在是见到的次数太多了。

    有句中国话“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位也许是因为家世的关系和小洋妞儿以前就见过,不过是他把那句中华古话演绎的更深入骨髓。那不是叫两眼泪汪汪,而是两眼都荡漾出了浪花,都荡溢出来了都。

    上船已经有一周了,这位英国驻中国总领事馆壁约翰总领事的公子已经像苍蝇一样围着小洋妞儿飞了一周了。

    几乎是只要小洋妞儿出船舱,绝对不超过十分钟,这货绝对准时出现。刚才刘浪还在奇怪呢!怎么没看到约翰.沃尔公子出现,这不,刘浪顺手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卧槽,今天卡的点儿刚刚好,正好十分钟。

    “中国刘,你实在是太狂妄了。我敢断言,南海永远不会是你们中国的,看到远方那片广阔到你看不到边的土地没有?那是我们日不落帝国的属地。劳拉,跟他赌,一百美刀?我看至少得一千英镑。”约翰.沃尔一边不屑的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叠英镑在手里晃着。

    刘浪不仅有点儿无语的两眼望天。

    原来,无论是未来还是现在,公子哥儿们的装逼模式基本都是一个调调儿啊!先是扮帅扮酷,接着就是拿钱砸人,还好这里不是在英国,要不然这位指不定开辆拉风的敞篷车来,再接着就是什么王之藐视。

    拜托,这是民国好嘛?来点儿新鲜的,比如优雅的英国绅士式装逼?

    小洋妞儿显然也想乐。一千英镑?好吧,这位总领事公子显然不知道这个穿着普普通通中山装的中国胖子的实力,光轮钱的话,一千英镑不过是中国胖子的十分钟的收入。

    小洋妞儿已经计算过,如果磺胺在美国和欧洲上市,就算各国医疗机构从成药中得到启示奋力研制,恐怕等他们的其他类磺胺药上市的时候,华商集团已经赚得盆满钵满的了,年产值绝对会达到五千万美刀以上。更何况,早上市并不仅仅只是早收益那么简单,而是市场,提前占领的市场会持续带来高额利润。

    而刘浪,所占股份,高达百分之五十一,说他十分钟赚一千英镑,那都还是侮辱他巨大财富的数字。

    “不,我不会和你赌。”小洋妞儿忍着笑摇摇头,很认真的看着刘浪说道。

    她的意思刘浪明白,这是绝不会上他的当,中国刘很少吹牛逼,就算是别人认为他吹牛逼的话,最终都实现了,没有一项落空。

    “好吧!这真是太遗憾了,我的一千英镑赚不到了。”刘浪露出一口白牙,笑得很开心。

    “劳拉,你这样做很对,中国人因为弱小,才喜欢用这种精神胜利法,尤其是这位先生,精神胜利法用得太过头了。日不落帝国的子民不需要用赌博来拯救他们已经腐烂的民族意志。”显然,英国帅哥根本没看懂这两名男女之间的默契,尚沉浸在自己帅得不可自拔的世界,很深情很绅士的看着小洋妞儿,说着自认为很有哲理的话。

    这下不光是小洋妞儿一脸苦笑,就连刘浪,也不知该如何来评价这位英国帅锅了。

    很讨厌的家伙,但是,人家只装逼从不耍流氓啊!

    虽然刘浪很想一拳砸在他那高耸的鼻子上,叫你丫的什么精神胜利法,中国人不爽了,也会先兵后礼的,尤其是刘团座,从来不绅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