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1章 危险的气息(第5更,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刚跟中国刘单独相处了十分钟啥都还没交流到的小洋妞儿显然很不爽,理都没理每次不请自到的英国帅锅,冲刘浪丢了个抱歉的眼神,头一扭,就自顾自地离开了船头,回属于她的贵宾舱去了。

    刘浪龇着一口白牙冲脸色明显有些讪讪的英国帅锅耸耸肩,也大步离开。

    只留下英国帅锅一脸不爽的脸色在微微的海风中凌乱。

    虽然一直不知道这位来自中国的胖子是干什么的,但英国帅锅却很聪明,从不用过分的言语来打击刘浪,倒不是怕了这个外貌普普通通的中国胖子什么,而是,约翰.沃尔先生不愿意在美丽的劳拉小姐面前留下坏印象,英国绅士在任何时候都得表现的像个绅士。

    哪怕是在“情敌”面前。

    虽然英国帅锅对这个假想中的“情敌”自己都不太相信,拥有高贵血统的劳拉小姐口味儿不会这么重吧!

    。。。。。。。。

    客轮早已在三个小时之前就进入了马六甲海峡

    狭窄的马六甲海峡因为地理的关系海面很平静。

    在这样的夜里,大海只要不起风,没有浪,是极为静谧的。

    舷窗外一勾半弦月,刘浪一抬头就可以看到月光粼粼的海面,把舷窗打开,吹拂着微微的海风,还可以嗅到微微的海水腥味儿,那是大海的味道。

    在美景中徜徉的巨轮在微波中轻轻摇晃着,对于没有晕船症的人来说,是绝佳的睡眠场所。

    这对于两辈子只出过一次远洋的刘浪来说,也是一次极为难得的经历。上一世他虽然也是走的这条路线,但待遇却和现在住着两人间的贵宾舱相比完全是天壤之别。

    那一次,他甚至从出海到执行任务的目的地,他几乎都没见过海面。因为,整整5天,他都是海平面50米以下。潜艇中浓重的机油味儿和嘈杂的机器轰鸣声以及狭小至极的船舱就连受过艰苦训练的刘浪也不由对潜艇兵们肃然起敬,那些坚韧的家伙,在那种地方一呆,可就是两个月。

    刘浪还有闲暇看看风景,对面床上的陈运发却早就沉沉的进入了梦乡。看着自己的属下的得力干将,刘浪眼里也不由露出一股欣赏之色。

    都说天赋是成功的百分之一,而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是需要来自后天的努力,可这个大个子,把这两者都兼得了。拥有着刘浪都羡慕的雄壮体魄和坚韧不拔的意志是他的天赋,但最可怕的却是他的努力。

    就算在船上,这个家伙也不忘训练。谁能知道晚上这家伙睡在贵宾舱,但白天却是这艘客轮上的搬运工呢?越是苦越是累的活儿,他越抢着去干,不是为了赚取一天一块大洋的工资,刘浪知道,他在利用这个磨练自己的力量和意志。

    因为,客轮上的拳击室就算是拥有贵宾舱的船票,每人也最多只能用上2个小时。

    打完工后的陈运发这两个小时从未有浪费过,从拉着英国第一团退役中尉泰森对搏到开始挑战整条船上的豪富们的保镖,整整七天时间,陈运发可以说是打遍全船不服气的男人们。

    很多时候,当他脱去上衣,露出一身犹如岩石般的肌肉,对手就怂了,不怂的,都被打怂了。就连自认为尚能跟刘团座较量几招的泰森中尉在和陈运发疯狂对扛了十分钟后,也放弃了继续和这个中国大个子互博的冲动。

    几乎就是和上次在热河跟石大头搏斗的翻版,陈运发完全放弃了防守,用极为西方的方式,你给我一拳的同时,我必须还你一脚。这种近乎于自虐的方式让黑大个儿都有点儿承受不住了,他倒不是不想躲上那么一下子,可是,中国少尉的方式让他这个日不落帝国中尉实在是拉不下那个面子。

    这样的结果就是,不过几分钟,个头儿差不多的两个大个儿就被互相揍得鼻青脸肿。

    刘浪知道,陈运发不是不会挡,而是,他在借助西洋拳练习自己的抗击打能力。刘浪曾经跟特种兵们说过,想打人,得先学会被人打,只有扛住敌人攻击,你才能有机会将敌人一击必杀。

    只是他这种方式,远比训练时战友拿着木板砸在身上还要来得更残酷。

    泰森中尉终于放弃了跟这个疯狂的大个子对砍,不是怕打不赢,而是,英国陆军中尉也不希望自己每天出门都是鼻青脸肿的,而那个白天还要卖苦力赚钱的中国少尉却不怕。

    于是,整条船八百多乘客数量高达三十人的保镖们成了陈运发的挑战对象,显然,体型和欧洲白人相比丝毫不逊,又拥有着陕西红拳基础及特种兵训练的陈运发无人能敌,短短七天,靠着挑战就赢了足足折合大洋五千多的英镑美刀和德国马克,是他在长城和日本人打了两个月杀了近四十名日本人赚取的4大洋奖金的十多倍。

    这条船上,除了四百多的中国人,其余要么是来中国淘金的欧洲各国年轻人,要么是来中国做生意的非富即贵的欧洲商人。

    这个事实,让刘浪都有些哭笑不得,日本人的命,敢情这么不值钱,还不如打一场拳击赛。

    恐怕,那位约翰帅哥一直对刘浪这名他自认为潜在的情敌不曾恶语相向,也有着挂着刘浪保镖名头的陈运发的一份功劳。

    这是一名可怕的战士,这已经是船上保镖们的共识,包括约翰帅哥的贴身保镖,一名英国退役中士。

    显然,今天他又经历一场艰苦的拳赛,刘浪刚回舱,只是欣赏了一会儿舷窗外美景的功夫,这位就呼呼的进入了梦乡。

    很快也进入梦乡的刘浪在数个小时之后突然睁开了双眼,虽然距离贵宾舱很远,但刘浪灵敏的耳力却听到了一阵细微的纷乱脚步。

    那是有人在小步奔跑,而且从发出声响的脚步声分析,那不是一个或是两个人,是很多人。

    抬头看看窗外,天色未明,正是一天中的最黑暗黎明还未到来之前的那一刻,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人在船舱里跑动?

    刘浪的眼神在昏暗的船舱中一片幽然,伸手握住了放置于身侧的三棱军刺。

    刘浪嗅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在这艘满是旅客的客轮上。

    于此同时,对面正在熟睡中的陈运发猛然睁开双眼,一伸手也握住了他的武器,同样的一柄三棱军刺。

    这是他们俩能携带上船的唯一防身武器。在上船之际,所有人都不得携带武器,就算是那些欧洲富人的保镖们,也把自己的随身武器都交给了船长保管,包括泰森中尉。

    两柄三棱军刺,亦是小洋妞儿动用她父亲的特权所为能他们两个争取到的极限,泰森也只保留了他的军刀。而其他人,却没有这样的优待了。

    毫无疑问,小洋妞儿老爹在英国的权势比原来想象中还要大。..

    然并卵,再大的权势,面对危险时,还是只能靠两人手中的军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