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2章 海盗(第6更,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侧耳听着外面越来越纷乱的脚步声,刘浪缓缓吐出一口气,低声对陈运发道:“你去带着范子冉和劳拉先找地方藏起来。”

    “是。”陈运发毫不犹豫的翻身起床,庞大的身躯犹如一只灵猫一般无声无息地打开舱门溜了出去。

    以刘浪的本事,陈运发毫不担心他会出现什么差错,哪怕他手里只拿了一把军刺。

    这时候,已经开始有哭号声隐隐传来,刘浪眼睛微微一眯,心下已经确定,船上,来了敌人。

    至于说大海上,那里来的敌人,这几乎不用多想,在马六甲,除了臭名昭著的海盗,还会有谁?

    对于马六甲的海盗,刘浪还真的不算太陌生。

    自从马六甲海峡被发现,这条连同印度洋和中国南海最重要的通道成为商业贸易的黄金航道的同时,就从未少过海盗们疯狂的身影。

    别说在这个时代,就是在未来的数十年后,马六甲疯狂的海盗们也没停止过他们的脚步,在二十一世纪初,每天经过马六甲海峡的商船,甚至有百分之五十会被劫掠,2年有过统计,全球在马六甲遭遇海盗而产生的直接损失高达0亿美金。

    直至共和国的海军力量强盛之后,派出舰队常驻中国南海,但凡是中国商船,由舰队亲自护航,运送过马六甲海峡。

    由此可以想象,马六甲海盗的猖獗。

    可是,刘浪为何对通过马六甲时没有任何警惕?那是因为这艘万吨客轮上同样有着不俗的保卫力量,整艘客轮荷枪实弹的保卫人员高达人,甚至还拥有两挺重机枪,每天晚上值班的战斗人员也高达二十余人。

    他们,是怎么让装备简陋的海盗摸上这艘在这个时代堪称现代化的巨轮的?刘浪来不及细想,因为,沉重的脚步声已经开始进入贵宾区。从脚步声判断,至少有二十多人,而且脚步沉重凝练,显示着他们受过军事训练,并且拥有武器和足够的弹药。

    刘浪不再犹豫,从打开的舷窗钻了出去,他甚至没再管陈运发和小洋妞儿他们,如果论对整条船的熟悉,在客轮上做了整整七天工作的陈运发比他要熟悉的多,刘浪相信,他能找到最安全的地方把他们藏起来。

    就在刘浪溜出船舱没多久,就听到贵宾区传来不断的枪声和惨叫声,刘浪知道,这肯定是有保镖在反抗了,可是,手无寸铁的他们面对全副武装的海盗,反抗显然是徒劳的。

    在现代化的枪械面前,就是刘浪也得认怂,尤其是敌人人数众多的情况下。藏身于一处通气口上方的刘浪亲眼目睹了至少一个排端着德式冲锋枪的身影从身边跑过。

    这艘客轮上,竟然上来了超过一百人的武装海盗,而且武器精良,就算是**,也没多少部队能拥有如此之多的德式冲锋枪。

    翻出舷窗的刘浪也借助着皎洁的月光看到了海平面上紧紧挨着客轮的几艘小火轮,那是海盗的交通工具。几条粗大的绳索将火轮和客轮牢牢的绑在一起,十几根带着钢爪的绳索紧扣着船舷的栏杆。

    海盗们就是这样爬上了客轮的。

    至于为何值班的保安为何没有鸣枪示警,除了有内应,刘浪再也想不出还有别的原因了。

    枪声和惨叫声并没有持续太久,在枪械的威力面前,没多少防御能力的保镖们显然放弃了徒劳的抵抗,越来越多的人们被驱赶着离开了贵宾区。

    位于船长室的方向也传来激烈的枪声,刘浪知道,那是拥有自卫武器的船员在反抗。

    可是,当熟悉的捷克造轻机枪“哒哒哒”的声音响起后,刘浪微叹一声,反抗就要结束了。

    这伙儿海盗的枪械优良的让人惊叹,他们竟然将轻机枪都带上了船,只拥有步枪和手枪的英国籍船员们显然不可能是对手。..

    至于位于船顶的两挺自卫马克沁重机枪,刘浪已经对他们不再抱有希望,从他们未发一枪到现在,刘浪不用特意去看就知道,他们已经完蛋了。拥有内应的海盗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解决这两个重火力点。

    如同刘浪所料,不过十分钟之后,英国绅士们也同样放弃了抵抗,枪声逐渐停止,客轮缓缓停下,证明着这艘搭载着八百名乘客和三百多名船员和服务员的超级客轮被海盗彻底接管。

    刘浪甚至已经失去了和这一百多名武装海盗对抗的心思,他不是神,就算是神,恐怕也不能一个人解决这一百多名全副武装配备着射速惊人冲锋枪的海盗的吧!哪怕刘浪还拥有一个战力极高的兄弟。

    刘浪甚至也不对这群还算训练有素的海盗抱有什么侥幸,既然做出了这么大的阵仗,他们也绝对不会像许多海盗一样将客轮商船劫掠一空就走人。光藏身于这条船上已经是条死路,现在刘浪唯一能做的,是趁着海盗们还在控制客轮之际,解决掉火轮上的留守海盗,然后带着小洋妞儿他们几个溜之大吉。

    至于船上的其他人,刘浪只能任他们自求多福了,毕竟,海盗再凶残,恐怕这千把号人也要杀得手软了,他们只要交出的财货能让这帮海盗满意或者交出巨额赎金,活命的几率应该还是很大的。

    心下已经有了主意的刘浪将自己的身形藏的更深了一点,从舱道里不停走过四处搜查的海盗们恐怕谁也想不到,在他们头顶的上方,竟然藏着一个身形肥大的胖子,虽然那个胖子并不担心自己庞大的体重会压垮舱顶把他们砸死。

    刘浪在等,越来越多的乘客被逼着走出舱室走往下一层,刘浪知道,那是底舱第一层,那里庞大的空间足够塞下一千人,当然,那是站着或蹲着的情况下,再想悠闲的躺着,那是不可能的了。

    换成是他,想控制这船上的千把号人,也会这么做的,只要在四周架上机枪,别说你上千人,就是几千人,也会变成绵羊。

    人性就是这样,哪怕下一刻明知对方要下毒手,也很少会有人第一个站出来反抗,每个人都希望,最后一个挨枪的是自己,而不是第一个。

    而英雄之所以能成为英雄,就是因为他有承担死亡的勇气。

    很显然,英雄很少。

    至少在现在,刘浪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反抗声,唯一响起的只有悲伤的哭泣和懦弱的求饶。不光有中国人的声音,英国绅士们同样也好不到那里去。

    终于,海盗们搜查完房间,开始离开。

    刘浪深吸一口气,从狭小的排气口轻轻跳下,脚掌落地的一瞬间,以一个侧滚翻卸去所有力道,整个过程中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

    刚穿过长廊,甲板处传来的一声怒吼,让刘浪猛然停住了脚步,眼中闪出一片森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