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1章 海盗凶残
    随着几声巨大的落水的响声,那巴加的脸上露出几丝复仇的快感。

    看着噤若寒蝉,被几十杆枪和两挺机枪指着的上千人,那巴加心里的畅快简直无以复加,这一刻,他就是所有人的王。

    大马金刀的往人群前一站,大声吼道:“这就是有人敢反抗的下场,否则,无论是谁,都有机会成为鲨鱼的食物。”

    见人们都低着头颤抖着根本不敢和自己的眼神对视,感觉自我唱了半天独角戏的那巴加不由有些恼羞成怒,掏出枪朝天就是一枪,“你们,难道没听到我的说话吗?是不是还有人想喂鲨鱼?”

    猛然响起的枪声让人群一阵惊慌失措,哭喊声乱成一片,站在周围的海盗们一阵紧张,纷纷抬起了手中的枪口。

    “你,来说,为什么不回答?”那巴加用枪指指位于自己面前人群之中的一个年轻白人男子道。

    被点的人正是英国帅哥。

    不过这会儿他可没有先前那么一脸的帅气逼人,苍白的脸上满是恐惧,一边拼命的摇头一边不停的往人群中缩。

    面对杀人如麻的海盗头子,此时的英国帅哥就像是一个遇见了苍鹰的鹌鹑,只想躲进人群获得一点点并不存在的安全感。

    最终,英国帅哥身边一个身穿着西装领结服饰的白人男子颤巍巍的站起身,用有些绕口的马来语说道:“尊贵的海盗王阁下,您说的是马来语,但这里,并没有马来人。”

    “噢!没有马来人,那你为什么会懂?”那巴加用枪口指指勇气可嘉能跟自己对话的欧洲白人。

    “尊贵的海盗王阁下,因为我曾经在马来西亚呆过两年做生意。”强自压着恐惧的白人男子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哈哈,做生意,你们欧洲人真会替自己说话。我问你,那个小子,是什么人?不要蒙骗我,骗我的人现在都已经喂了鲨鱼。”那巴加狞笑道。

    白人男子稍稍迟疑,回答道:“那位是我大英帝国约翰家族约翰.沃尔少爷,他的父亲是驻华总领事。”

    “驻华总领事,哈哈,没想到,竟然是一条大鱼。好,很好。”那巴加一边说,一边猛然扣动扳机,左轮手枪的巨大威力直接将脸上还保持着恭敬的白人男子的半边脸打得血肉模糊。“你一个仆从,有什么权利和我对话?”那巴加吹吹枪口中冒出的青烟,神态狰狞中带着些许不屑道。

    白人男子显然根本没预料到自己会遭此噩运,凄厉的惨嚎划破空旷船舱的天际,不过,在这种可怕的伤势面前,没人能坚持多久,只过了区区数秒,凄厉的惨嚎就戛然而止,拼命扭动的身体也逐渐归于平静。

    英国帅哥看着站起来为自己说话的管家突遭此厄运,顿时呆住了。

    “恶魔,上帝不会饶恕你的。”一个西方神父突然站起身,愤怒的用马来语冲那巴加吼叫道。..

    “上帝会不会饶恕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任何敢于挑战我的人都会去喂鲨鱼。”那巴加冷冷一笑。“不过,看在已经死了一个懂马来语的人份上,这次我先放过你,神父,你告诉他们,如果有一个人敢反抗,那我就杀十个人,如果有十个我就杀一百,当然了,如果还有更多人,那我就杀了你们全部。还有,让他们交出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如果有人隐藏不交,海上的鲨鱼还等着你们呢!”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说完将枪插入腰间,转身对身边的一个海盗说道:“把那个什么约翰家族的大少爷拎出来单独看管,还有那些贵妇人大小姐们都给我挑出来,这些家伙,或许能给我们带来些额外的惊喜呢!”

    然后回身再扫一眼已经归于平静再次屈服的人群,那巴加这才满意地离去。

    而英国帅哥就这样呆呆的跪在自己的仆从尸体身边,伸手想去堵住依旧在泊泊流淌的鲜血,却怎么也堵不住。

    “孩子,他已经去上帝哪儿了。”勇敢的神父微叹一声。

    “神父,是我的懦弱害死了罗伯特。”英国帅哥眼眶里溢满了泪水。

    “孩子,这不是你的错,上帝告诉我们。。。。。。”神父将手轻轻抚上英国帅哥的头顶,低声安慰道。

    船舱里的人群反应有愤慨有恐惧,但愤慨只能被深深隐藏,越来越安静只隐约听见几声压抑不住低声啜泣的气氛证明了那巴加用他的凶残将这里的上千人全都震慑住了。

    这也是那巴加的目的,除了杀人泄愤,他不想再经历另一次失败,如果上千人疯狂起来,哪怕他真的能向先前他自己说的那样,把上千人全部杀光,可未来他恐怕真的要遭到追杀,再也休想当以前那样抢枪商船晒晒太阳的悠闲日子。

    不是怕英国人的报复,而是,那巴加从渡边淳胜的警告中也感到了一阵寒意,就算他杀了渡边淳胜,已经知晓他具体位置的日本人一定不会放过他,因为,他们要杀人灭口,如果这件事惹出欧洲人的报复的话。

    所以心中杀意再盛,“苏曼达之鲨”终于还是克制住心中的杀意,以警告震慑为主。

    而一队船员,也在十数名武装海盗的看守下,将已经停泊了半天的巨型客轮开动起来,缓缓向距离苏曼达海的另一处海岛驶去。

    而同时,刘浪通过陈运发留的只有他才看得懂的信号,终于在轮机舱的深处找到了藏身于此的四人。

    当看到刘浪的那一刻,一直保持着坚强的小洋妞儿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恐惧,扑向刘浪的怀抱,将猝不及防的刘浪紧紧搂住,“刘,我很怕。”

    “放心,在我们几个男人没死之前,你不会有事。”刘浪轻轻拍拍小洋妞儿的肩头,轻声安慰道。

    “不,我知道你会保护好我,但船上还有很多人,有女人有孩子,我怕因为我们连累他们。”或许是刘浪宽厚的肩膀让小洋妞儿多了几分安全感,眼泪终于忍不住扑簌簌而下。

    虽然影子飒爽,虽然在商场也极为果敢,但她终究是没有经历过残酷,而且还是个善良的女子。

    “我无法向你保证他们每个人的安全,但我能以“西陲之虎”的荣耀向你保证,每个手上沾满血腥味道的海盗都会死。逝者的灵魂会有人来做他们的祭奠。”刘浪肃然道。

    船舱里的其余四人不明白西陲之虎的荣耀是什么,但刘浪知道。西陲之虎要杀的人,从未活过,一如那个远离西边国境的恐怖分子基地。因为,那是属于刘浪的专属荣耀。

    西陲之虎,就算到了这万里碧波的大海,依旧也是虎。

    客轮在向500公里以外的海岛行驶,而海盗们的噩梦也才刚刚开始,被激怒的刘浪的杀意远远超过海盗们的想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