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 子弹与那啥齐飞的战场
    一时间,无论是舱道拐角处还是甲板上,处处都是一滩滩污渍。

    甚至有不少舱壁上,都留下了星星点点,可见巴豆药性之烈,浪团座所放巴豆之多,整整一斤多的巴豆熬成的汁水,全被浪团座瞅了个空子倒进了大锅。

    当然,拉肚子这个事儿是不管你是老大还是他是小兵的,连拉了十余次的“苏曼达之鲨”脸色明显有点儿发白,两腿明显有点儿发飘,两眼的怒气明显有点儿浓,但瞳仁中却藏着的是更多的恐惧。

    四十多人集体拉稀,哪怕就是光着屁屁的时候手上也没敢放下枪,但那究竟还能剩下多少战斗力?

    这个念头刚刚生起,突如其来的的枪声让“苏曼达之鲨”头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精准判断力,在药效发作后的半小时,三把p28冲锋枪从上中下三层三个不同的位置向人员数目迅速减少的海盗们扫射。

    早已丢下失去所有胃口丢下饭碗的剩余二十多名海盗们自然也不甘示弱,各自寻找掩体进行反击,熬了两天一夜,可算是等到了。

    不过,枪声可苦了那些吹着海风屁屁凉的海盗们了,哪怕拉个屎都要找个掩体的海盗们第一时间趴下,这个时候明显是小命更重要,什么屁股上裤子上沾着那些从自己体内喷出的玩意儿,什么自己直接趴在那些玩意儿上面,和小命儿相比,又有什么呢?

    很多年没吃过什么大苦头的“苏曼达之鲨”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直跟随在身侧绝对忠心耿耿的属下一下扑到。能在他拉“臭臭”的时候还站一边儿望风的,绝对是心腹,没得说。

    护主心切可以理解,只是这反应速度实在太快了些,大名鼎鼎的“苏曼达之鲨”的面前半米处有着好大一滩污渍,正是他两分钟前排泄的,然后,他就被属下们以一个标准的“狗啃屎”动作扑倒。

    虽然“苏曼达之鲨”不能叫狗,但那“屎”的确是真的,真的不能再真。

    糊了一脸一嘴的“苏曼达之鲨”满眼悲愤刚刚翘起头,几颗流弹从几米外划过,蹭出一溜儿火花。

    “嘭”一声,“苏曼达之鲨”的脑袋再度被死死按下。

    如果此时有照相机,两个海盗拼命按着自家老大的脑袋,然后自己也压低脑袋凑向一滩那玩意儿的画面。

    绝对,能上世界十大摄影作品的榜单。

    题目就叫:因为忏悔而吃翔的海盗。

    但老子是被迫的啊!“苏曼达之鲨”在努力抬头反抗未果之后,决定执行那句中国名言:生活就像强女干,如果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

    直到足足五分钟之后,迫于海盗们越来越强的火力,刘浪三人这才被迫重新缩回舱室,再度消失。

    正所谓“久入鲍鱼之肆而不闻其臭”,蛆就是这样成为了可以傲啸餐桌和卫生间的雄蝇。而做为数百海盗的头领,“苏曼达之鲨”估计也适应了满脸埋在自己翔里的温热湿润感觉。

    在两名同样糊满了翔的心腹属下惊慌失措的道歉下,这位只是站起身,默默脱光衣服,沉默着从甲板上往大海中一跃而下。

    不是要自杀,“苏曼达之鲨”的外号由来,除了极度的残忍,另一项说的就是那巴加的水性极好,传闻他幼时就能拿着鱼叉在大海中捕鱼,绝对的水中高手。

    此刻,唯有纯净的海水才能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净身体上的污物和心灵上遭受到的打击。见老大都这么果决的去洗澡了,身上沾满了翔的海盗们也不等了,纷纷跳往海中。

    熟悉的浪涛里不仅可以洗澡,还可以继续未完成的“事业”。包括那巴加在内,几乎跳入大海的海盗们身下都在冒泡泡,和海水颜色稍微有些不同的泡泡。

    巴豆的威力,可不是那般容易就消退的。

    那画面,真的太美。

    因为心情不佳而导致胃口不佳的渡边少佐逃脱了拉肚子这一劫难,却被浑身沾满翔的海盗,整个甲板上四处充满异味儿的战场给惊呆了。

    该死的中国人这是带了什么特殊的生化武器了吗?

    自情报部门按部就班一路升至少佐的渡边淳胜可能一辈子也没想过他会经历这种子弹与翔齐飞的战斗。

    不仅奇葩,而且惨烈。

    虽然海盗们不是仓促作战,但以前顶多就拿着一把手枪或者破烂老式步枪的海盗们,在冲锋枪的使用上,和三名经历过尸山血海战场的精锐战士相比起来,真的是差的是不可以道里计。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躲在自认为可以当掩体的物体背后缩着身子,努力用手臂维持着冲锋枪的平衡对着枪声响起的位置扫射,拼命的扫射。

    至于说冲锋枪的后座力会让枪口歪向那个地方,海盗们是顾不得的。显而易见,期待这种撞大运式的射击有效果,还不如祈祷跳弹把敌人击伤的强。

    但反观躲在船舱中一二三层的刘浪三人,同样是将冲锋枪调至连发射击,但每一次扫射,就会有人惨叫扑倒。

    而且,如果再仔细点儿看,三个人的位置也有讲究,从立体平面上来看,那就是一个三角形。立体版的三角形几乎将船舱的这一面的战场全部囊括在内,不管哪个地方有海盗,总会有一个火力点能照顾到,几乎没有死角。

    共和国红色士兵纵横战场的三三制,被三名精锐战士带到了这个小小的战场,却同样发挥了巨大的威力。

    不对称的火力打成不对称的战损是正常的,但优势火力的那一边却被打成了一盘菜,这让经历着奇葩战场的渡边少佐有种莫名想哭的冲动。..

    这一次,虽然也是人家放完”生化武器“后再突袭,但毕竟不是在黑暗中偷摸的干活,而是明目张胆的对射的干活,怎么也被打成这个鸟样?

    不过五分钟的交火,海盗们又被干死了七个,伤了六个,五十多人一下就变成了四十个。

    这种损失速度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最后这个晚上再来那么两次,这船上究竟还能剩下多少海盗?

    还剩下的海盗还能足以支撑整艘客轮的控制?那可还有上千的旅客加船员,随时可以武装起来的壮汉绝不会少于三百人。

    想到这里,一直认为自己能获得胜利的渡边少佐背心全是冷汗,首次失去了胜利的信心。

    整个帝国,都还是轻视了那个能带着数千支那人就将帝国一个常备师团击退的强悍敌人。

    他比狗熊还强壮,比老虎还凶猛,比狐狸还狡猾,比毒蛇还要恶毒。尤其是想到先前的翔与子弹齐飞的那一幕,渡边淳胜默默的在自己对浪团座的评价上又加了一条。

    猥琐,极度的猥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