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4章 暗夜杀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渡边少佐心目中比地老鼠还要猥琐三分的浪团座在这个晚上将他的猥琐演绎到极致。

    已经熬了两个白天加一夜的海盗们在入夜之后就已经两眼通红的意识模糊,虽然知道有恶魔在伺机偷袭,但人体生理需求的本能让他们哪怕面临死亡的威胁也会变得恍惚。

    尤其是那帮已经几乎把肠子都快拉出来,最终却不得不两腿打晃去坚守岗位的海盗们,那绝对是,特娘的要死人啊!

    黑暗里悄然的杀戮正式展开。

    哪怕还有昏暗廊灯的照明,也阻挡不了刘浪带着两个精锐战士的悄然袭击。

    不过三个小时,四处巡查的海盗们就悄然死去了七人。

    尸体分布于各处,有六个人,全部是被冷兵器袭杀致死。

    四人,是死于那种可怕的军刺,军刺捅的位置不是心脏,而是后脑,斜刺十五度从后脑而入刺穿大脑的同时再一搅,就将毫无反应甚至连惊呼都来不及的海盗的大脑搅成了一团浆糊,同样精于此道的渡边少佐知道,一个人的心脏受创,至少还能在生存五秒,那样他或许还有大声惨呼提醒同伴的机会,但冷酷而深懂杀人技巧的敌人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

    甚至精神有些恍惚的海盗们直到数分钟过后才发现少了一个同伴,而这样的戏码在三小时之内竟然上演了四次,无论海盗们怎么提高警惕。

    那个可怕的敌人就像一个会隐形的恶魔,随时可能出现。

    渡边淳胜当然知道,不是刘浪会隐形,而是他会寻找已经极度疲惫不堪的海盗们精神松懈的空档,当他们开始恍惚时,那就是他杀戮的时间了。

    袭击无处不在,一名海盗仅仅只是脱离队伍三十秒,习惯性的在僻静处小解,就为他的大意付出了生命。

    他不是被凶悍的军刺捅死,而是死于窒息,一双强壮有力的臂膀竟然将他的头扭动了一百八十度,那名海盗应该在死前也曾经剧烈挣扎过,不过竟然诡异的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渡边淳胜很轻易的就会想起一个画面:那个高大而强壮的敌人将海盗的头扭成一百八十度和他面对面的那一刻,还将他的整个高达1.6米的身躯提起来,任他徒劳的踢动腿部,却终究只是和空气发生接触。不会超过十秒,他的意识就陷入了黑暗,大海波涛中锻炼出的强壮躯体只剩下无意识的微颤。

    明明是仰躺着,但面部却是朝下的诡异画面让海盗们都忍不住两股间澎湃的尿意。

    而另外两名,则死的更血腥一些更直接一些,一把从船舱中突兀出现的宽大的短刃猛然挥出,直接切断了一前一后距离有些近的两名海盗颈部的大动脉,狂喷的鲜血在空中形成了两道诡异的血泉,惊愕中回过神来的海盗们刚刚疯狂的射出子弹,可怕的敌人就已经蹿入船舱中消失不见。

    海盗们并不知道,七个无论是死于冷兵器还是活活被人拗断颈骨而亡的海盗还只是这个凶夜的序曲。

    当在“苏曼达之鲨”的怒吼声中继续鼓足勇气在船舱外巡逻的一个小队突然踢中一根细线,猛然从头顶上传来的一阵剧烈的爆炸才将黑暗中的杀戮**彻底点燃。

    细线牵动的火石将刘浪今天一天精心炮制的土制炸弹点燃了。

    从厨房偷来的两斤白砂糖成为炸弹的主要材料,用从轮机舱流出的润滑油做燃料熬成糖浆,再配上两个常用的日用品碾成的粉末,刘浪制作的土炸弹让黑大个和陈运发眼睛都瞪圆了。

    他们并不不知道,浪团座这点儿小制作不算什么,未来时空中那个处于内乱战火的西亚国家的一个大神不仅将白糖做成了炸弹,更是做成了火箭弹,爆炸的威力甚至不比专用炸药差。

    更牛叉的是,他们不光是用白糖,就是做成口香糖的木糖醇都被他们当成了火箭弹的助推剂,射程更是高达十数公里。

    这样的事实再度证明了,人类的智慧是无穷的,艰苦的环境更是催生了这些可怕智慧的产生,就如同几年后红色部队甚至将枪榴弹这一神器都给用土法制造出来了,而且带着尾翼的枪榴弹甚至比**装备的可发射手榴弹的枪榴弹以及日军装备的掷弹筒的发射距离更远。

    如果仅仅只是爆炸,已经算是比较封闭的空间让并不太大的爆炸冲击波肆虐倒也罢了。但当爆炸后,朵朵火焰落在被炸蒙圈的海盗们身上开始燃烧,嘶声惨嚎着的海盗们迅速在地面上翻滚,企图压灭火焰而不得熄灭开始,海盗们才知道什么叫做悲催。

    他们并不知道,在油料中参入镁粉就会让火焰犹如附骨之疽持续燃烧,唯一让火焰熄灭的方法,只有使之丧失可以继续提供燃烧的氧气。

    当然了,这也是刘浪在船舱里所能寻找到的不多的化学物质,如果能再多些橡胶和硫酸以及白磷什么的,刘浪完全可以做一个类似于凝固汽油弹这样的恐怖家伙,那种燃烧弹一旦沾染上,最后的结局要么是被活活烧成一团渣,要么就是被同伴用枪打死,那实际上才是最好的解脱方式。

    不过,加入镁粉和白糖粘液的炸弹已经足够了,对于这帮并不通晓军事常识的海盗们来说。

    带着橘黄色的火焰在五六名海盗的身上熊熊燃烧,痛嚎着在地面上翻滚并没有达到熄灭火焰的作用,直到此时,侥幸没有被溅到火焰的数名海盗这才如梦方醒,拼命拿着衣服去扑打。

    但结果很显而易见,是徒劳的。如果旁边有土堆的话,用土覆盖火焰之上来隔绝氧气应该算是明智之举,可惜,茫茫的大海上,并没有这种物质。

    特殊的燃烧物质将人体的油脂一起点燃,空气中弥漫着焦臭的味道和可怕的吱吱作响的声音。当更多的海盗赶到,六名海盗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甚至连哀嚎声都已经有气无力了。

    好不容易扑灭了海盗们身上的火焰,被火焰烧的几乎已经露出了骨头的胳膊、腿和躯干让杀人如麻的海盗们都看得心惊胆战,这简直比死还要可怕。

    六名海盗被海盗首领那巴叫毫不留情的丢下了甲板,哪怕他们大部分都还活着,头脑尚算清醒竭力睁大着眼睛的祈求根本没有获得愤怒值燃烧至最高值首领的怜悯。

    他们这种惨象不适合让所有人看到,那会打击军心,或者滋长有些暗流的茁壮成长,这是那巴加唯一考虑到的。

    但是,看着同伴一个个被抛下甲板,越来越多低下头眼里已经开始闪烁着各种心思的海盗们已经没了多少恭顺的表情,这是“苏曼达之鲨”没看到的。

    来自外界的打击和内部首领的残酷,让这群海盗再也不是先前的那群海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