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我相信你不会叫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个脸上抹得乌七麻黑的胖子,肚子比令人作呕的那巴加也就小那么一两圈,就那么毫不掩饰的看着近乎于全果的女海盗。

    脸上笑意盈盈,两眼冒着光。

    应该是昏暗的光线从小麦色皮肤上反射出来的光。

    虽然没有贪婪,但极度大胆。

    短暂僵立的彗星并没有像平常女子一样,在一个大胆的男人盯着自己全果的那一刻,不是遮着自己的骄傲就是大声尖叫表达自己骤然遇到色狼的恐惧,反而是手握着水瓢,浑身肌肉猛然蓄力,微微屈身摆出攻击姿态。

    象牙般光滑的小麦色皮肤配合着她的蓄力微微浮动,就像是一头姿态优美的猎豹即将开始它的攻击,一头母猎豹。

    下一刻,她就能爆发出最大力量的攻击。

    但无耻的胖子却貌似毫不在意,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就进入攻击状态的女海盗,眼中露出欣赏之色。

    站在战士的角度,眼前的这名肤色健康身姿修长的女海盗,比他遇到的绝大部分女兵都要强。

    胖子不能是别人,当然是我们的浪团座。对于做为潜入底舱想观看人质情况和海盗分布的刘浪来说,他当然不是有意想偷窥女海盗首领洗澡。只是刘浪也没想到,他已经藏得这么深了,竟然还能有女海盗在自己面前上演一出沐浴秀。

    做为一个男人,浪团座从来不怕长针眼,只能免费欣赏了。不得不说,身材真的狠不错。

    之所以知道这位洗澡的女海盗是海盗头儿,那是因为刘浪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女海盗了。在渡边淳胜找女海盗交流他的想法的时候,渡边少佐并不知道,在距离他们不过十米远的一处隐秘位置,就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在默默的看着他们。

    那是第一次潜入底舱观察人质情况的刘浪,无意中听到的对话,让刘浪认识了那时身上还臭烘烘的女海盗头儿。

    虽然脸蛋不错,但那会儿的她绝对没有现在漂亮。

    对于有些女子,褪去衣衫绝对要比穿着要好看。

    当然,这个范围,仅限于拥有修长大腿和柔软纤细腰肢以及好皮肤的女子们来说,其他的,还是穿上更好。好看的衣服,足以弥补人体大部分的缺点。

    所以,在听到女海盗的自言自语后,刘浪更笃定了自己的想法,径直现身勇敢的承认了自己的偷窥,虽然他到现在也没说闭上眼。

    不是担心被猎豹一般的女子攻击,而是,刘浪觉得,风景很美,为何不看?人生的路上已经很艰苦,那就不要错过白驹过隙的美丽风景。

    “你很不错。”刘浪用纯正的华语说道。

    “对了,我知道你听得懂华语。别用你的马来语,我怕我会理解错。”没等依旧近乎全赤的女海盗回答,刘浪一咧嘴,露出一口白牙。

    “你看够没有?我可以穿衣服了吗?”彗星慢慢收回自己的手,冷冷的拿还算流利就是稍微有点儿浓重南方语音的华语问眼前这个可怕而猥琐的胖子。

    活跃在东南亚的华人们基本是以中国南方人为主。

    这个胖子的身份她当然知道,正是这次海盗的主要目标,想杀死的目标,他的脑袋价值五百两黄金和100把德式冲锋枪以及2万发子弹,甚至还包括整艘客轮的劫获。

    那颗脑袋绝对比同样重的黄金还要贵重的多。这是彗星在海岛上看到刘浪照片的第一个想法。

    不要问为什么彗星会第一眼就认出刘浪是照片中的人,哪怕他的脸糊得都看不清眉眼,但那个胖的特点实在是太明显了,正是彗星最讨厌的体型,那无时无刻不让她想到那巴加的肥肚子。

    只是,谁也没想到那个白胖子会那么可怕。哪怕是在底舱,彗星也知道,就是这个胖子,造成了上船一百多号人数十人的死伤。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伤亡数字,彗星也能从偶尔进入底舱看看的那巴加铁青的脸上知道,那并不少。至今,还有十几号伤员躺在底舱的舱室中哀嚎着等死。

    “哦,请便。”刘浪微微一笑,伸伸手,大马金刀的往一旁的椅子上一坐,眼睛眨也不眨的继续看着闪烁着美丽光泽的大长腿。

    不能错过人生路上的风景,这是刘浪的个人信条。

    这个胖子可怕而谨慎。这是女海盗对胖子的再次认知。

    好吧!虽然彗星并不知道,她能在海中独力搏杀一头鲨鱼的武力值对于曾经的西陲之虎来说,并没有多大威胁。

    上了岸的鲨鱼在老虎面前就是一堆肥肉罢了。这也包括号称“苏曼达之鲨”的那巴加。

    两天两夜的事实也证明的确如此。

    或许只有在大海里,那才是他们的主战场,但在这船上,他们还有些不够看。

    事实上如果不是害怕海盗们狗急跳墙对人质大肆屠杀,哪怕是一层二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海盗们就像可怜的小鹌鹑一样躲进了船舱并守卫住了电闸,刘浪也有信心将他们像杀鸡一样杀得一个不剩。

    他们根本不懂什么叫做巷战,什么叫做特种作战,甚至,他们连手中的冲锋枪都还没弄明白射击技巧。只不过是一帮脑袋里都塞满了肌肉的渔民罢了,在精通各种杀人技巧和枪械以及各类环境作战技巧的未来特种兵面前,他们真的比鹌鹑强不了多少。

    就如同一百只鹌鹑永远不可能对一只雄鹰产生威胁一样,尤其他身边还有两只同样凶悍的鹞鹰。

    不紧不慢的的缠好自己的胸围子,套上无袖背心和苏曼达岛上原住民特有的服饰,彗星就光着脚站在水渍上平静的看着刘浪,道:“你知不知道我如果大叫一声,你就算身手再强也有可能逃不出去?这里可是有一挺机枪和三十五把冲锋枪。”

    “不,你不会叫。因为你很好奇我就能教你做什么?或者有可能是你梦寐以求的事呢?”刘浪却摇摇头。接着灿烂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更重要的是,当你发出叫声的那一刻,你就会变成一具尸体,而你的那些原住民弟兄们的枪法貌似也不一定那么管用,最大的可能是他们死了,我活着。”

    “我一点儿也不怀疑你的能力,他们或许不是你的敌手,但他们还有上千人质,以人质为盾,你就算开枪,你的子弹,够杀一千人质吗?”彗星冷冷一笑,对刘浪很装逼的话一点儿也没放在心上。

    这实际上也是原住民海盗们在上层海盗死伤惨重后商量的解决办法,躲在人质人群里对敌人开枪,有本事就让他们杀人质去,浪费对方的子弹也是好的。

    “如果他们选择那样做,我会屠光苏曼达岛所有高于车轮以上的两条腿行走生物,相信我,我会做到的。我想渡边少佐一定没有和你说过我将数千侵入我国境的日寇冻毙在我华北大地上的事儿,其实他们不该如此恨我,得感谢我才是,我帮他们省了多少医药费啊!”刘浪脸上的笑更灿烂。

    脸上在笑,眼里的杀意却是显而易见,彗星能感觉得出来,可怕的胖子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他真会这么做。

    一战就冻死敌人数千人?跟这个胖子相比,所谓以残忍著称的“苏曼达之鲨”简直就像是寺庙里慈悲的老和尚。

    彗星终于知道日本人为何如此大费周章来找这位的麻烦了。

    实在是,这位,太猛了。

    ps:今天是情人节,祝书友们情人节快乐!爱情甜蜜。。。。。。。而风月,只能苦逼的陪几个男同学喝茶,然后,不忘码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