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想象力很清奇(大年初一,祝新春愉快)
    ,精彩无弹窗免费!

    能把数千日本人一战屠光,他又怎会可能顾惜敢得罪他的异族平民?这无疑是一个比那巴加还要可怕的人。

    那巴加早已不是以前的那巴加,现在他的除了残忍已经剩下不了多少武勇了。而这位,武力值超高,还心性狠辣。深吸了一口气,彗星努力压抑住心中升起的巨大恐惧,脸色平静地问道:“你准备教我怎么做?”

    “很简单,配合我,保住这上千人的命,而我,帮你杀掉那巴加和他的人。”刘浪说道。

    “你也想向日本人一样控制住苏曼达岛?”彗星脸上闪过一丝异色,突然反问道。

    刘浪嘴角一翘,一脸似笑非笑的看向这名无论是身材还是面容都称得上是美女的女海盗。

    不得不说,女海盗不仅聪明而且很有心计,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抛出了一个问题,这里面,却是大有深意。

    其大意是她并不反对刘浪的提议,但是,却告诉刘浪打苏曼达岛主意的不止他一个,还有实力更加强大的日本人。这其实也是她想告诉刘浪,杀那巴加可以,但想控制海岛,可不是她所能说了算的。

    “你很聪明,可是却想多了。首先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那个给你们送来黄金和武器的日本人会死,就像他从未出现过这个世界上一样,我相信日本人也会这样想。当然,如果他们的高层是蠢猪,那所有的证据将会在他们派出军舰来到苏曼达岛的那一刻出现在马来西亚日不落帝国派遣军司令的手里,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其次,我对一座远离我祖国海岛的控制权并没有什么**,我甚至也没时间去陪着你和你的同伴去肃清那巴加的团伙,在这一点儿上,你大可不必担心。”刘浪摇摇头,冷声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苏曼达岛上还有那巴加的心腹六十多人,他们手里都拥有火器还有重机枪以及工事,我手下的这点儿人不是他们的敌手。”脸色平静的彗星言语中透出一丝焦虑。

    她完全相信可怕的胖子来找她合作的理由,上千人质的生命就算是凶残如那巴加都不敢随意残杀,因为他们的背后都站着强大的帝国,没有人不会为此付出代价,眼前的这个胖子也是一样,他如果想继续抵达目的地的话。

    可是,可怕胖子后面的话却是让她慌了神。六十多名拥有火器的那巴加的心腹如果知道是她带着原主民海盗们帮着敌人杀死了那巴加,一定会对全岛进行大屠杀,她的那些只拿着简陋标枪的族人们可是挡不住的,哪怕就是加上她手下的这三十多人也不行。

    “我和你的合作就是在船上,至于海岛,我没兴趣。”刘浪却依旧坚定的摇了摇头。

    “这不可能,我不会拿我所有族人的安危和你合作,哪怕我和我的兄弟们都会被你杀光。”彗星脸上涌上浓浓的愤怒,怒瞪着刘浪。

    “哎,即然如此,那就没得谈了,一千多人质大部分都是欧洲人,和我没有毛线关系,怎么死本来我管不着,但我中华有句俗话叫百年修得同船渡,他们最终伤亡多少,那我就用你们岛上十倍的人命给他们做祭奠,也算是对得起这段缘分了。”刘浪缓缓站起,微微叹息道。

    “你~~~~”彗星脸上的愤怒转而变成惊惶。

    她知道,可怕的胖子不仅有这个能力,也绝对有这个实力。手拿着冲锋枪的几个超级战士,绝对不是岛上的族民们所能抵挡的,哪怕他们人数有三千,可那一大半都是老弱妇幼啊!

    见彗星的脸上终于惊惶更甚,刘浪这才展颜一笑,又道:“当然了,如果你愿意付出一些代价的话,帮你灭掉那些海盗,也不是不可能。”

    “你究竟想我怎么做?”彗星坚强的声音中终于显出一丝软弱。

    “那得看你愿意付出什么了?”刘浪上下打量彗星几眼,眼里流露出的不是让一个女海盗首领臣服的得意,更多的却是欣赏。

    任何一个愿意为族民而妥协的人,都值得被尊敬。他们和为民族而献出生命的人是一样的,只是付出的方式不同而已。做为同类,刘浪欣赏这样的人。

    看着可怕胖子在自己身上来回“猥琐”扫描的眼色,彗星脸上涌出极度的愤怒和耻辱。僵立片刻之后,终于,脸上闪过一丝绝望,闭上眼睛,开始解开自己刚刚穿好的衣服。

    如果说那巴加的肚子让她作呕,那么眼前的这个同样用族民来威胁她的胖子恐怕也好不到哪儿去,甚至有可能更甚。

    他竟然,想在这种地方。。。。。。

    “额。。。。。。搞啥子?”刘浪微微一呆,家乡话都忍不住脱口而出。

    这妞儿是不是被气昏头了?准备再当着自己的面冲个凉清醒下头脑?

    “我不是傻子。”彗星强忍着眼里的泪水,愤愤说道。

    “我是说你要干什么?”刘浪只能解释道。这个妞儿明显不太正常。

    “你不是要我吗?难道还有其他地方比这里更隐秘?你还想怎样?”彗星解衣扣的手微微一僵,脸上闪出更大的屈辱。

    “咳咳,不是,不是,我意思是说以后咱们能建立一种深度合作的关系,至于怎么合作,这个以后你可以跟我的属下详谈。”刘浪一脸哭笑不得。

    于此同时,刘团座发誓以后再也不和女人打什么机锋,他不过是想这个傻女人主动开价,他可以多占些便宜,是利益上的便宜而不是她这个人的便宜。但特娘的,没想到女人们的大脑回路为何如此诡异?一说有条件,就特娘的把男人都当成色狼。

    最清奇的是,还这里最隐秘,隐秘个鸟啊!十五米外就有好几个荷枪实弹的海盗,半天不见你这个首领出来,不会过来查看情况的吗?你以为哥是传说中的三秒半吗?或者是说还未入巷,因为某种难以描述的特殊事件,就大手一挥,哥今天放过你了?

    “啊?”女海盗首领小麦色的脖颈都因为自己的理解错误而露出淡淡的粉红,但原本充满羞辱之色的眼神中取而代之的却是更多的警惕,“你打算怎么合作?”

    我去,这脸变得,还是对待色狼的态度吗?

    “那是你和我下属的事儿,你能分配多少利益得看你的本事,我也不会对你们的海岛有兴趣。”刘浪好笑的说道。

    “好。”彗星回答的也很果决。

    女人选择遗忘的速度远比男人们想象的要快的多。

    只要不是像那巴加一样常驻海岛对原住民进行压榨和欺压,一切都好说。

    刘浪也笑了,有了三十多名海盗的反水保护住了这上千人质,那上层的海盗们的末日也就来到了,当太阳升起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