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 攻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渡边淳胜和那巴加已经退往船头甲板,那里,是他们最后一道防线。

    大船早已停下,在他们发动强攻之前就已经停下。

    十名负责监视开船船员的海盗至今都无声无息,用屁股想,都知道他们已经完蛋。

    至于说位于船上两个高点所放置的重机枪,不是那巴加愚蠢的不想用,而是,那个日本人的内应实在是太敬业了,为了使重机枪对海盗们上船不能产生威胁,将马克沁重机枪的枪栓都给甩海里去了。

    在船舱里和三名超级战士对射了十几分钟,最后的结果是那巴加的手下越来越少,最终成了个位数。

    等那巴加和渡边淳胜最后终于明白,原来,结构复杂的船舱才是刘浪需要的战场,带着残余的手下退往更广阔一点的船头甲板时,两位大佬身边也只有不到五个人跟着了。

    一个日本人和六个海盗,就这样缩在船头的甲板上,那里堆着的一堆物资成了他们最后的一道防线。

    本来,对于精通水性的海盗们来说,广阔的大海,就是他们的最后生路,翻越甲板的护栏,纵身一跃,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可是,他们毕竟不是鱼。马六甲海峡之所以成为黄金水道和海盗泛滥的地方,就是因为它足够狭窄,最窄的地方只有三十多千米,最宽的地方也不过三百多千米。

    此时天色已经大明,海盗们基本上能看见周围的情况,举目望去,一片辽阔。他们明白,这里距离岸边,少说也有一百多千米,水性再好,最终也是个必死之局。

    “苏曼达之鲨”也会成为鲨鱼的果腹之物。

    当然,跳下海基本上会死,但是呆在这里必定会死,枪里已经没有多少子弹的海盗们知道,那几个恐怖的家伙肯定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不过,他们这会儿还真不敢往海里跳。

    刘浪三人已经用极为精准的枪法告诉他们,哪怕是只露出一点身形,他们的子弹就会如影随形而至,他们翻越栏杆那一刻,足以死上好几次了。

    特么竟然连跳个海都不成,那巴加第一次感到如此绝望,不时的扫扫身边同样脸色苍白的渡边淳胜,若不是身边的这个日本人蹦出来用重金引诱,他苏曼达岛的无冕之王又怎么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他这会儿应该还在海滩上舒适的晒着太阳。

    就在此时,刘浪特有的金属质声音悠悠然响起:“那巴加,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只要你交出那个日本人,我可以不杀你。”

    刘浪用的是华语,但华语做为马来西亚三大语系,那巴加的海盗团伙里也有七八个华人,那把加对华语自然不会陌生。

    闻言之后眼中凶焰顿时大炽。只要交出渡边淳胜,就可以获得活命的机会,这对已经濒临绝境的“苏曼达之鲨”来说,绝对算得上天上掉馅饼。

    甚至,那巴加都没去细想刘浪说话会不会算数。因为,算数和不算数之间至少有个百分之五十对百分之五十的比例,总比他目前近乎于百分百要完蛋要强得多。

    “那巴加,你不要信他的话,知道我们帝国关东军为什么称呼他“野兽上校”吗?那是因为他不仅生生冻毙了我帝国陆军数千人,还将伤害了中国平民的帝国勇士的头全部砍下来垒成了中国古代称之为京观的东西。而你,已经杀了四名中国人,你觉得,他会真正饶了你吗?再说了,我知道你还有最后一个杀手锏,有那个,你还怕什么?他就是再想杀你我,但为了这全船上千人的命,他也得放过你我。”渡边淳胜忙努力说服已经对自己起了歹心的海盗首领。

    渡边淳胜知道,如果他被交到那个野兽上校手中,绝对的生不如死,尤其是在已经将他的四名同胞在两日前活活丢到海里之后。他很怀疑自己的头颅会不会当成战利品高高的挂在船头一直行驶到欧洲大陆。那个可怕的胖子,砍下的他的同族的脑袋都已经快数不清了,绝不少他这一个。

    那巴加眼中的凶焰满满褪去,做为一名率领两百多名海盗纵横这片海域二十多年的海盗首领,他很清楚,渡边淳胜这个王八蛋虽然欺骗了他很多,但这席话绝对是真实的。

    从那个可怕的中国胖子这两天杀自己的属下的行为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极擅杀人之术。杀人,没用过第二个多余动作,从来都是一击必杀,他那柄可怕的凶刺之下,也不知道沾满了多少海盗的鲜血。再一想到他还有个剁下仇人脑袋的习惯,那自己这种落到他手里还有好?与其被生生剁下脑袋送到马来首府去领功换赏,那还不如用最后那张底牌跟他搏一搏。

    “尊贵的刘上校,我是苏曼达岛的那巴加,这次不知您的存在而冲撞了您,那巴加深感抱歉,如果您能放我一条生路,那巴加将不胜感激,日后您但有所求,只要在马六甲,那巴加一定倾力相助。”稳了稳心神,那巴加躲在掩体后面,高声喊道。

    “你认为,一群强盗闯进我的家里,把我的家人杀了,然后说声抱歉,再来个以后我会有啥给啥,我就会放过他?那巴加,你是不是再跟我讲笑话?”刘浪的冷笑声传来。

    “如果您不同意,那我只能跟您拼命了,底舱里有个区域,关着这条船上身份最高的一批人,有大人还有孩子,本来我是准备用他们来换更多的钱的,而负责看守他们的,是我最信任的几个属下,而不是彗星那帮蠢货。”那巴加也毫不示弱的回答道。

    “你认为一帮欧洲人就可以换你的命?我只能很遗憾的告诉你,你若是拿我的同族来威胁我的话,说不定我还能考虑一二。至于说他们。。。。。。”刘浪的脸上神色坚定,根本不为所动。

    一边的黑大个泰森如果不是知道刘浪答应过自家小姐一定会尽最大努力保证人质们的安全,差点儿都被刘浪坚定的神色给糊住了。

    那绝对是一副欧洲人在他心中算个屁啊的感觉。

    “不,不,你错了。就算是我,也不会在乎区区几十个欧洲白人的小命,更何况大名鼎鼎杀人如麻的“野兽上校”您呢?但是,那里还堆着足以引起全船大火的足够多的油料。你也不要指望能用死亡威胁到我那几名心腹属下会屈服,他们也知道投降是必死,不是被你杀死就是被你策反的彗星他们杀死,因为他们的手上沾满了太多原住民的血。你和你的同伴再精准的枪法,你的子弹还能拐弯吗?绕过那些油桶?你的燃烧弹再霸道,不知道能不能不点燃燃料。哈哈,你想杀死我,那就用全船人给我殉葬。”那巴加疯狂的大笑起来。

    “你打算怎样?”

    “只要让我上了我的船,我就会让人去通知我那四名手下撤出来。当然,你可以不信任我,但你必须得赌,否则,当大火烧毁了整艘船,这里的所有人,全都得死。”见刘浪的语气变弱,那巴加变得有些猖狂起来。

    “很好,很有勇气,但我不知道你的兄弟有没有和你一起玉石俱焚的勇气。其余几个人给我听着,只要你们把那巴加和日本人活捉送过来并丢下你们的武器,我以中国陆军上校的名义承诺,绝不杀你们。”刘浪坚定的声音再度传来。

    渡边淳胜和那巴加脸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