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 又骗你了一次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甚至都不用侧头去看,那巴加都能感觉到背后传来的疯狂目光。

    那是属于他属下的。

    疯狂而灼热,仿佛他就是个绝世大美女,五双灼热的目光让那巴加感觉背上的汗毛都被引燃了。

    他那巴加想玉石俱焚,但并不代表着所有人都有玉石俱焚的勇气,尤其是对已经被刘浪杀寒了胆的五名海盗们来说。

    只要将首领和日本人交出去,就可以换来不死的机会,这对于不想死想活的几名残余海盗们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别听。。。。。。“那巴加的大吼声刚吐出两个字,渡边淳胜都还未来得及毅然举起自己手中的枪,躲在他们周围的五名海盗甚至连眼神都没交流,就悍然扑身而上。

    包括那两个曾经为了保护”苏曼达之鲨“而拼命将老大的脸往翔里按的心腹属下。那会儿吃够了翔的海盗大佬都没责罚他们,就是因为知道他们的忠心。

    现在,他们依旧忠心,只不过忠于自己的心。

    所谓的心腹,只是在他拥有权势的情况下。当那巴加这条“苏曼达之鲨”变成了一条可怜的小沙丁,那心腹随时可以变成吃掉他的虾蟹,这就是海盗的自私本性。

    因为要躲避刘浪三人精准的子弹,掩体本身也不大,七个人几乎就挤在不过三五个平方范围的区域。

    五个人突然发难扑了上来将两个大佬死死压住,别说曾经的“苏曼达之鲨”早已不复曾经之勇,就是空有一身武力值却没来得及反应的日本小贵族渡边少佐也只能憋屈的被三条大汉死死压住。

    不得不说,海盗们也还是有点儿头脑,知道自家老大已经没有当年的威猛,两个人就已经足够对付了,而那个初来岛上变露了一手的日本人却是个高手,至少得三个人去招呼他。

    长期在大海里讨生活的海盗可能枪法和武技不高,但一身力气却是非同小可,三个体重达一百五六十斤合计近五百斤的大汉差点儿没把渡边少佐的翔给压出来,手脚更是被六只手给钳得死死的。

    随着五名海盗呼喊声传来,一名白人船员战战兢兢地在刘浪三人的掩护下走过去看情况,看到的是一幕让他一生都难以忘怀的搞笑一幕。

    曾经无比凶残的海盗头子被两个海盗死死的压在身下不说,一名海盗可能是怕曾经的大佬用嘴咬人,在双手已经牢牢控制住海盗头子一双手的情况下,干脆一屁股坐在海盗头子的脑袋上,看他憋足了力气的模样,简直能把那位的脑袋给坐甲板里面去。

    而另一位,在三条大汉的招呼下,也同样凄惨无比。三条大汉集体趴在他的身上,就像他是一个美丽至极的小娘子,让三条大汉都忍不住排队了,只能大家伙儿一起上。

    看着陈运发将掉在地上的枪全部都给收拾走,刘浪脸色平静的冲抬起头冲自己谄媚笑的海盗们说道:“放开他们,滚边上站着。”

    海盗们忙不迭放开自己身下的投名状们,连滚带爬的呆一边站好。当扑向自己老大的那一刻,几名海盗就已经清楚,现在刘浪就是大爷,他说啥就是啥,别说只是让他们滚,就是让他们爬,他们也得爬着走,只要别一枪崩了他们就成。

    人,只要一次没了底限,那从此就没了底限。

    刘浪冷冷的看着两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当缩头乌龟的罪魁祸首,冷笑道:“一个堂堂日本陆军少佐,一个纵横马六甲的海盗王,怎么?这会儿是被气晕了?还是觉得趴着更适合你们的身份?”

    半响,渡边淳胜抬起头,仰望着站在距离他身边不足一米的刘浪,脸上的神色归于平静,“可不可以给我一个体面的死法?”

    “这个要求我无法满足你。”刘浪面色冷酷,毫不为眼前这个日本人视死如归的平静所动。

    对于日本人的德性,从未来而来的刘浪恐怕要远比这个时代的人更要清楚,所谓的宽恕换来的却是数十年的不承认自己曾经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而被美国牛仔用太平洋海岛上残酷战斗教训的体无完肤后再用两颗大胖子炸弹彻底击垮了意志的岛国人却数十年如一日的选择了跪舔。

    你不狠狠得揍他丫的,他们就不爽,这就是岛国人。

    “不过,我可以给你个公平决斗的机会。”刘浪突然话锋一转,让脸上一片绝望的渡边淳胜涌起一股喜色。

    “刘君,感谢你的慷慨,但这件事全是我渡边淳胜一人所为,你无法攀扯上我的母国的。”迅速站起身的渡边淳胜一脸肃然道。

    “我当然知道,我的行踪被你们的间谍从国内传到你日本的大本营,身为情报部门的你为兄报仇心切,私自策划了这场行动,包括你动用渡边家族的钱购买武器,雇佣渔船出海帮你运送武器,你陆军参谋部第二部都会做得天衣无缝,无论谁去查,都是你渡边个人所为。当然,这是万一事情被曝光以后你们日本陆军参谋部的对策,如果一切按照你们的剧本成功,就会有一批军人将整股海盗杀得干干净净,仿佛他们从未出现过一样,而你渡边少佐则悄然回到日本,中佐和大佐的头衔正等着你。”刘浪冷冷一笑。

    渡边淳胜这次却不再说话,头猛地一低:“请刘君指教。”

    虽然嘴上没承认,但他的表现已经告诉所有人,刘浪说得一点儿也没错。

    一直装死狗的那巴加也抬起头,一脸怨毒的盯着渡边淳胜。这时候他总算想明白了,日本人给他挖了个大坑,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他这个小卒子注定要被埋进坑里的。

    “看在你没武器的份上,我让你一招。”刘浪脸上浮出一丝笑意,亮出了自己握着的军刺。

    说好的公平决斗呢?别说脸上猛然僵硬的渡边淳胜,就连英国退役中尉嘴角都微微一抽。这就是传说中的逗你玩儿吗?

    自感被愚弄的渡边淳胜猛然拧腰出腿,一个高抬腿猛然向根本没做出任何防御姿态的刘浪劈去。日本的国术柔道劈腿技法,长期训练武道的渡边淳胜一腿劈下能达到200斤的力道,曾经踢烂过一只熟牛皮沙袋。渡边淳胜很有自信,他可能不是刘浪的对手,但他不需要胜利,只需要刘浪能像他所说的让他一招,只要他倒退一步,下一刻,他就会猛然倒退,3米外的甲板外,就是他唯一的生机。

    渡边淳胜于电光火石之间就想好了自己的逃生之路,那也是他唯一的机会。

    但他真的太不了解刘浪了。

    刘浪也许不会骗自己爱的人,但对于敌人,貌似从未说过真话。

    刘浪不退反进,一个侧身躲过带着风声劈下的高抬腿,手中的军刺由下往上,从眼神猛然大恐的渡边淳胜下巴刺入,一直穿出头顶。

    渡边淳胜的嘴唇努力的翕动着,喉咙里发出令人几个海盗裤裆一热的可怕“咯咯”声。那是因为他想说话,可惜他的嘴巴被军刺直接给钉住连动一下都难,犹如一只被捏住嘴就要窒息的小母鸡。

    “我知道你很想问为什么?但是,我没有对日本人说抱歉的习惯,哪怕我又骗你了。”刘浪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轻轻说道。

    然后猛然拔出军刺,带着郁闷与恐惧眼神的渡边淳胜身体委顿软倒在地,成为浪团座又一个死去的极度憋屈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