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1章 从不妥协
    本可以在未来成长为一名日军情报机构优秀指挥官的日军少佐,就这样瞪着不甘的眼神死在了大海上。

    或许,逐渐黯淡的眸子中除了不甘,更多的是留恋,对人世繁华的留恋,而不是所谓的渡边家族的荣耀。

    失去了一个陆军大佐后再度失去一个陆军少佐,日薄西山的渡边家族基本在军国主义越来越浓厚的日本失去了位置。

    但是,这又管老子毛事?八嘎的,老子只是想以后能挂个少将军衔装个逼而已,没人知道在沉沦入永恒的黑暗前渡边淳胜内心中爆发出的呐喊。

    当然,无论怎么呐喊怎么不甘,日本人派出的优秀少佐已然死去。用时不过三秒。死亡面前,绝对是人人平等,他们信奉的天照大神只能嘴炮。

    如泉水一般喷出的鲜血流满了方圆几平米的甲板,本还趴着的那巴加一下子立了起来,不过,不是站着,而是跪着。

    “上校先生,那巴加错了,不该听信这个该死的日本人的谗言来这里,我以祖先的名义起誓,只要您今天能放我走,那巴加今生绝不再当海盗,而且我也会通知我那四名属下撤出那个区域,我甚至可以不慌先走,您只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赦免我就行。”那巴加跪在地上,一边磕头如捣蒜,一边苦苦哀求。

    显然,渡边淳胜被刘浪一军刺戳出的脑浆子把这位曾经的海盗之王着实给吓坏了。

    不过,为求生路,他这副无耻的嘴脸却是把一旁呆着的五个昔日的属下给看呆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那个跪着拼命磕头的可怜虫和曾经纵横马六甲杀人如杀鸡的海盗之王会有什么联系。

    刘浪却脸色平静丝毫不觉得意外,这样的家伙在曾经的时空中他可是看得多了。越是凶残越是杀人如麻,在死亡来临的前一刻越会变成一个可怜虫。见多了死亡的恐惧并没有让他们习惯,反而加剧了他们对死亡的恐惧,正是因为恐惧,他们才会失去人性的屠杀,只有这样才会掩盖他们的脆弱。等他们真正面临这一刻的时候,他们往往会变得比一只鼻涕虫都不如。

    “很好,你这个态度我很欣赏,那么,你可以先告诉我,这艘船上的内应是谁吗?”刘浪来回踱了几步,拿着军刺的尖轻轻掂量起已经变成“苏曼达之鼻涕虫”苍白的肥脸,语气平静脸色平和的问道。

    “我不知道啊!是该死的渡边淳胜单线联系的,他只是跟我说,船上有接应的人,我和我的人只需要上船就行了。至于是谁,我也并不关心。”那巴加被森冷的军刺吓得脸色青白,艰难的说道。

    “连这点儿小小的信息都不能提供,那你活着还有什么用?”刘浪脸色变冷,手轻轻往前一推。

    森冷的刺锋刺激得那巴加的喉咙处都乍起了一个个鸡皮疙瘩,差点儿没当场吓尿,忙高呼:“我想起来了,渡边淳胜曾经提过,那个人是船上的高层,是排名前几位的人物。”

    “哦!你说的这个信息,就是头猪都能猜到!”刘浪轻轻摇头,“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而你,犯了个很致命的错误,在我心里,我四名中华同胞的命,比这里你认为绝大多数身份显赫的欧洲人的命,更重要。”..

    说话间,刘浪毫无征兆的猛然将军刺往前一刺,带着三条粗棱的军刺毫不费力的就穿透了那巴加的脖颈直达脑后。

    那巴加的眼神充满了疑惑和不解,他不明白刘浪为什么为了四个区区中国人的生命就非要要他的命,要知道,他的命可是和这艘客轮的安危联系在一起的。他若是死了,他有理由相信,他那四名属下一定会点燃油料和这艘客轮一起玉石俱焚。

    那是因为他不知道,未来时空中的“西陲之虎”也曾经遭遇过一起类似事件,为了数十人质安全,刘浪奉命放走已经被围困死的暴乱分子首脑。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数十人质和浑身挂满炸弹疯狂的匪徒一起粉身碎骨。逃遁的匪首为了替自己的兄弟报仇,在次年的五月再次犯下血案,直至最后被刘浪单人闯出国境,将那个基地一举荡平。

    从那以后,刘浪发誓再也不会和任何一个匪妥协,他们落在刘浪手中的结局唯有死亡,没有任何条件可以谈。哪怕是刘浪最心爱的人在当人质,一如那天纪雁雪被朱元章当人质,刘浪从一开始就没有放他走的意思。若不是莫小猫枪法极准纪雁雪并没有受什么伤害,黄杰给的两台博福斯山炮的筹码也足以让刘浪心动,朱元章跑不了多远,就会横尸街头,他那个当少将警备司令的老子也保不住他。

    刘浪手腕微微一动,军刺在满眼质疑的那巴加脑袋里猛然一搅,猛然抽出,红色混合着黄白色物质喷出,曾经的凶残海盗首领就那样带着满眼的不信扑倒在地,殁。

    看着方才还哀求的老大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被干脆利落的捅死,五名海盗被刘浪蓬勃的杀意刺激得集体吓尿,甲板上流下了几滩黄色液体。

    在他们心中,论起凶残程度,以前动不动就把人手脚绑着丢进大海的老大跟眼前一言不合就让人喷脑浆子的这位比起来,简直就像是过家家的小孩子,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让他们把这里打扫干净,泰森去把刚才解救出来的船长、大副、二副他们几个都带到这里来看好,等我把下面的几个海盗处理完。”刘浪吩咐了陈运发和黑大汉一句,转身就走向底舱。

    还未走进底舱,刘浪就听见了底舱传来的枪响,旅客们的惊呼声响彻一片,刘浪脸色不由为之一紧。

    如果,底舱中的油料被点燃,那还真是个大麻烦了。

    虽然心中焦急,但刘浪还是在底舱入口先报上自己的名号,只要女海盗彗星不蠢,入口处一定会派有海盗用枪封锁。

    果然,当刘浪走进底舱,就看见至少五名海盗端着枪退到一边,眼里带着几分惊惶和敬畏的神色,但依旧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并未离开的太远。

    敬畏显然是因为刘浪,能走下船舱的刘浪自然是杀光了上面的近七十名海盗,而惊惶自然是因为底舱那一处爆发的枪战,他们也知道哪里充斥着油料,一旦引燃,那大家伙儿都得跳海。

    不过他们都没逃跑,显然,这帮原住民海盗们的纪律性比刘浪想的要强的多。

    依旧被限制活动的旅客们和船员们虽然被底舱突然爆发的枪声吓得有些惊慌失措,但在已经从轮机舱过来的范子冉的大声安抚下还未完全失控。

    而小洋妞儿,正匆匆朝刘浪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