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5章 悍勇与高尚
    “铛”的一声巨响,金属剧烈碰触的刺耳声音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想捂住耳朵。

    可是,没有人有时间去做那个多余的动作,所有人的目光却眨也不眨的盯着斧头和铁链相触的位置。战神一般的胖子要劈的,不光是粗如拇指的铁链,而是妇女和孩童的希望之门。

    那从空中跃下蓄满所有力量的一劈,给人的感觉几乎是可以劈开一座山。

    钢铁相触的火花几乎耀花了所有人的眼睛,那种灿烂远远超过了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焰。

    但是,在粗如两根手指粗细的铁链面前,如此巨力的一劈,也只劈开了一大半,整根铁链并没有完全断掉。

    灼热的火焰继续在燃烧,刘浪身上腾起一团团白雾,那是他身上的水分在快速蒸发。那种灼热的温度,顺着衣服里的水份,从四面八方一起传送到刘浪的皮肤上,一起通过他身上的每一处痛觉神经,传送进他的大脑。

    疼痛刺激得刘浪眼珠子瞪得溜圆,猛地一拔,将消防斧高高举起头顶,正要再度发力劈下。

    只是,还没等他发力,木柄的消防斧断成两截,在所有人呆若木鸡的眼神中,全钢的斧头掉在了地上,也将所有人的希望掉进了深渊。

    没有了斧头,怎么劈开铁链?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找另一把斧头了。

    望着刘浪手里的半截木柄,望着掉在刘浪脚下的斧头,小洋妞儿突然泪如雨下,“刘,你已经尽力了,你已经做得够好,你走吧!趁着油桶还没爆炸,趁着你还有力气,离开这里,你的未婚妻还在等你,你的独立团还需要你,你还有你热爱的祖国,你还有即将到来的侵略者要对付。”

    呆呆的望着手中的木柄,看看已经被自己用尽平生最大力气劈出的一斧而劈开大半的铁链,再看看那帮被大人们搂在怀里孩子们希冀的眼神,刘浪双目尽赤。

    猛然放声狂吼:“老子是刘浪,是西陲之虎,是共和国最优秀的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保护平民扶助弱小,就算他们跟老子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老子要救的人,谁也挡不住,老天爷你特娘的也挡不住。”

    是的,在孩子们希冀的眼神面前,刘浪放弃了民族之见,这一刻,他不仅仅只是中国的军人,他是一名最纯粹的军人。

    随着狂吼声,刘浪猛然转过身,用背猛然向后撞去,八极拳之铁山靠,刘浪杀敌绝技之一,至少有十名日寇被他这一招撞得筋断骨折,他亦曾经用自己宽厚的背靠断过一颗成人大腿粗的大树。

    可是,现在他面对的是一根精钢铁链,哪怕已经被劈开了一大半,但,那真是人力可以去撞断的吗?

    没人相信,就连刘浪自己,都没有底。

    不过,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漫天的火焰中,一个浑身腾着团团白雾的男人伴随着狂吼声“咚咚”用背部猛撞铁门的一幕可能会停留在在场的每个人心中很久而不会忘记。

    约翰.沃尔张大着嘴巴呆呆的看着眼前震撼人心的一幕,直到这个时候,他可能才知道为何尊贵如劳拉小姐会对来自弱小中国的一名长相平平的胖子青睐有加而对他这个风度翩翩的大少不屑一顾。

    因为,所谓的风度翩翩和财势跟这个踏着漫天火焰疯狂撞击企图打开所有人希望之门的胖子比起来,就连英国帅锅自己都觉得,特么简直是狗屁不如。

    就连他,也忍不住想竖起大拇指对疯狂中的胖子说一句,你特娘的真的是上帝派来的吧!

    那是无边的悍勇集闪耀着光芒的高尚于一体的人物。

    彗星同样微张着嘴巴看着疯狂的胖子,她虽然不是很明白刘浪为何冒着这样的风险去救那帮和他并不怎么相关的白人,但她却能感受到刘浪霸气无双中的温柔,那是来源自最真实的人性。

    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冷酷杀戮无双的超级战士,他是这里包括上面所有人的守护神,他的目的,就是要撞开铁门,替所有人打开一扇逃生之门。

    偷眼望了一眼旁边站着早已是泪流满面的小洋妞儿,彗星心中生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也许是为了她吧!如果,有这样一个男人为自己而疯狂,或许那种感觉也会很不错。

    从未涉及过男女情爱之事的彗星第一次开始憧憬爱情,因为一个胖子的疯狂。

    小洋妞儿自然就更不用提了。刘胖子这么拼命是为谁?肯定是为她啊!怕她被火烤,怕她被火烧,来替她完成属于她的守护嘛!这种默默奉献的精神,绝对是爱情啊!搞了半天自己偷偷喜欢这货的同时,这货并不完全是个木头嘛!原来,他也是喜欢我的。

    小洋妞儿一边泪流满面,一边如同彗星想的一样,心痛的幸福着,心中甚至还有个念头,如果他撞不开门,油桶爆炸了,那她也不离开了,跟他死在一起应该也是幸福的吧!

    就是,不知道他信仰上帝不?如果不信仰,那可不能一起去上帝哪儿报道,那自己就跟他一起去他信仰的神哪儿报道去好了。

    一帮原住民海盗们则瞪大着双眼看着这个疯狂的胖子做着徒劳无功的疯狂,麻痹,这个胖子疯了不想活了,但老子们还想活呢!虽然对刘浪疯狂的行为颇为尊敬,但是,更多的海盗们则是悄悄后退,只要油桶爆炸,就得特娘的赶紧跑啊!不跑,都得死这儿。

    男女的思维逻辑,真的就是那么不同。

    如果背部被烫的快皮开肉绽的刘浪知道众人这般心思,一定会大声告诉各怀心思的这帮人们,别特娘的感怀了,老子不信上帝也不想去玉皇大帝哪儿报道,有这功夫,就不能去多找点儿水泼我身上?老子都快变成烤猪了都。

    可惜,憋足了力气发狂的刘浪根本没时间也没精力去看那帮就看着他发飙的家伙们,再不撞开铁门,烤猪都快当不成了,会变成骨头渣渣。

    根据时间推算,这会儿就算他想不装逼赶紧闪人,估计也来不及了。超过三百斤的油桶一旦爆炸,方圆一百米,没人能够活,那玩意儿就是个超级大燃烧弹。

    或许是给刘浪开后门的玉皇大帝实在是不太想把刘浪这货再收回去,或许是精钢铁链已经被火炙烤的变软变脆,也或许是刘浪主角光环再度爆发,反正,在刘浪连续第十次撞的时候,铁链“嘎嘣”一声,竟然被生生撞断。

    门开了。

    “男人把孩子扔过去。”刘浪连身上衣服燃起的火焰都来不及拍就丢下一句话,然后奔向火海中最后一个油桶。

    直接扯下自己已经被烧得七零八落的裤子,露出两条大白腿,拿裤子的碎布条缠住了自己的双手和手臂,双手直接搂抱住油桶,怒吼一声“起”,在皮肉被烫得“吱吱”的可怕响声中,就这样扛着油桶向铁门外冲去。

    “禽兽。。。。。。”也不知道是浪团座主动**露着小红裤衩的毅然,还是一个人就扛起了超过三百斤的大油桶实在是太过惊爆眼球。

    反正,所有人,在这一刻,内心里都爆发出了同一个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