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3章 四十海盗的宝藏?(第三更送到,求点儿订阅月票)
    被捆好的巴达唯没有再挨揍,曾经水甚至连他的一根头发丝都没动过。

    甚至,还友好到用椰子水给他洗了洗脚。

    然后,几名当向导的原住民牵来的一头“怪兽”让巴达唯差点儿笑死。

    真的是差点儿笑死。

    不过,不是因为“怪兽”的模样搞笑。

    只生活在马来西亚低海拔热带丛林里的马来貘耳朵像马、后腿像犀牛、身躯像猪、鼻子似象,长得是很滑稽,但这绝对不是令人发笑的主因,海盗头子的笑点没那么低。

    因为这种家伙以草木为食,性情温顺。体长达2.2米身高达米的马来貘的体重最高能达到4公斤,一次驮个斤的东西还是没问题的,这个时候的它们就和中国的牛马的作用是一样的,一方面做为海岛上原住民们主要肉食的来源,另一方面却是犹如中国大陆的牛马,被训练用以驮载重物。

    特种兵们看到这玩意儿的第一眼是好笑,接着是嫌弃,和中国惯用的骡马比起来,这玩意儿就是头肥猪,吃肉还是可以的。

    估计也就是浪团座看到了会瞪大眼珠子,别看这玩意儿丑不拉几的,但八十年后这玩意儿可是马来西亚的国宝啊!和中国的大熊猫是一个等级的。当然了,浪团座瞪大眼睛,不是因为马来国宝被当成驴马,而是,特娘的竟然可以随意吃肉,那还不赶紧来两块尝尝?未来吃一块可都是要蹲大牢的。

    因为要帮山鹰他们运迫击炮,所以一头原住民训练好的马来貘担纲了这个重任,这会儿被曾经水牵来伺候悍盗。

    巴达唯被椰子水洗过的脚显然味道不错,长着长鼻子的马来貘一点儿都不嫌弃,尤其是已经被绑成粽子一样浑身不能动,只有几个脚趾头微微颤抖表达着内心惶恐不安的海盗显得是那么温柔,这让同样属于温柔型的马来貘感觉很亲切。

    半天没喝水的马来貘很渴,海盗脚底板不停被浇上的椰子水很香甜,马来貘柔软的舌头贪婪的吮吸着量虽然不多,但源源不断,只要伸舌头舔就有的椰子水。

    中国五千的文明很灿烂,诸子百家以及各种发明创造出了人类最璀璨的东方文明。传承文明的同时,亦有残忍,自古传下来的各类花式刑法让西方人仅仅听听名词都毛骨悚然,和中国人的刑法相比,他们动不动就是砍头和绞刑以及什么丢火堆里烧烤简直是弱爆了。

    五马分尸,五匹马拽着四肢和脑袋,“刺啦”一下把人变成五块,够不够劲?炮烙,把人绑烧红的铜柱上像烙饼一样活活给烙熟,爽不爽?凌迟,要杀上三天,总共割上三千多刀,这期间犯人还不能死,最后割成一副骨头架子,刺激不刺激?剥皮填草,把人皮剥下来里面填上草,放门外展览一年,恐怖不恐怖?。。。。。。..

    中国光这些残忍型的刑法?

    不,不,中国还有个刑法,和这些一听都令人寒毛直竖的刑法并列为中国古代十大刑法,而且一点儿也不残忍,听着刑法简介的话还挺有爱。光着脚底板,让美丽的宫女拿着鹅毛挠脚底板,怎么样?有美丽的女子相伴,还整得如此有情趣,无论是谁听了,恐怕都会选这种。麻痹,反正是个死,宁愿笑死也不愿疼着死吧!

    可是,不管是什么五马分尸什么砍脑壳啊!那很快就翘辫子了。但笑死呢?尤其是那种深入骨髓的痒,让你忍不住的笑,真的是,笑多了,是生不如死啊!只有挨过这种刑罚的人才知道,这种刑法为何能和凌迟炮烙并称十大刑法。

    巴达唯现在就这个感受,整整一个小时,他已经笑了一个小时了,由开始情不自禁还带着爽朗的哈哈大笑,变成了泪流满面的哀嚎惨笑,再到后来笑得腹部肌肉都失去了控制,屎尿齐出。

    曾经水蹲在饶有兴致的看着。

    一般情况下,他用蜂蜜涂抹在商人的脚底板上,用山羊舔上个十分钟,再坚强的铁人也都老老实实地交待了钱财藏哪儿,还从未搞过这么久的实验。

    你别说,这个海盗真不愧是个海盗头子,到现在都不交待藏钱的地方,哪怕他笑得屎都出来了。

    这是曾经水对巴达唯算是很钦佩的地方。要换成是曾经水自己,要么第一时间剁下自己的脚,要么老实点儿早早就把藏钱的地点给说了。

    巴达唯是不会读心术,要不然一定会再次泪流满面,用浪团座习惯用语翻译过来的话一定会是:麻辣隔壁的,老子特么喊半天交待了好嘛!你特娘的倒是理我啊!

    “彗星妹子,这货嘴壳子硬的很,娘的,要是再不说,老子就把他剥得光光的丢蚂蚁窝里去,再或者弄几只小山鼠放他裤裆里。。。。。”在彗星来之前他都没能让海盗头子屈服,这让曾经水很有些愤愤然。

    彗星。。。。。。

    当彗星一字不漏的翻译给浑身臭烘烘快笑断气的巴达唯听的时候,巴达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大喊:“我说,我说,那批财物藏在。。。。。。”

    那语速真的是巴达唯这一生中自从学会说话之后说得最快最溜的一次,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中国学过相声。

    是啊!如果说慢一点儿,再遭那个魔鬼的毒手怎么办?

    那个什么丢蚂蚁窝还有老鼠丢裤裆光是让人想想都头皮发麻就不说了,眼下却真的是不能再笑了,笑死的感觉真特么比疼死还要差,那只帮凶马来貘眼看着还意犹未尽的在一旁舔舌头呢!

    海盗们为了藏钱,倒真的是费了点儿心思,钱并没有藏在苏曼达岛上,而是藏在距离苏曼达岛三十多公里外的一个方圆不过数千米的岛礁上。

    等到清晨,山鹰带着曾经水及十来个特种兵把八个大箱子从海岛一个山洞里的地下刨出来打开的时候,所有人呆若木鸡。

    这特娘的就是一个数目高达二百人的海盗团存了二十年所谓的宝藏?小兵曾经水脑门上蹦起青筋,打算等会儿回去就把那个敢不说实话的海盗头子做成人干。

    就是把他身上所有突起的地方都给削了,不管是胳膊腿还是鼻子耳朵,全削了,然后插海滩上当路标。

    实在是太可气了,一堆破瓶烂罐就特娘的是宝藏?

    没错,连续打开六个箱子,都是中国的瓷器,有的还是破损的,那个青色瓷碗上的豁口跟特娘的讨饭拿的还要多两个。这真是让一帮特种兵们差点儿返回去把那帮死去的海盗们再杀一遍。

    特娘的,穷可以理解,大家伙儿谁不是穷出身?关键是你特娘的穷都穷了,还把一些破烂当宝贝拿来忽悠人就不对了。

    还好,最后一箱终于有了些干货,几十根金条以及一大堆长霉的美金、英镑、马克、法郎让人又高兴起来,不管怎么说,有这些东西,总算值回点儿票价。

    可别万里迢迢来这边抢劫一次,最后连船票钱都还要倒贴,那特种大队2个人都没脸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