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5章 吃回票价
    汽车一路飞奔,一个小时后,在一个极具英伦风情的古堡前停下。

    大门口站着一个衣着讲究穿着燕尾服面色古板的秃顶男人,在看到小洋妞儿一行人下车后,大踏步地迎了上来。

    小洋妞儿这颜值一定是随她老娘的,刘浪天生就不是很喜欢秃顶男人,瞟了一眼就在心里默默吐槽。

    “小姐,欢迎回家。”秃顶男人压根儿没怎么看刘浪,径直走向小洋妞儿,脸色虽然还是有些木然,但却保持着足够的恭敬。

    刘浪。。。。。。

    心里默默一阵汗颜。好吧!一个管家就搞这么大派头,看来这位日不落帝国爵士的来头更是超出他的想象了。

    “谢谢道尔叔叔,请代我向斯科特阿姨问好。”小洋妞儿并没有小姐对上管家的倨傲,反而是采用着英国上层礼节向自己父亲的管家优雅的问好。

    “小姐,爵士在餐厅等您。”秃顶管家的脸上浮上一层淡淡的笑意,转头看看刘浪等人,“还有您的一帮朋友们,爵士也想见见他们。”

    从大门口,穿过极富有欧陆风情的草坪和花园,足足走了多米才走近古堡的大门。到这里,秃顶管家和黑大汉泰森就不走了,只剩下小洋妞儿带着刘浪三人推开厚重的古堡大门继续沿着宽大的走廊向里走。

    在这个已经初步进入电气化的时代,古堡里却没有安灯,还维持着用古老的烛台照明,昏黄的烛光让本就宽阔的走廊显得有些阴森,尤其是几个人略显沉闷的脚步走在带着回响的走廊上的时候。

    这很容易让刘浪联想起未来欧洲那些恐怖片,用这样的环境拍摄,绝对都不用再布景了。

    但不得不说,小洋妞儿老爹这个逼装得不错,刘浪对于见到这位爵士的**愈发的浓烈,就为他布下的这个阵势。

    和略显昏暗的走廊不同,宽大的几乎可以让二十多人同时就餐的餐厅灯火辉煌,就连长条形的餐桌上也摆放着烛台,餐桌的尽头坐着一个中年男子。

    见到劳拉进来,坐得端端正正的男子脸上泛起一丝微笑,主动站起身,朝劳拉张开手臂。

    “爸爸。”劳拉欢呼一声,扑向男子的怀抱。

    男子亦是将乳燕投怀的小洋妞儿轻轻搂住,看似很严苛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温情。

    想来,这对应该是许久未见的父女感情是相当不错。

    刘浪也终于看清那名身材极为高大男子的相貌,他总算也知道了小洋妞儿那海水一般的蓝色是从哪里来的了,正是遗传自她的父亲。

    身材高大足有一米八五的男人满头金发,脸颊垂直犹如刀削过一般,直挺的鼻子和略薄的嘴唇以及和小洋妞儿一模一样的海蓝色深邃的眸子让人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他是个意志极为坚定并且固执的人。

    如果非要再说出一个印象,刘浪只能说,眼前的这位,一点儿都不像英国人,反倒是更像。。。。。。更像是伦敦海峡对面的日耳曼人,无论是金发还是海蓝色的眸子,都是很典型的日耳曼民族的特点。

    一个英国的勋贵,却是和他们大战过数次的日耳曼人,这让刘浪有些挠头。

    和自己女儿行过西方亲密的人见面才会使用的贴面礼,男子拍拍女儿的肩,让她坐在自己身边,这才转头看向刘浪三人,低沉却很爽朗的典型伦敦式英语再度响遍餐厅:“欢迎来自中国的朋友,旅途劳累,请坐下先用餐,有什么疑问可以用餐完毕后再细谈。”

    刘浪这个英语半调子和陈运发这个英语一窍不通的虽然听不太懂,但还好身边有个在美国留学数年的范大少充当翻译,见人家都这么说了,自然是毫不客气的坐下来该吃吃,该喝喝。

    在中国,从来都是,不吃好喝好就是不给主人面子。

    陈大个子用来自家乡的饭量迎合了英国勋贵的热情招待。

    都说中国的美食甲天下,但其实英国人的美食也不差。虽然不知道盘子里小份的大如珍珠漆黑如墨犹如一颗颗紫葡萄一般的鱼子酱产自哪里,但配上一点点食盐咬破之后那留在唇齿之间的鲜美让你不由回味悠长,绝对的顶级美食。

    还有整条的大马哈鱼以及冷食鳟鱼以及切成条状的细嫩牛肉,再配上早已醒好的红酒,刘浪默默在心中估计了一下,就这顿,要是搁未来,没有个五千欧,看都不会让你看一眼。..

    要知道,那些顶级的鱼子酱在国际上的售价可是高达每盎司240欧元,甚至还有更贵的更是高达美金。一盎司是2.35克,若是换算成中国人熟悉的计量单位,也就是差不多2盎司一两,一两就得一千美金以上的鱼籽啊!那可不得瞅准机会可劲儿的吃?

    当然,刘团座还是很优雅的,只是用了两大口才把自己面前盘子里的鲟鱼“鱼籽”吃完。但他很怀疑陈运发是不是也知道这“鱼籽”的价格,所以大嘴一张,整盘鱼籽就这样吞下肚了。

    爵士显然不缺钱,手一挥,在一旁服侍的侍女就把大个头儿面前盘子里“鱼籽”再度呈上,然后这位又是一口吃光。

    连上五盘,都被这货秒杀,与此同时,他尚不忘大口的吃牛肉,吃鱼肉,吃一切可以吃的肉。这快两个月的海上旅行下来,实在是快把他憋坏了,虽然这鱼籽味道不咋样,但从个头上看应该还是挺经饿的。

    爵士却根本不为所动,继续低头吃自己东西,仿佛根本没感觉那个跟吃白菜一样吞鱼子酱的中国大汉连吞了他不少“金子”。

    “团座,英国人做菜还不错,就是这鱼籽儿没我们中国做的好吃,忒腥,我用牛肉外加这酸不拉几的酒都没压住那腥味儿。”吃饱了喝足了的陈运发瞅准爵士离席的一个机会,悄悄对刘浪耳语道。

    不过,就他那嗓门以及空旷的餐厅,估计也跟正常人说话差不多了。

    范子冉眼角有点儿抽筋,他优雅的吃了半天才吃了一点点,盘子里都还没吃完。你丫的一个人吃了快十盘,现在你说那味儿太腥?

    “扑哧”小洋妞儿没忍住,直接笑出声来。

    虽然自家老爹神色不动,但做为女儿,她可是知道父亲的,恐怕,这从法国进口过来的鱼子酱已经快被陈大个子一个人吃完了吧!要不然,一向笃定的父亲也不会找了个借口离席,估计是想去看看还有多少存货,也许明天他就会招待贵客,要不然,今天那会有那么好的口福?

    “狗日的,觉得腥你还吃那么多搞啥子。”刘浪横了自己这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属下一眼,也有些好奇。

    不好吃还吃那么多,这是啥心理?

    “不是啊!团座,虽然有点儿腥,但是我看范大少吃得小心翼翼,那肯定贵。咱来趟英国船票那么贵,怎么说也要在英国吃个够本回来吧!”陈运发有些“委屈”的说道。

    刘浪。。。。。。

    特娘的,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

    这么说,老子是不是有些亏了?浪团座想起自己貌似才吃了四盘。。。。。。

    如果这二位的对话让已经在心里发誓下次只给中国人上烤鹅的威廉爵士听到,一定会把盘子砸这二位大胃王脸上,妈蛋,下次给你们上一锅从中国进口的鱼籽,那玩意儿炒的金黄,喷香,还能抵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