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0章
    既然刘浪的三个条件都被满足了,剩下关于磺胺药总代理的事就好谈多了。

    不过这次谈判的主体却不是刘浪,而是华商集团海外分公司副总经理小洋妞儿。

    悠闲的抽着雪茄坐看着一对父女大眼瞪小眼的商量着价格,浪团座前所未有的惬意。如果手边再来几碟鱼子酱配点儿鹅肝松露来瓶法国红酒就更好了。

    还好那对正在激烈辩论的父女压根儿没工夫注意到可恶的胖子正在想美事儿,否则很有可能雪茄和茶杯就砸过来了。

    让代表着罗斯家族利益和威廉家族利益双重身份的劳拉来跟自家老爹谈条件,这种缺德事儿恐怕也只有刘浪想得出来。

    甚至,另一位获准进入书房参与谈判的华商集团海外公司副总范大少几乎就没说几句话,就目瞪口呆的看着吃饭时还亲密拥抱的父女两个斗鸡似得互相瞪眼。

    显然,进入副总经理状态的小洋妞儿很公正,并没有为自己是威廉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就对华商集团未来的欧洲代理人网开一面大开方便之门,相反,她提出的条件很苛刻。

    首先是售价,要求和美洲大陆保持一致,这一点儿其实还好,英国勋贵几乎是一口答应,不管是太低还是太高,对于威廉家族的口碑都有影响。做为英国最古老的勋贵,威廉爵士很在意名声的。

    不过,压根儿不允许欧洲建厂,只能从美国本土提货的约定却是让威廉爵士差点儿跳脚,这不光是增加成本的问题,更是受制于人的问题。只要能在英国本土生产,威廉爵士完全有信心半年之内就生产出另一种磺胺药制品,那才是威廉爵士的真实目的。

    小洋妞儿这种做法无疑是将开发磺胺研究的工作向后推迟了许久,这完全是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杵逆女,威廉爵士不吹胡子瞪眼才是出了稀奇。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对,小洋妞儿代表的不光是华商公司,也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她的母系家族。

    这种关系,真的是,很简单却又有些复杂。

    不管怎么说,威廉爵士怎么吹胡子瞪眼,在这一点儿上却是在自己商业谈判无比认真的女儿身上完败。

    将产品的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是任何一家商家的底线,不容侵犯。

    好不容易这一点儿达成了共识。小洋妞儿提出的另一个古怪的要求不仅是让威廉爵士吹胡子瞪眼,更是要跳了起来。

    “冷静,冷静,爵士,抽口雪茄,要不要来杯红酒。”

    为此,悠闲抽雪茄的浪团座都跳起来按着本应该干什么都一副老谋深算绝对老狐狸模样的英国爵士的肩膀让他保持应有的冷静。

    冷静你奶奶的腿,都特娘的是你背后出的主意,以为老子不知道?用中文翻译过来的英国爵士内心的愤怒犹如滔滔江汉长绵绵不绝。

    海蓝色眼睛被怒火烧得有些发紫的爵士差点儿没一雪茄插眼前这个嬉皮笑脸的中国胖子脸上,如果不是知道这货单枪匹马一口气杀了十几个海盗实在是个凶神的话。

    是的,换成是谁,一个好好的欧洲总代理突然变成除第三帝国以外的总代理,恐怕都得气得吐血吧!

    一个横空出世可以对付细菌的消炎药对于这个时代来说绝对是神药,哪怕是第三帝国和英法都已经在加紧研制,但现在的现实是土著中国人搞出来了,但一帮代表这个世界最文明的西方人却没搞出来。

    不用怀疑磺胺药的真实性,百消片已经被中国的西医们邮寄回欧洲大陆,最顶尖的医学家们已经从中找出磺胺的成分,但令他们挠头的是这种磺胺成分究竟是怎么提取的。要知道,最接近成功的第三帝国多马克医生这会儿为了获得被他命名的“百浪多息”治疗效果,还在把病人染成一只大龙虾在治疗呢!

    既然落在了后面,那就买过来再研究,迟早会弄出来,英国勋贵的想法很英国。但在这之前,必须得控制住海峡对面的第三帝国。那个雄心勃勃的小胡子越来越危险了。

    是的,虽然欧洲战争的阴云还没完全显现,但像威廉爵士这样的英国上层人物已经嗅到了战争的气味儿,对第三帝国越发的防范。

    哪怕就是药,也要卡对面的老对手一下。

    但是,和中国关系现在正很密切的第三帝国对刘浪也很重要,他要用磺胺药在小胡子哪儿换取更多的利益。有些东西,可不是钱能换得来的,你得有人家感兴趣的东西才成。

    当然了,无论是从父女交锋最终败的都是疼爱女儿的父亲这个角度,还是从产品上一直掌握着主动权的小洋妞儿,都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威廉爵士最终不得不屈服,答应了这两个他最不愿意答应的条件。

    如若不然,他完全有理由相信那个坐着抽雪茄喝红酒貌似不关心谈判结果的胖子绝对会拍拍屁股,白吃白喝一顿就那么溜了。

    就他先前答应的那三个条件,英国不说有一百个人能做到,五十个是没问题的,而刘浪在船上救的那几百人里面,就至少有三个家族的直系在其中。刘浪只要放出消息,估计来古堡大门前接人的马上就会排成排。

    在勋贵多如狗爵士满地走的日不落帝国,敢不卖某爵士面子的,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少。

    只要这两个条件达成,在刘浪的示意下,小洋妞儿很愉快的给了自己老爹一颗“糖”吃,将批发价格在原基础上下调一成,算是给某爵士舒了一口气。

    否则让某爵士一直窝着气,刘浪怕把这位给堵个心脏病发,那小洋妞儿要找他拼命的。

    不过,饶是这样,浪团座想再混一顿晚餐的愿望还是落空了,哪怕等到签完所有合同已经是月上中天,中午吃的那顿大餐早已灰飞烟灭,刘浪三人还是被某明显是公报私仇的爵士毫不留情的赶出了古堡。

    当然,小洋妞儿自然是留下的,哪怕是刚刚还是商业谈判的对手,但一谈判完,人家又是慈父和小棉袄。

    面对小洋妞儿蓝色眼睛里闪烁的歉意和不可名状的笑意,浪团座唯有无言的摇摇头原谅了那个心胸狭窄的英国黄毛蓝眼睛老头儿,遥遥地冲有些得意洋洋地英国爵士比划了个未来国际通用手势。

    “团座,那是啥意思?”陈运发看着浪团座比划出的中指,好奇的问道。

    “我戳死你个老抠门。”刘浪愤愤然的解释道。

    范子冉。。。。。。老大,能不能不要这么**,那边送咱们的泰森中尉貌似懂点儿中文。

    “他那是什么意思?”英国爵士问身边的小洋妞儿。

    “可能是说您是第一个不留他吃饭的人吧!”小洋妞儿虽然也不知道刘浪的意思,但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本能的替他掩饰。

    “哈哈,那就对了,就这样。”严肃的英国爵士突然开怀大笑。

    坑爹,恐怕就是这么来的。

    。。。。。。。。。。。。。..

    ps:今天是元宵佳节,祝书友们节日快乐,今天就两更,让风月稍稍歇息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