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1章 没找错人就成
    刘浪响彻夜空的笑声在伦敦郊外的星空下格外响亮,这让送刘浪去伦敦市区旅馆的泰森中尉很无语。

    虽然他知道刘浪临走时黑了尊贵的威廉爵士一把,但也用不着笑得如此开心吧!

    其实,谁也不知道刘浪此刻心情的愉悦。

    今天很完美,他想要得到的,竟然全数实现。

    从一开始,刘浪就没指望这位有些神秘的英国勋贵能帮他吞下罗罗公司。不光是他刘浪知道罗罗公司航空发动机技术的重要性,英国高层也不傻,否则也不会在未来的1971年罗罗公司再度遇到危机时就倾力相助,将劳斯莱斯从其中剥离卖给了宝马,一直将其扶植成全球最顶尖的航空发动机制造商。

    虽然张伯伦内阁有些蠢,面对第三帝国的攻势束手无策,但英国勋贵们可不傻,未来世界格局的发展证明,他们一直游刃有余混得很不错,一边跟着世界警察的后面疯狂的捞油水一边和中国这种崛起的新贵眉来眼去挣大钱比只会跪舔世界警察的日本人可是不知道聪明到哪儿去了。

    只懂跪舔的岛国人被世界警察推出做为限制巨龙腾飞的桥头堡,看着经济腾飞甚至造军舰造飞机混得不差,对中国形成了足够的威胁,但在明眼的军事家眼中他们就是最顶级的炮灰,别说再次爆发世界大战,就是一场区域冲突,早就对死不悔改拒不认错的岛国人无比厌烦的红色部队第一个可能就会拿他们开刀。

    毫无防御纵深可言的岛国可能还沉浸在他们性能优异可以一艘抵几艘中国护卫舰的什么金刚级驱逐舰什么“十十”舰队的荣光里,当共和国数以千计的导弹像下雨一样光临他们的港口的时候,他们就会知道当绝对数量超过一定级别的时候,再牛逼的高科技,也只能被打哭了。

    中国,从崛起的那一天,眼中的对手就不会是一条只懂跪舔的走狗。

    刘浪张开河马一般的大嘴的目的,不过就是要亲自面见罗罗公司的现任总裁亨利.罗福斯,刘浪完全有信心说服那个著名的固执老头儿。因为,他一开始就没打算过吞并,而是合作,唯有合作,才能共赢。

    罗罗公司度过艰难的时期,而刘浪,为未来的共和国赢得航空业快速发展的机遇,因为他不想在未来的时空中再发生23中国飞行员和入侵凌空的敌人用近乎悲壮的相撞来表达自己捍卫领空的决心。

    那是整个共和国之殇。虽很少提起,但刘浪却永远铭记。

    开价很高,成交价却很低,自然让人更容易接受。若是刘浪一开始就开低价,那最后的结局只能是更低价,这就是人性,狡猾如狐狸般的英国勋贵莫能例外。

    殊不知刘浪在笑,位于古堡内和女儿共进晚餐的威廉爵士也在微笑。

    “亲爱的爸爸,我不知道你为何要这样对待一位您即将合作的伙伴,或者是说一位救了数百名帝国民众的勇士,他甚至还救过您女儿三次。”小洋妞儿对于父亲没有留刘浪等人共进晚餐显然还是有些愤愤然。

    “呵呵,我亲爱的劳拉,你或许不会懂,但那位刘上校一定会懂。”英国勋贵慢条斯理的用叉子将一块鲜嫩的牛排放进嘴里,并没有把话说得太明白。

    小洋妞儿并没有发现父亲眼底浮起的淡淡忧伤,没有那个父亲,会希望自己的女儿触碰肮脏的政治,虽然这很难,但英国勋贵还是希望那一天来得更晚些。

    “不过,我今天倒是有些意外,我亲爱的劳拉是真的长大了,刚才的谈判技巧很棒,让我不得不接受,甚至找不到任何的借口反驳。”咀嚼完嘴里牛肉的英国勋贵用手绢擦了擦嘴,微笑着说道。

    “爸爸,对不起。”听到父亲这么说,小洋妞儿不由有些抱歉。

    “不,亲爱的劳拉,你做得很对,唯有这样的条款,才能让威廉家族更英国而和海峡那边彻底脱离关系。现在的局势,很微妙啊!”英国勋贵叹息着站起身来,站在窗边凝神望着璀璨星空下的郊外。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算英国勋贵身份显要,也不得不在属于他的江湖中小心谨慎的游弋,一不小心,也是个粉身碎骨的结局。

    站得越高,风吹得越冷。

    那些登上巅峰的人,除了一览众山小的心态以外,可能更多的都是:麻痹,好高,不站稳点儿,会死得很惨。

    这可能是那些站在山脚下吃饱了睡睡好了吃再晒晒太阳的普通人无法领略的心境。

    或许是受了英国勋贵的暗示,也或许是知道自己把刘浪的情报全部告诉自己的主上有些愧疚,一向沉默的泰森中尉出人意料的向刘浪介绍起威廉家族的来历起来。

    怪不得这位看着像日耳曼人却拥有着日不落帝国爵士头衔,搞了半天人家就是德裔,而且还是纯正的英国人。

    看似很矛盾,但这却是事实。

    当然,最重要的是,小洋妞儿老爹的爵位的确很吊,跟刘浪猜测的相差无几。

    英国的贵族爵位称之为五级贵族,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想成为公爵,一般只有皇室的至亲,比如英国女王的丈夫或者英国女王的兄弟才有资格获得公爵的称号,而第二级侯爵则往往是公爵的嫡系长子才有资格继承并世袭。

    而小洋妞儿的老爹,就是侯爵,位于日不落帝国贵族系列的第二层,往上翻个几代也是和英国皇室密不可分的直系家族,如果按照中国的传统不出五福就是亲戚的话,威廉爵士绝对可以和现在的英国女王殿下称兄道弟的。

    欧洲皇室之间的通婚是很平常的,一战中的英德俄三国国王都是亲戚,英国的乔治五世和俄国的尼古拉二世是姨表兄弟(俩人的母亲是姐妹),乔治五世和普鲁士的威廉二世是姑表兄弟(威廉二世的母亲是乔治五世的大姑姑),尼古拉二世和威廉二世是姑表侄(威廉二世爷爷的小妹妹,是尼古拉二世的太奶奶)。关系复杂的让刘浪都忍不住有些头大。

    在泰森中尉还在絮叨着威廉侯爵的贵族血脉来源的时候,刘浪只问了一句:“威廉家族被边缘化了没有。”

    “那到没有。”

    “那就成,那说明没找错人。”刘团座点点头,脸上重新笑开了花。

    泰森。。。。。。能不能这么现实?

    威廉爵士的能量还是很足的。

    刘浪只在伦敦无所事事的转悠了一天,就在到达英国的第三天下午,见到了他最想见的那个英国老头儿,罗罗公司现任总裁-----亨利.罗福斯。

    就在他来伦敦银行寻求贷款帮助而被冷落满脸苦闷喝水的简陋休息室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