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4章 这牛皮吹的
    完了,完了。一边站着的周大鹏那里还有两个中国老乡那般轻松。

    这一刻他只想哭,这么牛逼的拳手他咋没先找舅舅打听下呢?这是要害得那个看着还算顺眼的胖子老乡亏三十万美刀的节奏。

    三十万美刀啊!足够他买好几架飞机的了。

    当然,是那种播撒农药的小飞机,刘浪恐怕也不知道,他无意中喊来的小侍应生,本职工作可是个飞行员。而且,以后会带给他更大的惊喜。

    只是,现在的刘浪不是刘团座,而是一名赌场中待宰的羔羊,还是很粉嫩粉嫩的那种。

    而现在的周大鹏也不是翱翔蓝天的飞行员,而是一名正在为害得老乡亏大发了忧心忡忡的毛头小伙子。

    美国表哥这一刻却是差点儿没笑破了肚皮,哪怕他脸上也是一片严肃外加沮丧。

    这就是他想获得的效果,坑死中国乡巴佬胖子。虽然乡巴佬中国胖子钱多,但能让他一晚上输个数十万美金,尤其是回去在表妹面前一宣扬,让她看清乡巴佬赌徒的真面目。

    当然,更重要的是,做为至今依旧严格坚持犹太人传统的犹太裔罗斯家族,拒绝任何参与赌博的行为,无论中国胖子多么有钱,只要有这个污点,罗斯家族就不会和他有任何通婚的可能,更别说劳拉这样的直系继承人了。一想到这个美妙的结局,美国表哥真想现在就立刻出门,仰天大笑三声表达自己内心的兴奋。

    搏击赛都还没开始,美国表哥的肾上腺素都在急剧分泌了。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所谓的泰拳王很**?”刘浪斜着眼瞅瞅努力压抑着内心兴奋的美国表哥,不咸不淡的问道。

    “不,不,花哨的动作并不代表着实战就一定强,我还是更相信古老而神秘的中国功夫的。”美国表哥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

    周大鹏鄙夷的看了一眼衣冠楚楚却满嘴谎言的美国帅哥,他这会儿也算是看出来了,这货就是个美国掮客,专门来骗中国老乡钱的。默默思忖着等会儿一定要找个机会告诉胖子老乡,小心这个美国佬。

    这会儿周大鹏基本上已经忘了,这里可是他舅舅所属堂口罩的场子。

    当然了,就算想起来了也没用,小侍应生对和蔼的胖子老乡看得很顺眼。

    不过,各怀心事的两人显然都想得有些多了,刘团座并没有太把这个看似牛叉的泰拳王放在心上,不是武力值的问题,论单兵武力值,这位所表现出来的力量和落地那一下微不可察的卸力技巧,在独立团完全可以进入前五。

    但是,这种短暂巅峰的武力值却是以残忍摧残拳手的痛觉神经为代价练出来的,这种以损伤人体机能提高战斗力的功法在华夏国术界看来实在是太低劣了,只要人体机能的巅峰期一过,战斗力衰败往往就是一夜间的事。

    所以,泰拳手很少有能打到40岁以后,甚至许多人都无法活过60。

    而且,泰拳是以凶猛无匹的进攻来代替防守,攻强守弱是这种拳法的弱点,如果中国拳手够聪明,先以守代功,能磨过泰拳手前三十秒的悍猛攻击,获得胜利的机会并不是没有。

    “现在有请来自华夏的腿法高手无影神腿马腾先生。。。。。。”随着主持人的喊声,灯光照向另外一个拳手休息室的大门,场内也响起了欢呼声。

    正如资料上介绍的那样,这名腿法高手在这个场地内已经打过十场比赛,九胜一负的战绩可以说是相当不错了,这里的人们应该有不少人在他身上赢过钱,那欢呼的程度可比已经两年没出现过在这里的泰拳王轰动多了。

    华人拳手个头有一米七五左右,身材敦实,走路时下盘极稳,内行人一看就知其腿法不弱。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走到擂台边上,钢筋护栏已经打开一扇大门,马腾一个凌空侧翻,很漂亮的跳上了擂台,引得场内又是一片欢呼。

    从上场的动作上看,比赛都还没开打,两个人就较上劲了,虽然没有泰拳王出场那么炫,但从声势上来说,两名搏击高手算是打了个平手,谁也没输给谁。

    两人现在各居擂台的一角,只等鸣锣开打。泰拳王两脚略微分开,微闭双眼,一动不动的垂手而立,看样子也不知是紧张还是在调整精神状态以达到最高点。

    泰拳王是静,而华人拳手则是动,他在属于自己的范围内,双腿小步滑动,算是赛前热身。

    华人拳手来回小步滑动的时候上身基本不动,双脚踏出每一步都像是精确的丈量过的一般,基本上都是半尺的步幅。

    曾经时空中的刘浪也算是百万解放军中最精国术的高手之一,除去苦练的八极拳以外,其他各类国术也多少懂一些。

    戳脚起源于宋代,盛于明清两朝,像是众所周知的水浒传中武松醉打蒋门神的故事,里面武松所使用了的玉环步、鸳鸯脚,那都是戳脚中的功夫。后来经过太平军战将赵益灿的完善,戳脚的实战性被大大加强了,真正的戳脚高手,一脚下去能踢断碗口粗细的树木,在清末的时候,更有戳脚前辈连断十八个梅花桩,为戳脚创下了赫赫威名。

    华人拳手此时展现出腿部的控制力,还算是不错,不过也仅仅是不错而已。在刘浪看来,这位其实是有些紧张了,他热身时,虽然眼睛并没有看对面十米外的对手,但他的正面从未偏离对手,就像是对面有一头会随时扑过来的猛虎一般。

    生物,只有在面对未知的危险和本能意识中感受到威胁才会紧张。

    未战先怯,一个还未开打就失去了必胜决心的战士,那还有赢的机会?

    刘浪微微摇了摇头,论实力,华人拳手貌似并不弱于对手,但泰拳王凶猛的出场方式却是给他的心灵深处留下了不可战胜的映像。

    “运发,你对这两人怎么看?”刘浪侧脸问凝神看着场内的陈运发道。

    “华人拳手必败。”陈运发道。

    “陈哥,为何如此肯定?”范子冉好奇地问道。

    “因为,他九胜一败,在这样的擂台上,败而未伤。。。。。。”陈运发嘴角露出一丝不屑。

    这是什么理由?范大少有些挠头。

    同为战士,刘浪当然懂属下的意思,败而未伤就代表着他没有真正经历过生死,这和因为重伤两年没有登上擂台的泰拳王比起来看似占了便宜,其实,在心性上却是差了老大一截。

    这就像老兵和新兵,别看都是同样的训练,可经历过战场的老兵能在战场上发挥出训练水平的百分之七十,但新兵,能把训练水平发挥个百分之三十就不错了。

    “嗯,如果换成你上的话呢?”刘浪仿佛早就知道他的答案,随口继续问道。

    “任何一个我都能赢,两个一起上的话,很难。但如果不论胜负只分生死,他们死,我活。”陈运发脸上闪过一丝慎重,但更多的,却是满满的自信。

    这是一个宰过超过四十名日寇的超级战士的自信。

    一旁的周大鹏目瞪口呆,这位大哥究竟是什么人呐!敢这么吹牛皮?无限制搏击可不是看谁个头儿大身板好的,泰拳王他不清楚,但他可是亲眼看见无影神腿马腾一脚踢断过碗口粗细的实木桩,那也是他给胖子老乡提供建议的主要依据。

    陈运发的“牛皮”让小侍应生暂时都忘了他一句话坑掉了中国老乡三十万美刀的悲催的事儿。

    因为,只听一声锣响,搏击赛正式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