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6章 泰拳凶猛
    就在华人拳手踢到第八腿,终于气竭准备回气之时。

    泰拳王目中凶光一闪,双脚一错,“啪”的一记直拳轰出,直奔正欲回气的华人拳手的后脑而去,拳速极为惊人,竟然也打出破空之声,眼看后脑没有长眼的华人拳手无法逃脱此劫。

    台下的轰然呐喊声为之一寂,只有零星的几声女声尖叫,就算是押注泰拳王赢的人,也被华人拳手即将会被泰拳王一拳爆头的惨烈景象给震惊了。

    这个转折也太快了,快得让所有人都难以接受。

    但华人拳手也没他们想象的那么弱,反而一个后撅腿,拖后的左小腿竟然不可思议的弹起,像一条受惊的毒蛇一般直冲进攻的泰拳王的胯下要害而去。

    “好”陈运发不仅也低叫了一声好,这记腿功中的回马枪着实厉害,攻其不备,实是很难防守。换做是他,只要不是想以伤换命,也只能先躲开放弃这次进攻,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了。

    场外的观众们这才反应过来轰然叫好,熟悉这名华人拳手的赌徒们都知道,这是他的绝招,在这一招上,至少有三名拳手中招,其中两人更是直接被踢爆蛋蛋,都还没抬到医院就活生生疼死了。比他功夫还要强过几分的拳手,虽然很多人知道他有这记绝招,但谁也不知道他究竟何时会出,熟悉他的人进攻时都不敢尽出全力,就是为了防备此招。

    ?而身处擂台上的马腾此时却是自家人知自家事,心里正在暗暗叫苦,这招回马枪如此之早便被迫拿出,实在是因为他已经毫无办法,泰拳王根本就没露出丝毫破绽,之前连踢八腿已经耗尽了大半体力,如果继续下去,再过半分钟,不用对方进攻,他自己就得体力耗尽举手投降了。

    被逼无奈,他只能自己露出破绽,引诱对方来攻,期望因对方对他不熟悉,一招偷袭得手。就算偷袭不成,只要让他回过气来,抓住对方闪避的机会,重回攻势。

    “这位要完蛋了。”在所有人重新陷入狂热欢呼之际,刘浪却是微叹一声。

    若是换成是他在,面对这种将后背让于敌手的绝招,他足足有十八种让这位去死的方法。回马枪,可不是这么玩儿的。更何况,泰拳之所以能称雄东南亚百年,可是有它的特点的。

    泰拳王的反应却是出乎欢呼中的赌徒们的意料,对蹬向他要害处一脚不闪不躲,不退反进,拳头仍然执着的向前击去。

    华人拳手在这一刻表现的也够狠够绝,头猛地一偏,肩头上提,集中了所有力气在腿上朝上撩去,企图以伤换伤,肩部挨上一拳不至于死人,但泰拳王如果挨上他一脚,那是不可能活了。

    以华人拳手的腿力,就算是根木桩子也能踢得粉碎,枉论脆弱的小蛋蛋了,对于男人来说,蛋碎就意味着人亡,没有第二种可能。

    泰拳王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厉色,左腿曲起,用膝盖猛的往下一砸,拳头更是诡异的收回,屈肘向华人拳手的背部砸去。华人拳手马腾大骇,身体诡异的一扭,将双臂置于身前护住前胸,小腿仍然闪电般朝上踢去。

    “砰”的一声闷响,泰拳王的膝盖和马腾的左腿撞在一起,马腾的脸瞬间变色,他仿佛感觉自己踢到一块铁板,足部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来不及细想,带着风声,泰拳王缠着白布的铁肘猛的砸下。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卡擦”一声,马腾的双臂就像被一只大锤砸中,小手臂诡异的向上翻起,竟然被活生生的砸断了。

    在马腾惊骇欲绝的眼神中,在他即将张开口大喊之际,泰拳王双眼闪烁着狰狞,毫不迟疑,肘部继续砸下,“卡擦”,失去双臂庇护的华人拳手被铁肘结结实实砸中胸部,应声倒地。

    浑身精肉的泰拳王并没有再进攻,收拳并腿,双目环视四周,傲然而立。根本没有把已经倒地的对手放在眼里,显示出极强的信心。

    而已经倒地的华人拳手则是浑身一阵抽搐,口里不停的吐出鲜血,随着手臂无力的滑落,胸口处竟然诡异的出现一大片凹陷,显然,在刚才泰拳王雷霆一击之下,胸骨尽折,此时只见出气不见进气,眼见人是已经不行了。

    全场一阵寂静,这个结果,无论是谁,都预料不到,那怕是投注了泰拳王的人,也没想到竟然如此之快比斗就结束了。

    前后总共不超过四十秒,减去前面互相的试探,真正的打斗过程也不过才十来秒左右,来自华夏的无影神腿算是被秒杀了。

    不管是不是秒杀,都意味着华人拳手输了,也意味着在场的大多数人输了,包括刘浪投注的三十万美刀现金。

    现场响起一片骂声,尤其是以“**”声居多,其中更是带有不少“china”的字样。

    显然,这帮赌输了的美国人,不仅把自己赌输钱怪到华人拳手身上,更是迁怒到华夏。

    小侍应生周大鹏眼里闪烁着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别看这里是华人的天下,但这帮美国人却是客人,是金主,哪怕是控制着这里的华人,也不能把别人怎么样的。

    尤其是想到是自己的建议害得胖老乡输了一大笔钱,周大鹏更是对刘浪一行人极为抱歉。

    而在此时,一声刺耳的“支那人,东亚病夫”叫嚣声更是从五六米之外传来。

    几人回眸过去,那几个先前老实点儿的日本人这会儿又嘚瑟起来,虽然顾忌着一看就是美国上流社会人士的美国表哥,他们的脸并没有冲着这边,但那声特意提高了音量的辱骂声显然是说给刘浪几个中国人听的。

    “扑领母的,欠揍。”心里本就极为内疚的周大鹏一下就毛了,刚跳起来要去找那几个日本人的麻烦,刘浪却手一伸,把他给拉住了。

    “几个小鬼子而已,等会儿出去再收拾他们。”刘浪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减。

    这让周大鹏更是郁闷,连他这个出生在美国连父母家乡中国都没见过的华人听到支那和东亚病夫这种明显带侮辱性的词都不能忍,为什么这位财大气粗的老乡却忍了?

    刘浪那种出去再收拾他们的说法,在周大鹏看来更像是街头吵架的耍狠,其实,最终也不过是不了了之。

    只有了解刘浪的人知道,他说出去再收拾他们,那就一定会收拾好他们。

    尤其是最了解刘团座的陈运发,更是感到了团座长官带笑的眼底下藏着的深深杀机。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几个胆大包天的小鬼子,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拥有两世对岛国仇恨的刘团座,对这个时期得倭寇从来不会手下留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