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0章 索然无味
    泰拳王自然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感到脖子上一片温热的同时,马上明白强悍的对手此时也遭受重创,心中顿时恶向胆边生,这说明强悍的对手也不是不可战胜,尤其是在这样的近身搏斗中,那可是他的优势,泰拳可是号称世界最擅长近身格斗的技法,没有之一。

    当然,那只是号称,因为他没到过中国。

    泰拳王瞬时间做了决定,因为手脱不开,身形一扭,身子竟然从不可思议的角度翻了个身,两腿直接勾住俄国战士的脖子,想借用他更强的腿部力量,将俄国战士的脖颈给绞断掉。

    只是泰拳王脸部朝着地面,他根本就无法看到俄国战士脸上狰狞之极的表情,否则他一定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当然,泰拳王此刻也没有这个时间去后悔的。这一刻的他只想用力绞断俄国战士的脖子,以获取最终的胜利。

    就在泰拳王双脚夹住俄国战士粗壮脖子的同时,那双蒲扇般的大手,突然松开了他的手,同时一下箍住了泰拳王的身体,俄国战士脸上露出一丝狞笑,配着嘴角还在不停流淌的鲜血,整个人犹如地狱中的魔鬼一般。

    他他的脖子怎么这么硬?”

    这也许是泰拳王在世上留下的最后一个念头了,就在他刚刚意识到不对的时候,身体猛然腾空而起,地面先是离远接着便是猛然变近,泰拳王刚张大嘴巴想叫喊,同时身体想扭动着逃脱即将到来的厄运,但却被死死箍着一动不能动,他甚至连脖子都不能动弹分毫,因为,俄国战士竟然用双腿一盘,将他头固定着,撞向地面。泰拳王的思维也就到此为止了。。。。。。

    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就看到巨熊一般的俄国战士紧箍着泰拳王猛然跃起足足一米高,然后再猛然撞向地面。

    人的头骨有多硬可能没人知道,但下一刻发生的事儿让人知道,绝对没有花岗石擂台硬,尤其是携带着两个人合计三百多斤近四百斤的体重从一米多高的高空往下和花岗岩硬怼的时候。

    “咚”的一声闷响不是关键。

    而是,撞向地面的泰拳王的头竟然猛然“炸裂”。当然,不是被枪弹击中那种炸开,而是从破碎的头颅中迸出的血给人一种可怕的错觉,让人觉得他的头直接被撞碎了。

    猛然迸出的血,一下喷了十来米远,几个因为太过兴奋扑得过近的赌徒稍微一愣,先是摸摸脸上滑腻腻的液体,这才想起那是属于失败者的鲜血,甚至还有个人摸到软软的东西,那应该是撞飞出来的碎肉,刚想干呕。

    但下一刻,已经进入狂热状态的俄国战士并不罢休,爆发出一声怒吼,猛地站起身,带着已经彻底失去意识的泰拳王身体猛的向旁边钢筋护栏上撞去。

    这一撞,力道绝不下于数百斤,已经血肉模糊的泰拳王的血再度飚至老远,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刺激得先前干呕的几个赌客彻底吐了出来。

    已经彻底软下来的**和钢筋护栏不断发出“砰砰”闷响,血肉横飞。..

    他们第一次知道,原来想要追求刺激,也是需要一颗强壮的心脏的。这,真是太刺激了。

    甚至有不少人猛然站起身,就准备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万一那个狂性大发的俄国人蹿出钢筋护栏呢?在那个强壮如熊的男人面前,那由拇指粗的钢筋护栏看着貌似也不是那么结实。

    一时间,整个拳馆都沸腾了,谁也分不清那些歇斯底里狂呼乱叫的人,究竟是在为俄国战士欢呼,还是在用这种办法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恐惧。

    还好,俄国战士并不是传说中的狂战士,在确定手中的对手已经死亡再无丝毫威胁后,俄国战士便将破烂布娃娃一般的泰拳王的尸体往旁边一丢,傲然站在了擂台上。

    “怪不得这家拳馆的主人会花0万马克买这个战俘,做保镖不要太牛叉。”范大少脸色略微有些发白的表示羡慕。

    刚才那一幕着实也把他给吓着了,若不是有刘浪和陈运发坐在身边,搞不好他也站起身先跑路了。

    比如美国表哥,这会儿已经都先跑后面出口那个位置去了,那里,可是站着不少像遇到老鹰的鹌鹑一样还正在尖叫的女人。

    “是啊!可惜再打完最后一场,他就要离开了。”周大鹏有些崇拜的看着擂台上那个强壮的男人。

    强大的男人,不仅是可以让女人崇拜,男人也不会例外,那是印刻在地球生物基因中的烙印。

    “不用再看了,我们可以走了。”刘浪摇摇头突然有些索然无味儿,甚至连三十万美刀的赌金都不想再赢回来了。

    如此一个强大的战士,却被人当做玩物在这样的擂台上成为一帮赌客的投注,这让刘浪很不爽。

    战士,不管生死,他的舞台都应该是战场,而不是什么狗屁擂台。

    “刘哥,别啊!还有最后一场呢!您的三十万不想赢回来了?”周大鹏哭丧着脸劝到。

    多了一句嘴让中国老乡输了三十万美刀几乎成了周大鹏心里的梦魇,那可是好几架他梦想中装备最好的小飞机啊!

    “哈哈,就当是能在这里看到如此多的老乡我送的礼物吧!大鹏,有空可以回中国看看,那里是你父母的家乡,也是你的家乡,虽然他现在还很孱弱,可他很美丽,不比美国差。”刘浪拍拍有些固执也有些可爱的小老乡,笑着说道。

    “嗯,有机会我一定回去看看。”周大鹏点点头,莫名的有些鼻头发酸。

    中国老乡的话让他想到了数日前看到的报纸,上面那七个被迫拿起枪的女人,是他的同胞,爷爷和父母的家乡正在被一个叫日本的岛国欺负。他看到一向坚强的爷爷在偷偷抹眼泪,因为,那是他祖祖辈辈生长的地方,那里,也是他的根,哪怕很有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周大鹏本来不太能理解爷爷的悲伤,但看到刘浪这几个来自中国,操着不太一样口音却都说着中国话让人感觉无比亲切的老乡的时候,周大鹏突然明白了。

    他虽然生在美国,长在美国,但这里永远不是他的家乡。他和那里的人们,兴许一辈子都不会相见,但他和他们都是同样的黑头发黑眼镜黄皮肤,他和他们的血脉是一样的,属于同一个民族,华夏民族。

    “刘哥,你放心,那几个日本人,等会儿我帮你收拾他们,如果接下来的那个拳手败了,那就更好办,一起收拾了。我周大鹏办事,您放心。”在送刘浪离开座位之际,周大鹏拍着胸脯保证道。

    “咦?什么意思?”刘浪突然脚步一顿。

    貌似,这里面有点儿其他的意思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