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6章 很久没有这么想揍人了
    就在尼古拉斯凯撒大惊失色使出吃奶力气猛捏掌中铁钳一样胖乎乎“小手”的时刻,刘浪突然说话了:“怎么样?现在觉得哥们儿还行吧!”

    见鬼了,这家伙竟然还尤有余力。。。。。。尼古拉斯凯撒的大眼珠子有点儿充血。他当然是不敢开口回答的,他怕一开口说话,刚憋足的那股气就会泄了,那后果极有可能是悲剧的,他的手很有可能会被那只堪比铁钳的手捏成一只鸡爪。

    若不是感觉到眼前的华人胖子没有什么恶意,尼古拉斯凯撒简直有种飞起一脚踢爆他卵蛋的冲动。他真的很难相信有人就靠着握手这么一个小动作就让他感到一种巨大的威胁。

    但的确,一直神色平和的华人胖子在爆发出他非人的力量之后,给尼古拉斯凯撒的感觉是,他比那个一直装逼却真的拥有着强大实力的日本刀客还要可怕三分。虽然这位悄然无息的装逼也挺欠揍的。

    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还要长成一个富家翁模样,实在是太坑人了。尼古拉斯凯撒很确定,被中国胖子外貌迷惑最终被其一招k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没等涨红着脸憋足了劲儿反击的俄国战士回答,刘浪将力气收了三分,等对方同样收力,刘浪再收三分,然后将手抽出,微笑着道:“这一场,我替你打,如果你有积蓄的话,不妨押到我这儿,至少可以保证你回欧洲的路费。”

    “好!”尼古拉斯凯撒郑重的点点头,在大裤衩口袋里翻了翻,丑陋的刀疤脸上却是露出了几分羞涩。

    刘浪眼皮直跳,貌似他这随口一说招来了个穷鬼,大裤衩口袋已经很够呛了,再配合上那个很明显没钱的表情。。。。。。

    很遗憾,刘团座的直觉又是对的。

    俄国战士更加羞涩的冲着刘浪摊开蒲扇般巨大的手掌,一枚一元面值的银币静静的躺在上面。很显然,这就是杀戮果敢的俄国战士羞涩的源泉。

    他没钱,就特娘的这一块钱。而且还不是美元,从图像花纹和文字来看,应该是沙俄时期发行的戈比银币,跟一块中国银洋的面值也差不多。

    卧槽,刘浪有种想把这家拳馆背后大佬爆锤一顿的心思,人家给你打了十五年工,你丫的咋说也要给人家发点儿工资吧!竟然特娘的才存了一块钱,就这,还是人家自己战前从自己国家带的,你们真特么被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给腐蚀的彻底啊!

    被刘浪有些愤愤然念叨的某位大佬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喷嚏。如果他知道这是刘团座愤愤然的在替俄国战士打抱不平,一定会大呼冤枉。..

    不是他不发工资,而是这位仿佛跟钱有仇,有多少花多少,从来不存钱,反而对他从俘虏营里带回来的几枚俄国银币重视的很,一直保存完好。

    “好,这一块钱我收下了,不管赔率多少,我包你回祖国的路费,就当是我砸场子的费用。”刘浪伸手拿过俄国战士手中的一元银币,有些心痛又有些无奈的说道。怎么说,一块早期的俄国银币也可以当个收藏品吧!

    俄国战士裂开大嘴乐了,毫不犹豫地转身跳下台,刘浪却没机会见到,俄国战士眼中闪过的一丝忧伤。

    或许是,浪团座拿走的不光是尼古拉斯凯撒全部的资产,还有他始终保留着对于祖国的记忆吧!

    而此时场外的洪运拳馆也正式公布了刘浪和日本刀客千叶东一郎的赔率。刘浪的赔率为赔3,也就是押刘浪胜的话,押赔3,一万美刀可以连本金一起带走四万;日本刀客千叶东一郎的赔率达到了3赔,也就是押日本刀客胜的话,押三万美刀,最终可以带走四万美刀。

    很显然,洪运拳馆依旧更看好日本刀客,但对于刘浪这个半路上蹦出的程咬金,人家也没有完全轻视,虽然赔率相对于千叶东一郎较高,但赔3的赔率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要知道,已经显出可怕实力的俄国战士对阵日本刀客的赔率也高达是赔2,比刘浪只低了一点点。甚至范子冉坚持投注五百万美刀押刘浪胜,面对洪运拳馆成立四年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押注,散成山却出人意料的拒绝了。

    理由是,洪运拳馆没有实力吞下如此大一笔投注。是的,不是散成山怕这张现金支票是假的,相反,他是真心害怕那是真的,如果刘浪真的赢了,洪运拳馆要赔付500万美刀的资金出去,那简直能一夜将洪运拳馆给弄破产,就是洪运拳馆身后拥有数万门徒的洪门都有些兜不住。

    但是,他咬着后槽牙接受了范大少一百万美刀的押注,三百万美刀,洪运拳馆还是支付的起的。这可能是散成山收钱坐庄四年以来最纠结的一次了,哪怕这是洪运拳馆开业以来收到过的押注最多的一次。不算范子冉投的那一百万,其余的光是现金都收到了近九百万。

    因为,可能是觉得擂台上的两人实力太过悬殊,一百多号美国人,除了赌性极重的四五个人把宝压到了看似人畜无害的刘浪身上,其他大部分人还是将重注投给了千叶东一郎,总资金高达八百万美刀。如果千叶东一郎胜了,哪怕有几个压刘浪赢的一百多万资金垫底,洪运拳馆还是要赔付出去一百多万。那可能是洪运拳馆成立以来亏损最多的一次。

    当然了,如果刘浪赢了,除去需要赔付的四百万,洪运拳馆还能盈利四百来万,这也可能是洪运拳馆成立以来盈利最多的一次。在刨除各项开支费用以后,这一晚上的总收入都快抵得上过去半年的总收入了。

    但是,那个站在擂台上正在兴致勃勃和俄国战士握手聊天的中国胖子,真的能赢吗?散成山简直不抱有任何希望。

    尤其是在看到两个人东拉西扯一会儿后,俄国战士竟然真的跳下擂台就闪人了,散成山眼泪都快下来了。中国胖子的手上功夫有多厉害还不清楚,这嘴上的功夫的确不错,竟然把生性冷酷无情的俄国人都给说服了。

    可是,中国历来是嘴上功夫行的手上功夫都不行,不管是什么苏秦还是什么张良诸葛亮,都是靠嘴皮子吃饭那个又拎着刀冲两军阵前去的?

    手上功夫行的,那都是有本事别**直接动手开干的主。比如张飞项羽李元霸之流。

    不得不说,散成山的历史知识还是挺丰富的,就这一会儿都想了如此之多的历史人物来印证自己的想法,把以史为镜的华人传统思想理念贯彻的很彻底。

    不管台下的人怎么想,在劝走俄国战士以后,刘浪终于和还在装逼抱着一把破刀的日本刀客对上眼了。

    刘浪想笑,真的很想笑。

    事实上,当碰触上日本刀客冷冰冰扫过来的眼神后,刘浪就笑得龇牙咧嘴的,很是灿烂。

    不是因为即将要把这个日本人打成翔,也不是又要赢上一大笔钱,而是,日本刀客这个造型,让刘浪很难不想到那些街机游戏中日本刀客的造型。

    不是号称一刀流嘛?抱着刀难道就比挂着刀出刀的速度要快?刘浪很肯定的认为,装逼这个词语,可能就是世人看到日本刀客以后创造出来的。

    真是好欠扁的感觉啊!

    刘浪很久很久没有想这样揍一个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