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7章 好阴险的胖子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竭力保持着装逼特有造型冷冰冰的脸色和眼神,一个笑得如同一朵怒放的大喇叭花,连眼睛都笑眯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一声锣响,两个一直靠着眼神交流的“机油”终于都动了。

    “支那人,你伸出一根手指是什么意思?”

    这是千叶东一郎的第一句话。问过这句,他就再也不问了。

    “草尼玛。”刘浪无比认真的答道。

    言语无比粗鲁,却简单而干脆。

    “支那人,如果这是你激怒我的计策的话,你成功了。”千叶东一郎亘古不变的冰冷脸色终于变了,拿着生硬无比的华语一字一顿的说道。

    随着说话声,他缓缓的抽出自己怀中抱着的刀,将刀鞘丢在地上,双手持刀平举在齐眉之间。..

    那是一柄犹如一汪清泓的典型日本武士刀,明亮的灯光照在其上,反射出冰冷森然的刀锋让人看之就忍不住头皮发麻。

    就算没什么武学常识的人,也知道,那必然是一把锋利无匹的刀,也必然是一把杀人的刀。

    “不公平,刘哥还没武器。”位于台下的周大鹏突然放声高呼道。

    无限制搏击赛不仅限于拳脚,也可兵刃,但如果是选择兵刃的话,双方都必须选择自己熟悉的兵器。洪运拳馆不会让一边倒的情况发生,那对于坐庄的他们来说,毫无好处。

    周大鹏并不知道,刘浪已经拒绝了拳馆给他提供兵器的好意。

    刘浪扭过头,袖中的三棱军刺滑出,冲着高声替自己鸣不平的周大鹏龇牙一笑,“别担心,哥有这个好家伙。”

    不过刘浪看到的却是脸色剧变的周大鹏。“刘哥小心。”周大鹏猛然高声呼喊。

    “老大。”范子冉也忍不住猛地站起身。

    在刘浪扭头的那一瞬间,双手持刀的日本刀客突然动了,而且这一动,就如疾风闪电,快得让人难以反应。

    千叶东一郎脚下忽然迅速无比的往前跨了一大步,高举过顶的武士刀闪电般的对着正扭头的刘浪直劈而下,杀心高炽。

    刘浪本身距离千叶东一郎不过就四五米米远,这一步跨出之后,千叶东一郎的身形已然是到了刘浪的面前,仿佛浑身的劲力都灌输在了这一刀之中。

    是的,也许全场不熟悉刘浪的人可能都轻视了刘浪,但唯独这个才见过刘浪一面的日本刀客没有。因为,他亲眼目睹了一幕刘浪凭借握手比力就将拥有强大力量的俄国战士击败的事实。

    在那一刻,刘浪身上磅礴的战力几乎刺激的数米外的千叶东一郎忍不住就拔刀与之对峙。

    那绝对是他前所未遇过的超级高手。千叶东一郎一直保持着对刘浪足够的警惕心。

    但是,在这样的擂台上,竟然在还敢如此分神,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千叶东一郎如果还不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那不是蠢蛋吗?

    所谓的武者尊严,在宝贵的生命面前,又算得了什么?能一路混到黑龙会第一高手的千叶东一郎自然不是蠢蛋,在刘浪造成的巨大威胁下,千叶东一郎用一个大跨步,就将全副精神得以最大程度的集中,劈出的这一刀就算不是他这一生中所能达到的最巅峰,也是战斗力极为强大的一刀了。

    仿佛跨越了空间的限制,在众人的眼神中,他似乎刚刚起步,刀锋就到了刘浪的脑袋上方,而此时刘浪的头还扭向观众席,眼看下一刻,刀锋就会劈开刘浪年轻的脸庞。

    几乎所有人,都有些不忍目睹即将发生的惨状,如此锋利的刀,如此快捷的刀术,中国胖子的头就算是铁铸的,也会生生被劈成两半吧!

    但显然,刘浪的反应要比他们想象的要快得多,头微微一侧,脚步轻轻一错,快如闪电般的刀锋就几乎擦着刘浪的鼻尖向下劈去。

    那快若闪电般的一刀竟然就这样被他躲了过去。但显然,这还不够。

    千叶东一郎脸上的疯狂之色愈发浓烈,在一刀劈空之后,身形不由自主地向前冲的那一刻,不待招数用老,手腕只是微微一转,劈下的刀锋斜侧着劈向刘浪的腰腹部。

    刀光如雪,在灯光的映照下分外森然。

    在这一刀下,刘浪唯一的结局只能是变成两半。几乎每个人都笃定日本刀客那把寒光闪闪的武士刀能劈开人体,哪怕刘浪看着脂肪层比较厚。

    但他们显然忘了,刘浪手里也是有家伙的。

    只听“铛”的一声刺耳金属相触的声音,刘浪用手里的那柄黑漆漆样式古怪的兵刃挡住了刀锋。

    “你以为你这傻逼二把刀能把爷咋样?”刘浪冷笑着开口了。

    虽然不太懂“逼”的意思,但前面贯上一个傻字,就连真正的傻逼恐怕都懂得刘浪这话里没什么太好听的意思。

    “八嘎,你的,死了死了的。”千叶东一郎愤怒的大声咒骂着。

    在一劈一砍徒劳无功之后,手下却是不停,手腕一翻,刀锋沿着三棱军刺向上划去,只听“刺啦”一声,刀锋划过三棱军刺刺耳的摩擦声让全场人都有种捂住耳朵的冲动。

    刘浪只要还手握那柄奇怪的兵刃,锋利的刀锋就会在两者剧烈摩擦的火花中一举削断刘浪的手掌。

    这一劈一削一割连续三招变招快若闪电一气呵成,尽皆显示千叶东一郎不愧是黑龙会第一高手,一般的对手躲过第一招也会丧命在他这连环数招的犀利进攻之下。

    就算是强如刘浪,此时唯一可做的,也只能丢开手中的兵器以保存自己的手,在这样的战场上,受伤失血显然就是败亡的前奏。可是,若是丢开了自己的武器,再来面对一个手持着锋利刀锋的刀客,也无疑是自寻死路。

    但两者,刘浪必选其一。

    所以刘浪选择了前者,弃军刺。手一松,放开了手中紧握的军刺。

    赌客们响起一片叹息。

    虽然中国胖子出人意料的挡住了日本刀客的两招,但终究是没有躲过这一招。在他们看来,一个丢了自己武器的战士,几乎已经注定了失败。

    更何况,日本刀客显然得势不饶人,在刘浪弃刀的那一刻,手腕再度发力,刀锋猛然一抖,挽出几朵刀花的同时将军刺荡开,改变方向的武士刀刀尖对准刘浪的心脏猛然刺去。

    千叶东一郎的脸上首次浮现出笑容,那是即将获得最终胜利的微笑,哪怕在旁人看来,那种笑极为狰狞而且残忍。

    是的,千叶东一郎当然要笑,他马上就要杀死眼前这个可恶的中国人了。一个虽然可怕但并不懂得控制战斗节奏的中国人,无论从一开始他的劈砍或者是刀削,他都没有认为自己能够一刀奏功,所有的动作其实都是为了这一刺。

    不仅是失去了武器的刘浪根本无法阻挡这一刺,就算是有,千叶东一郎也不认为他有那么快速的反应。

    刀尖距离刘浪的心脏不过三十余厘米,三十厘米,对于每天都会练习刀刺这一招三千次的千叶东一郎来说,不过零点几秒而已。这一刺几乎已经形成本能,就算让千叶东一郎蒙住双眼,他也能稳稳的将自己的刀锋刺入敌人的心脏。

    当他使出这一招时,能躲过这一招的,凤毛麟角,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死在这一刺之下。

    但,刘浪并没有千叶东一郎想象中的那般绝望。

    甚至,他的眼睛里分明还带着笑,和千叶东一郎一样,笑得极为开森,以及,多了一丝阴险。

    是的,千叶东一郎从那里面读出的除了欣悦,更多的是阴险。

    极度的阴险。

    一副猎物终于踏进陷阱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