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8章 绝对力量
    八嘎,上当了?千叶东一郎背心中沁出了一背的冷汗。

    高手相争,争的就是差之毫厘的时间,谁速度更快谁就有可能将对方击倒。千叶东一郎当然是高手,虽然心里有所疑惑,但手下却是不停,反倒是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刺去。

    甚至,千叶东一郎敢说,这一刺,在中国胖子阴险眼神的刺激下,速度更胜往日,绝对是他的巅峰之刺。他完全有信心,就算是整个日本排名在他之上的高手,也会饮恨在他的刀下。

    是的,千叶东一郎的刀很快,比起曾和刘浪斗得两败俱伤的源义宏刚,他的出刀速度甚至更要快上一筹。但是,在刘浪眼中,他的整体实力却是比源义宏刚差得远了。

    人体就像一个奥妙无穷的宝库,中华武术历经数千年的发展,各种技击之道层出不穷,但都万变不离其宗,其实都是在努力开发这座宝库,希冀利用各种技巧让人体能爆发出更大的力量和更快的速度。

    而所谓的日本刀术,不过是从中国唐朝时期流传过去的苗刀术的一种,而苗刀之所以被称之为跳苗刀,就是借用自己跃起的力量,将全身的力气全集中于刀上,一击必杀。

    可惜,日本的盗版刀术倒是学会了其形,却没领会其意。包括这位日本刀术高手在内。

    这名日本刀客太注重追求速度了。就像金老爷子书里所写的那样: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确,当速度快到了一定程度,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但是,速度的源泉是什么?是力量。不光是筋肉之力,还有骨骼经脉。

    下一刻,刘浪就让日本刀客知道,什么叫做力量,在绝对的力量下,速度只不过是无根之萍。

    刘浪猛然踢出一腿,直奔千叶东一郎的小腹。

    千叶东一郎却仿佛没看到刘浪这一脚一般,丝毫不为其所动,双手紧握长刀,继续向刘浪胸前刺去。

    在他看来,刘浪这个反击纯粹是个笑话,刀尖已经距离刘浪的胸前不过十余厘米,而刘浪的脚却还要跨越将近一米的距离。就算是距离相当,一刀换一脚也是足够划算,就是傻子也知道,一脚踢上去绝对死不了人,但一刀刺进心脏,那可是必死无疑的。

    高手相争,往往争的就是那一线生机,千叶东一郎是绝对不会放过如此机会的。哪怕刘浪的眼神让他看到了前方可能是个大坑,再大的坑,也要将其刺透。

    日本刀客还是具备剑道高手的一切特质,自信而且心志坚若精钢,不会轻易为外物所扰。

    千叶东一郎如今的眼里满满的全是刘浪,就像他曾经看他的初恋一般。

    自然,目标都是一样的,都是胸脯。

    当然,这样说浪团座会有些恶心。可这是电光火石之间不争的事实。

    然而,随着刘浪左手弹起,一根同样黑黝黝的军刺“铛”的一声将马上就要刺进他胸膛的武士刀给拨开。千叶东一郎的那颗坚定的武道之心迅速坠落,差点儿没一口气掉到**儿。

    不仅是他终于知道中国胖子的眼神为何那么阴险,那是因为他还藏着一把武器,而是那看似随意的一拨力量之大差点儿没把他手中紧握的武士刀给击飞,如果不是他握的够紧的话,饶是如此,他的刀直接被那个奇形怪状的武器给撞到了半尺开外。

    当然,最让千叶东一郎惊悚的是,随着巨大的惯性,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冲了半尺,可就是这区区半尺,那可就会要了老命了。

    中国胖子还踢出了一脚呢!

    战斗经验丰富的千叶东一郎知道自己没办法再闪避了,运足气力于小腹之上并努力再次扭动手腕,将荡出的刀锋向下,那是如果被刘浪一脚踢上之后借助后退之际,用刀锋再割上对手一刀的意思。

    这一记败中求胜的拖刀术,就算是刘浪也忍不住要为这货拍手叫好了,虽然整体实力不如源义宏刚,但刀法之凌厉多变却要在其之上,绝对算得上刀术高手。

    可是,刘浪是战士,从不比什么刀术。战场上比的是心计和悍不畏死的精神,只一味的依靠武力值,死得快。想活得久一点儿的刘浪从进擂台之初就开始给日本刀客下套了。

    无论是和强壮的俄国战士比试握力让千叶东一郎感受到巨大威胁,还是扭头看向周大鹏露出破绽引他来攻,或是丢开第一把三棱军刺让千叶东一郎放松警惕,那都是刘浪早已挖好的坑。

    不进坑的话,就算是刘团座再牛逼,此刻也没有枪,纯粹的冷兵器格斗,刘团座也没有不损分毫就能搞定这个拿着一把明晃晃刀子的家伙。

    但是,早已把日本人那种喜欢有便宜就占小家子心态算死的刘团座很笃定的认为,没有哪个日本人面对这样的诱惑而不选择进坑的。

    千叶东一郎很日本,于是,乖乖的进坑了,而且一踏就是好几个坑。

    刘团座挖坑用了好几招,埋人却是就一招,一力降十会,靠的就是那看似是黔驴技穷的一腿。

    那一腿的力量究竟有多大?从千叶东一郎的身体就像是被一辆小汽车给撞上,直接凌空飞出去足足三米就可以看出来。所谓的拖刀术根本都还来不及等到那刀锋沾到刘浪的身上,就已经距离刘浪一两米之遥了。

    说来话长,其实在看台上观众们的眼里,不过是日本刀客一刀刺去然后被中国胖子富豪用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武器挡开,然后一脚就把日本刀客踢飞。

    真的是踢飞。就像屁股上装了个火箭,日本刀客足足在空中飞行了数米远直到撞上钢铁护栏再重重弹飞撞到地上。

    “嘭”的一声令人眼皮直跳的闷响,千叶东一郎固执的用脸做铺垫,让整个身子平稳着陆。

    如果是普通人,估计就这一下,就得活活撞闭过气去。但,千叶东一郎在这个过程中的表现,绝对有资格称得上高手。

    在脸和花岗岩亲吻之前,他手中的武士刀依旧在空中挥舞着,那是为了防备刘浪乘势追击,同时也是为了防止武士刀慌乱中刺伤自己。

    只是,怎么看,怎么有点儿像一个溺水求生的家伙,马上脸都撞地面上了,还划拉着手中的刀,怎么看怎么都有些滑稽。

    看台上的几个日本人集体面如死灰。如果手中有枪的话,他们很有可能第一个干掉的不是刘浪,而是这个被他们倚为唯一依靠的家伙。八嘎的,你自己死也就算,但你这么菜就不要顶着什么第一高手的名头好不好?这不是坑哥几个吗?

    擂台地面很硬,千叶东一郎的脸也绝不是豆腐。虽然溅起了不少的血花,甚至还有几颗白色的颗粒状物体四处飞溅,但脑袋绝对没碎,还算完整。看得场外的观众们集体替这位一阵牙疼,那貌似是大板牙吧,以后这啃苹果的工作恐怕只能交给后槽牙了。

    骆驼,就是这样吃东西的。

    可惜,千叶东一郎不是骆驼。

    他,现在就是条死狗。

    “我忍苏。”

    恐怕高手和普通人的区别,就是更耐揍一些。..

    如此恐怖的撞击都没把千叶东一郎彻底搞晕,反而很快的举起一只手,口齿漏风干脆利落的认输。在刘浪还没追击过来之前。

    台下一片哗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