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9章 狂暴的中国胖子
    在看到日本刀客被中国胖子险之又险的躲过他的攻击之后无比悍勇的一脚踹飞三四米,大部分人可能会想过他败。

    但绝对没想过这货竟然会如此干脆利落的认输。

    完全是耍不要脸好吗?fuk的你有认输的力气就不能起来再斗上一斗维护你什么狗屁黑龙会第一高手的名誉?

    在场的赌客们自然是不会在乎日本刀客的生死,可他们在乎的是押注的筹码,一百来号人总共投注了八百多万美刀啊!平均每个人都投了七八万美刀,就算是这帮人绝大部分都算是有钱人,但在一个普通美国工人年薪也不过一千四五美刀的时代,七八万美刀的数目也能让这帮有钱人心疼的。

    一时间,除了极少数抱着既然是赌就赌不可能押注中国胖子获胜的赌客在欢呼雀跃,场上各种美国式国骂声四起。杯子、毛巾、还有水果,无数杂物冲着擂台上丢去,甚至还有两只高跟鞋,如果不是擂台有钢筋护栏给围着,丢过来的东西能让刘团座都手忙脚乱。

    刘浪终于知道了这钢筋围栏的作用是干嘛的了,那完全不是为了防备场上杀红眼的拳手们,而是为了保护他们不被场外的失意赌客给用杂物砸死啊!

    “任苏?抱歉,我没听懂你的意思。如果真的想认输,我希望你用你们日本武士的方式。来,跪下给老子喊两嗓子。”刘浪上前两步,冷笑着说道。

    千叶东一浪尚低着头的脸上一片狰狞,别人可能不知道刘浪的意思,但他可是知道。日本武士向对手认输的古礼,是双膝跪地,全身匍匐在地,表示臣服。

    可是,让他向一个中国人这样认输,那无疑比杀了他还要难过。..

    “如果你尚顾及着你所谓的武者尊严硬撑,那我就只能送你去见你们的天照大神了,生命和尊严,你只能选择其一。”刘浪嘴角弧起一丝讥诮,冷冷的继续说道。

    换做是战场,他那会对这货说如许多的废话,直接一军刺就宰了他。但在这里,当着傲慢自大的美国人将这个装逼的小鬼子从心理到生理都打击崩溃才是刘浪的本意。

    刘浪就是要用事实来告诉这里的所有人,中国人,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善良可欺,不爽起来,一样是可以凶狠和残忍。所谓的宽宏和大量换不来的尊敬,那就用拳头。

    回答刘浪的是一条匹练一般的刀光,凶狠的刀光直扫刘浪的脚踝。

    “卑鄙”周大鹏还未从惊喜中醒来,就被诈败偷袭的日本刀客激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千叶东一郎早就谋算好了,如果刘浪跳起来躲,那他就可以绵绵不断的展开攻击最终毙敌于刀下,如果他后退,那也终于可以赢得一丝喘息之机,只要不像前几招那样太过急于求成稳扎稳打,他不是没有获胜的机会。

    是的,当鼻子被撞扁大牙被撞飞的那一刻,黑龙会第一高手终于想明白了他为何被揍得如此凄惨的原因,他上当了,从一开始就进入了对手特意营造出来的战斗节奏。

    要想挽回败局,只有回到他自己的节奏才行。

    可惜,千叶东一郎的想法很好,但刘团座并不是他想象的那种对手。刘浪既没有跳,也没有退,而是身体前恭弯着腰手持着三棱军刺直接格挡。

    “铛”的一声脆响。用炮管钢制作而成的三棱军刺挡住了武士刀的刀锋。不仅挡住了武士刀的刀锋,而且台下的人还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中国胖子在弯腰下挡的时候,手中奇怪兵器戳在地上冒出一溜火光的同时,借助着这个力道,竟然来了个凌空前空翻。

    那一幕怎么说呢?

    刘浪之前表现出来的一脚踹飞日本刀客的架势很强势很**,尤其是那将个一百多斤重的大活人踢飞三四米大力的一脚,尽显一头凶猛“野猪”的风采,绝对是个力量型高手。

    可是,现在这个凌空翻却像是一头野猪突然干起了猴子的活儿。

    但,可以肯定的是,哪怕是野猪再灵活,那也只能是野猪。因为,一只猴子是绝对不能把一个大活人给活活坐晕的,但“野猪”能。

    空翻的中国胖子一屁股坐在。。。。。。坐在刚抬起头蓄力准备跳起身展开自己第二段攻击的千叶东一郎的脑袋上。

    坐在千叶东一郎对面的赌客们在那一刻完全看清了日本刀客那张凄惨无比的脸,鼻子扁了,嘴唇因为剧烈的撞击而高高的肿起,就像嘴上挂了两根香肠。当然,最让人不忍直视的是他那双眼睛。

    不是黑龙会第一高手那双单眼皮小眼睛美丽到会说话,但足以让看到这一切的赌客们读懂了他眼神里的故事。由狰狞到自信再到不可置信最后再到无比的悲愤,在中国胖子圆乎乎的屁股要坐下来的那一刻。然后,就没了。

    因为,刘团座的大屁股已经坐到只来得及用眼神说话的日本刀客脑袋上了。

    “咚”的一声闷响。甚至让有些空旷的拳馆都产生了点儿回音。听得绝大部分人都鸡皮疙瘩直冒。

    那一定很疼吧!

    当然疼,不信,换成你让一个超过二百斤的胖子从空中坐下试试?而且,脸下面是花岗岩。

    这一次日本刀客的血飚的,绝对不比泰拳王脑袋被俄国战士用腿夹着往地上撞来得更近。

    “狗日的,老子的屁股。”刘团座猛然大喊。

    很显然,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任何人坐一个硬球上再在地上撞那么一下下,都不会很舒服的,尤其是还有可能撞到蛋蛋的时候。

    刘浪如此叫喊自然是有他一定道理的。

    但是,你想过直接用脑袋碰地的黑龙会第一高手的心声吗?尤其还是被人用屁股坐下去的。

    显然,刘团座没有什么菩萨心肠,对于最后时刻还能用脑袋咯疼自己臀部的敌人,刘团座向来是毫不手软。

    身体猛然一个侧卧,以肘为锤,向基本已经丧失意识的日本刀客尚还握着武士刀的手臂就是一击。

    “咔嚓”一声全场可闻的脆响,日本刀客的手臂以一个极为怪异的角度翻起,竟然直接被刘浪这一记肘锤生生给击断。

    “嗷”日本刀客发出的一声闷闷的不似人声的惨嚎听得场外赌客们感觉一股凉气从头顶直透脚底板。

    凶残,极度的凶残。

    “哟嚯,挺坚强啊!不错,到现在都还不认输,是条好汉。那我就给你战士的待遇。”刘浪略带戏谑的金属质嗓音让全场人浑身更是冰冷。

    人家这是哪里不认输,分明是没机会好吗?没看人家黑龙会第一高手疼的声音都变调了?残暴的中国人究竟是想干什么?

    然后,他们终于懂了,为何俄国战士那么乖乖的就让出擂台了。因为,那个胖乎乎的中国人不是一头野猪,甚至也不是头熊,而是老虎,是狮子,是狐狸,狡诈凶残而且凶猛无匹。

    一翻身站起,俯身单手掐着曾经不可一世的黑龙会第一高手现在浑身瘫软犹如一条打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狠狠的一拳击打在他的脸上。

    “这一拳,是替我华族死在禽兽士兵手下的万千孩童们收的利息。”

    “嘭”的一声闷响,日本刀客那脸上顿时千朵万朵桃花开。

    下一拳,击在日本刀客的胸口。

    “这一拳,是替我华族万千妇女收的利息。”

    “咔嚓”一声,胸骨尽折,日本刀客的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凃了刘浪满脸。

    “这一拳,是我华族万千老爷们的。”

    “这一拳,是我华族万千大好儿郎的。”

    。。。。。。

    随着刘浪一拳又一拳,日本刀客就像一个快被打烂的沙包,绝对比俄国战士手下的泰拳王还要凄惨万分。而至于说他是生是死,早已没有任何悬念,在刘浪第二拳之后,日本刀客就再无任何声息。

    随着刘浪一声长啸,再度飞起一拳将日本刀客已经无比残破的躯体直接给击飞数米撞到钢筋护栏的铁门上将铁门撞开直接落到擂台下,这场惨不忍睹的无限制搏击才算是最后结束。

    直到这一刻,日本刀客也没时间吐出哪怕是一个字。

    然而,杀心大炽的刘浪依旧没有结束。

    手一扬,被他收入袖中的三棱军刺直接钉入十几米开外正准备站起身跑路的龟田一郎的胸膛。

    遥遥看着捂着胸口不可置信瞪着自己的龟田一郎,刘浪脸上表情不变,“跟我赌生死的人,都死了,你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那一刻,浑身浴血的刘浪就那样站在灯柱下,犹如战神。

    又或者,更像是一个冷酷无比的屠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