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3章 苏曼达岛上的阳光(3)
    ,精彩小说免费!

    曾经水瞪大着眼珠子纹丝不动的趴在苏曼达岛的阳光下很悲愤。

    所有第一轮就被淘汰的八支护卫小队的教官都无一例外的受到山鹰队长的惩罚。

    这对于在独立团呆时间长了的士兵们来说很正常,输了就得受罚,没毛病。

    可是,为毛其他七个家伙不是武装环岛越野跑就是武装泅渡环岛游,可偏偏就他一个人是该死的枪感训练?老天,这得是多么虚无缥缈的东西?

    曾经的海盗老巢现在的特种小队基地背后的那座小山上,就他一个人。**辣的大太阳下,没有树荫,没有灌木,如果不是身上披着的用树叶和树藤编成的伪装服,小兵曾经水一定会认为自己会被苏曼达岛上的阳光给烤成肉干,几乎不用再撒盐只用来阵海风吹个几天就可以食用的那种。

    而且,他还不能干趴着挨太阳晒,他还得抱着那杆已经完全分配给他的莫辛甘纳狙击步枪瞄准着海面,随着波涛的不断起伏,五百米外一个白色漂浮物偶尔才会映入他的瞄准镜。

    更惨的是,他手必须得前所未有的稳定,枪头上竖着的那颗弹壳要求他必须得这么做。

    漂浮物其是苏曼达岛上的一种果实,和椰子大小差不多也同样拥有着坚硬的外壳和水分,但这种果实有个特性,只要受到剧烈撞击,就会炸裂,将果实内的种子和味道及其难闻的汁液喷出去。苏曼达岛上的原住民把它叫做炸弹果,在二十年前他们反抗海盗入侵的时候,甚至还用这种果实做过武器,并获得了一定的战果。因为他们通过一定的手段将毒蛇和蜘蛛的毒液给灌进果实,果实炸开可喷出五六米的毒汁很是将几个海盗给毒伤了。

    现在已经拥有火器的苏曼达居民们当然不会再用这个了,不过无意中得知这种奇怪果实的山鹰却是用这玩意儿做起了另一个用途,当做射击目标物。

    而且还不是挂在高高的树上让大家打,而是丢在波涛起伏的大海里。对于射击来说,打死目标和活目标完全是两个概念。一个打静止百米靶能枪枪十环的人,却不一定打得中三十米外在海浪作用下不断移动位置的靶子就是这个道理。

    果实里被注入了用苏曼达岛特有的红岩做成的红色燃料,只要能一枪命中,果实就会炸开爆出一片红色。

    但果实总共不过人头大小,在海浪的作用下时而半沉入水,时而露出水面,而且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想要命中,其难度甚至要远高于命中同等距离上一个在不停奔跑着的人。

    特种小队射击训练中最近一次最远命中的记录就是由曾经水创建的,射击距离高达420米。

    可这次,射击距离却被提高到了500米,那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曾经水已经在这里趴了两天了,除了晚上能休息七个小时,那是苏曼达岛黑夜来临的时候,其余时间,就是趴在这里瞄准再瞄准。

    曾经水相信,就是让独立团第一狙击手莫小猫来,他应该也不能敢保证一枪命中。

    尤其是在枪头上还竖着一颗子弹壳的情况下。是的,他这次受罚的训练不是射击训练,而是团座曾经说过的一种比较虚无缥缈的枪感训练,那绝对就是他所说的什么言之有“雾”,忽悠人的吧!

    现在已经是黄昏,这也是曾经水趴在这里瞄准着那个五百米外不停起伏在瞄准镜中不过银洋大小的目标整整第32小时了。曾经水已经无数次计算过它的规律,当海浪涌起的时候,就是果实露出水面最多的时候,就连吹拂的海风,曾经水也计算过风向和风量,甚至包括枪管的湿度,根据莫小猫和团座曾经讲过的东西再结合自己这半年越来越丰富的射击体验,曾经水一次又一次修正着自己的枪口。

    可是,小兵依旧没有开枪。因为,他并没有获得什么枪感。

    他心里很清楚,如果扣下扳机,那这次射击还是和以往一样,就是计算各种规律,然后开枪,哪怕就算是击中,也不过只是将记录又向前提高了八十米而已。

    说是暗地里吐槽浪团座所说的枪感有些虚无缥缈,但曾经水却很笃定的相信团座长官所说的那种感觉一定存在。因为,特种大队的狙击教官莫小猫就亲口承认他曾经达到过那种状态,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形容,那只是一种感觉,无法用具体语言描述的感觉。

    就像是一个武林高手突然功力突飞猛进一样,武功是飞了,但基本不知道自己是咋飞的,如果都能说出来,恐怕高手遍地是了。射击也是一样,光想听经验没用,很多东西,都得自己去体悟。

    曾经的小兵本来也就是听听了事,他一个新丁,正在为能加入特种大队而兴奋不已,可从未想过自己能成为狙击手这种王牌。可他没想到自己还真有射击的天赋,不过半年的时间就超越了同伴们,这让曾经的小兵无形中倒是多了一丝野望,他也要成为王牌,真正的王牌。

    团座长官曾经说过,王牌狙击手之间的对决,没有枪感的人必死无疑,因为,在两个都能从瞄准镜中望见对方的那一刻,没有人有时间再去什么计算和瞄准,就是本能的扣动扳机。

    一枪,即分生死。

    长城之战,日军精准的枪法给独立团官兵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但在精锐射手方面,却是独立团特种大队占足了便宜。那是因为关东军第八师团并没有自己的超级狙击手。可是,对于善于学习的日本人来说,遭遇了这样的失利之后,他们一定会学习会进步。

    全面战争的脚步声越来越迫近,在军事实力上远超中国的日本利用这段并不算短的时间也一定会培养出自己的狙击手。独立团,迟早会碰上比长城之战更强的日寇。

    不说为了什么民族大义,单单是为了身边的同伴都能好好的活着,为了自己,为了能活到战后娶了彗星妹子生上一大堆娃娃,曾经水就无比渴望获得这种超强的能力。

    所以他甘心受罚,甘心趴伏在大太阳下整整两天,通过瞄准镜透过竖在枪口上的弹壳瞄准着波涛中偶尔起伏的目标,却不开一枪。哪怕他已经可以确定一枪命中。

    只为了获得从未有人能说得明白的枪感。

    他并不知道,在距离他足有200米外的丛林里,山鹰和鲁山东两人正拿着望远镜默默地注视着他。

    “这小子,了不得,竟然在三十七八度的高温下硬抗了两天未开一枪,山鹰你赢了,我老鲁输了。”放下手中的望远镜,鲁山东摇摇头,颇为感慨的说道。

    “鲁哥你这话说得还有些早,现在天还没黑呢!万一这小子扛不住,一枪把目标给爆了呢?”山鹰脸上表情不同,微微摇头。“不过,这家伙这半年的进步可是真大,算是我们来此地获得的另一惊喜了,如果俞大队和团座长官知道我们培养出来了一个直追莫小猫的狙击手出来,一定会很高兴的,或许比看到那些黄金还开心。”

    “哈哈,那当然,战场上,如果知道有这样一个狙击手在远处保护,这杀小鬼子的胆子都大一些。这小子这半年时间狙杀过的海盗枪手恐怕都超过四十个了吧!”鲁山东哈哈笑道。

    “四十二人,最远记录,五百米外狙杀躲在工事里的两名枪手,要不然,脚被三角钉扎穿的幺毛必死无疑。”山鹰很认真的回答道。

    “狗日的,硬是个牛人,老子玩了五六年的枪都比不上他。怎么样?咱北方老爷们不错吧!”山东籍的鲁山东做为北方人,这会儿明显为自己这位北地小老乡与有荣焉。

    “团座长官是四川人,独立团第一狙击手莫小猫祖籍可是南方,俞大队是江浙,嘿嘿,还有陈大个子可是粤省人,你这样说,是不是。。。。。。”山鹰一向冷静的脸色浮上一片揶揄。

    “得,得,这话当我没说过,只要杀小鬼子,全国各地都是好汉。”鲁山东慌忙摆手,并迅速拿起望远镜一看那边,低呼道:“快看,那小子,要有动作了。”

    是的,经过了整整32小时的趴伏瞄准,虽然有嘴边的吸水管可以补充足够的水分,但灼热的阳光依旧将曾经水晒得头昏眼花,如果可以,他宁愿趴在青龙山零下二十度的冰天雪地里。那是多么凉爽啊!好怀念的感觉。

    再加上长时间全力保持枪口的稳定,他几乎已经耗费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手已经开始抖动,枪口上竖着的那颗弹壳眼看就要立不住了。

    更关键的是,一阵阵可怕的眩晕正在向曾经水袭来。

    曾经水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开枪,或许自己就没机会再朝目标开枪了。

    他,已经撑不住了。

    就在眼前即将陷入黑暗的那一霎,曾经水透过枪口上的弹壳,仿佛看到了海浪中漂浮着不断翻滚的果实就在眼前,无限放大。。。。。。

    手指猛地一扣,“砰”的一声枪响。

    曾经水光荣地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