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6章 肚里又有粮了
    山鹰和他的特种小队总共带回来了近三万两黄金,这让独立团高层们差点儿没集体笑豁嘴。

    别看独立团现在在四川混得风生水起,不仅顶头上司刘湘刘主席根本没有对独立团指手画脚的意思,整个川北基本上都是独立团说了算,因为独立团的存在,广元县政府也前所未有的亲民,也很少出现欺压普通老百姓的事件,独立团也极得普通老百姓的爱戴,无论干什么都很方便。

    同时在经济上,有个大粗腿华商集团可以依靠,只要经济上紧张了就先找大粗腿预支一点儿。但人家华商集团也是要吃饭的,从钢铁厂到化肥厂再到什么自行车厂水泥厂等等其他各类工厂,为了消化刘团座从北方移民过来的十万难民,华商集团是铆足了力气投资。

    这还不算,为了响应刘团座将华商集团做成真正的爱国华人商业集团的号召,华商集团从年初就开始在四川和全国各地大做公益,建立给买不起药看不起病的平民专用的药堂,承担四川省内建设公路自己先垫资的业务。

    尤其是国府启动的川陕公路重点工程,华商集团一口气砸出去近二百万银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两年后从广元再去陕西,就不用再崎岖蜿蜒的山路上走上一周时间那么久了,就是不坐车在还算宽敞的公路上步行,也只需要两三天。

    每建一处厂,那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银洋撒出去,虽然有磺胺药的利润撑着,但在海外公司还没有输血回来的情况下,华商集团现在面对越铺越大的摊子也有些捉襟见肘,愁得华商集团总经理范旭东两鬓都多了不少白发。

    在这样的情况下,独立团高层们也实在不好意思老找人家华商集团伸手。可别说独立团三千正规军吃喝拉撒训练皆耗费巨大,还有刘团座搞的那个每村没寨的民兵制度,整个广元现在的民兵高达三千多人,光每月的薪酬开支都高达三万多现大洋,这都还不算训练耗费和枪支弹药损耗。

    独立团的待遇至少高于其他部队的三分之一,训练又是只为成绩不看损耗,训练经费几乎是其他部队的三倍。光是军队这一块儿,独立团每月没有个十几万银洋开销那是想也别想。可刘主席拨下来的军饷是多少?每月不过五万大洋,就那还是看在亲戚的面子上的。

    当然,这其实还不是最多的,最可怕的是叶大教授率领的科研团队,那才是个吞金巨兽。半年时间,老叶同志又邀请了自己的华清大学及北平另一所着名高校燕大的不少好友前来四川,虽说高额的薪水可能不是这些学者们的初衷,来这里利用独立团提供的财力物力搞自己的学科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

    但刘团座承诺在先,高额的薪水肯定是要支付的,又资格领取远高于华清和燕大正牌教授每月400大洋而高达每月1000大洋薪水的这样大教授,独立团现在有八个之多,主要都集中于物理化学机械冶炼这几个方面,再加上一帮虽然是学生,但同样挂着工程师称号的一帮知识分子。独立团对于科研这一块儿的投入,每月光薪水都快赶得上半个团了。

    更何况还有各种科研投入,那才是真正的大头,每一次试验,那几乎都是在烧钱。以至于独立团几位高层只要听说那帮搞研究的家伙们要求划地方搞试验,那心都开始滴血。

    若不是说刘团座在上海的杜大老板那儿还占了股份,每月杜大老板都按时送来五万大洋现款,曾经拥有着数十万银洋积蓄的独立团恐怕这半年就得宣称破产。

    刘浪不在,这些都压在新团副张儒浩和参谋长唐永明以及后勤负责人梁文忠肩膀上,差点儿没把三个不过三十许的上校中校给愁白了头。

    如果说独立团三千官兵,最想念刘团座的是谁,那可不是纪中校,她好歹每天只想某胖子七八遍,但这三位,恐怕只要有人来要钱,就要在心中默默念叨刘团座七八遍。

    可以说,这摆在大家伙儿面前从海盗那儿抢来的近三万两黄金绝对是及时雨,至少能让独立团的诸位快白了头的长官们这半年内不用再操多的心。

    “这帮南洋的海盗是真有钱那!团座,我觉得,特种大队还需要再去锻炼锻炼,山鹰带的那帮弟兄们练得不错,一看就是好兵。”一向儒雅淡定的唐参谋长罕见的没那么淡定了。

    “嗯,我也同意参谋长的意见,既然那边的原住民和我们特种队员们关系处得不错,我建议,轮训,将剩下的特种大队队员分成三队,去海外轮训,既可以以战代练,还可以顺便。。。。。。”张儒浩也立刻接话道,眼睛也忍不住看向了摆在团部里那些闪着金光的箱子。

    虽然话没说得太明白,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位的意思,练不练的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顺便。

    想来,刘团座离开的这半年,缺钱缺的让这位也是操碎了心。想想也是,别说搁个小小的独立团,恐怕就是中央军一个师,支出也没独立团来得夸张吧!

    “哈哈,老张和老唐你们别急别急,这钱那,可能别处会缺,但咱们独立团可不会缺,只需要再等上两个月,到时候钱多得在座的各位都发愁你们信不信?”刘浪哈哈大笑,一脸神秘的说道。

    “团座,您这话说得,有钱了我们还发什么愁?乐都来不及呢!”迟大奎是个实诚人,咧着嘴笑问道。

    “嘿嘿,愁太多了怎么花出去呗!”刘浪轻笑着随口说道。

    “哈哈”独立团一众高层都被刘浪这个笑话逗乐了。

    虽然谁也没太当回事儿。反正只要刘团座回来,独立团的财务状况绝对会好转不是?再说了,就这批黄金,也至少能撑上半年。

    他们谁也没想到,刘浪可不是开玩笑。

    伴随着磺胺药在全球大范围开始销售,高达百分之百的纯利润值足以让任何资本家目瞪口呆。随后的三个月,仅在东南亚,磺胺的销售额就达到了三百万英镑,利润达150万英镑,刨去罗斯家族代理分成的60万,留给华商集团海外分公司的就高达90万英镑。

    这还仅仅只是东南亚,再加上购买力更强的美国本土和欧洲,这半年磺胺药所产生的利润可想而知。

    早在三月前华商集团总公司就要求海外分公司输血国内,海外分公司便将第一季度的盈利通过有分行在中国的美国最大银行美国银行转入国内。

    因为美国驻中国上海银行方面需要筹措现款,直到两个月后才给华商集团兑付了足额的银洋现金。

    而占据大头的独立团三大基金会则要求留足集团发展的备用金后对华商集团成立一周年进行股份分红。

    高达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分红而产生的那个巨额数字差点儿没把那几位吓出心脏病。

    尤其是那二位,任他们也算是见多识广之辈,但也没想到刘浪留给独立团的三大基金能分到这么多的钱。足够整个独立团花个两三年的。

    要知道,那才是海外分公司第一季度的盈利。如果不是怕大量转移现金引起美国政府反弹,海外分公司能转账更多。

    当然,那是以后的事儿了。

    现在,归来的刘浪第一得论功行赏,第二得继续抓紧训练备战,至于第三嘛!个人问题还是得解决解决的。

    。。。。。。。。。。。。。。。。

    ps: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明天爆更,看童靴们订阅、月票、打赏是否给力了,你们给力,风月就疯狂,俺说俺有十章以上存稿你们信不信?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俺是信了,有本事用票砸死俺。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