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8章 地狱级难度的射击
    才回归独立团的小兵曾经水可不得了,在回归独立团的第六天就向特种大队另外五个小队的狙击手提出了挑战。

    对于这位去国外混了半年就尾巴翘得老高的特种大队最新兵,老兵们自然是不会放弃教他做人的机会,全都笑眯眯地答应了。

    特种大队本就人少,在一起训练了不说多也有个三四个月,谁不熟悉谁?小兵那点儿能耐,都清楚的很。

    不过,既然是比,根据军中的规矩,输的一方要受罚。曾经水提出的惩罚条件很奇怪,让五个老兵如果输了的话就合力向特种大队俞大队长推荐他那位被他戳破了屁股的哥哥曾经土也参加特种大队,至于俞大队批不批是另说。

    这个条件虽然奇葩,奇葩的让人想笑,但真的没人笑。不提曾经土这个被亲弟弟戳破屁股的倒霉蛋倒还罢了,一提起来,大家伙儿都忍不住擦冷汗。

    在战场上戳自己哥哥肥厚臀部的曾经水是个少见的奇葩,但他那位曾经土哥哥也不比他弟弟好上多少。在特种大队没出去拉练之前,这位可没少来骚扰俞大队,固执的非要参加特种大队。尤其是青龙山的二货雕爷因为强横的单兵战力被俞大队长最终破格录取之后,这位更是铁了心的要参加。

    想参加特种大队的兵很多,但经常性的去骚扰俞大队长的,可只有这一位。而且最奇葩的是,这位找的时机,从来都是俞大队长不忙的时候,绝对不会打扰俞大队长的工作,比如俞大队长就餐或者人有三急的时候,这位基本都会出现。

    可是,快疯了的俞大队连续考核了他三次,曾经土总是因为枪法差了不少而落选。

    这不,好不容易出去了半年回来了不到一个月,这位又找了俞大队长三次了,就连他的新兵营营长亲自出面找他谈心甚至关了他两次禁闭,也没能让其改变初心。

    现在,竟然再出新招,让弟弟都出面了,还自不量力的挑战其余每个小队的狙击手。

    这两兄弟,是要上天那。

    老兵们没想过,为何曾经水没有挑战鲁山东的第7小队的狙击手?或者是那位根本不接受这个比试呢!

    彗星尚是第一次听说曾经水兄弟的糗事,不由笑得花枝乱颤,颤得曾经水的心都跟着抖起来。自从彗星要求一起到中国,本来都已经准备斩断自己未来的小兵那颗心滚烫的不要不要的。

    按照他的说法,既然人家彗星妹子都上万里追夫了,他还矫情,那简直是对彗星妹子的不尊重。于是,那个二皮脸又回来了,哪怕彗星还是经常性的把他当成空气。

    因为彗星妹子的缘故,小兵曾经水勇敢的答应了几个老兵近乎揶揄的条件,他如果输了,就得在女兵营房门口高声朗诵炮兵营赵二狗营长那封脍炙人口的情书,尤其是那句很经典的:你是天上的白云朵朵,我是地上的泥巴坨坨要求必须用四川话念出来。那效果真的是,不要太搞笑,全团官兵都会笑抽。

    听说一个入伍才一年而且还曾经闹过笑话的家伙挑战五名老兵,刘浪也不仅有了几分兴趣。虽然山鹰已经向他汇报过曾经水进步很大,但那五名老兵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能从数千和日寇血战余生的老兵中脱颖而出入选特种大队本身就证明了他们的实力,还能在特种小队里担当狙击手的重任,那在射击上更是实力超强。

    也许进步很大的曾经水可能会赢上一两个,但要想一次碾压五个老兵,就算是刘浪,也并不看好这个家伙。

    于是,刘团座亲自设计比赛环节。

    既然是狙击手之间的比试,那自然不会去打什么静止靶,要打自然得是活物。

    不过到了第二天上午,刘团座设计的题目“打活物”却让一众也算是久经战阵的官兵们集体吸冷气。刘团座花钱找周围山民们捉了一簸箩山雀。秦岭山脉这种体型像麻雀尾巴尖为白色的山雀可不是普通的麻雀,飞行速度快如闪电至少是普通麻雀的三倍以上。

    如果不是山民们经验丰富利用晚上的时间去掏居住在岩石缝里的鸟窝才能捉住它们的话,要想在山林中捉住它们完全是痴人说梦。

    不过,若是说仅仅只是打这种速度极快的山雀,倒也不至于让官兵们只吸凉气,毕竟它们飞得再快,也快不过子弹不是?这几位在独立团也算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射击好手们如果运气够好说不定还能打上一两只。

    但刘团座却是别出心裁的用猪小肚也就是猪装尿的那玩意儿吹成一个球,然后用显眼的色彩将之涂上,黑赤黄青蓝紫六种颜色,里面也装上相同颜色的粉末,再把这些被刘团座称之为气球的东西绑在了山雀的尾巴上。

    参与比试的每个人抽签分一种颜色,而他们比试的结果就是在这十八只山雀带着尾巴上的气球四处乱飞的时候,击中气球。凡是被击中的气球,都会爆出相应颜色的粉末。

    爆出自己所属颜色多者获胜。

    这完全是地狱级难度好嘛?别说参与比试刚才还信心满满的六个狙击手傻眼了,就是独立团第一狙击手莫小猫都悄悄咧了咧嘴。

    如果只是山雀带着气球在空中飞行,以莫小猫的实力想击中并不难。但这个射击的难度却在于,十八只山雀被放飞的那一刹那,天知道它们要往什么地方飞?你顶破天也就紧盯着其中一只,等你打完一只气球,另外两只早就不知飞哪儿去了,而且你必须做出抉择,是坚定的打一只还是想努力获取更好的成绩。

    若是你不能有效的做出选择心有旁骛无法彻底冷静的话,最大的可能是出现失误,连一只气球都打不到。

    刘团座这次还好,貌似是不想这六位牛逼哄哄的顶级射手太丢脸,没有太绝情,十八只山雀放飞的距离只是在两百五十米之外。

    只是,这个数字,怎么和刘团座骂人时常用的二百五一模一样呢?难不成还有谁失败了就是二百五的含义在里面?五个被团座长官亲自设置的地狱级难度目标惊呆的老兵差点儿没咬某小兵一口。

    这真特娘的是无妄之灾啊!

    曾经水的脸上也苦出了汗,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个替兄长出头的小小举动会把团座长官给招来啊!

    可是,如果让他重来,恐怕他还会选择这么做。他当然知道自己那位兄长为何那么执着的去骚扰俞大队长。那是因为担心他,做为兄长的曾经土坚持认为自己的兄弟在哪儿,他就应该在哪儿。既然兄弟去了特种大队,那他就该去特种大队,否则,早逝的爹娘不会依他的。

    曾经水既然说服不了自己那位固执的兄长,那就只能帮他,否则,天知道他还会骚扰俞大队长到什么时候。

    曾经水可是知道自己那位兄长在观察方面的厉害,在山里,留下脚印被他发现的野兽基本没有逃脱过,绝对是追踪方面的一把好手。要不然,俞大队长也不会只要是空闲的时候他就会出现,那是他最大的特长。

    不管怎么说,地狱级难度的狙击比试,在刘团座的一力促成下,在高达上千观众的期待中,开始了。

    ps:又是两大章送上,今天可是字的更新量,童靴们,可以吧!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