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3章 你就是风景
    面对如此厚颜无耻之熊猫,刘团座纵是单兵武力逆天亦是无可奈何,让他这种来自未来的人对一只已经深深植入他概念里的国宝级生物下“毒手”,这真的是很难。大熊猫这种家伙,在未来的时空里可是媚死全世界民众,想出天价租个大熊猫去让自己国家的民众一览其风采,那都得看共和国的心情。

    更何况熊四对他这个独立团大团长向来都很亲热,伸手也不能打笑脸熊吧!但愿那份独特的亲热不是因为体型的缘故就好。

    刘团座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把这个搂着自己媳妇儿的货一把给拽下来,光明正大的理由是大黑负重纪雁雪这样的50公斤体重还行,但熊四这货虽然还未成年,可体重却已经有了六七十公斤,太重了。其实对于某胖子来说,那是他媳妇儿,除了他自个儿谁都不能碰,熊也不行。

    走到路口找了个山民,给他来了块大洋,让他回去给独立团哨兵报个信,免得某二皮脸吉祥物丢了他们还要操心。

    于是,打扮得跟个脚夫模样的刘团座就和纪中校难得的来了一次川北远足之旅,另外加上一头驴和一头贪吃的熊猫。

    从独立团基地到广元县城,是川北最优美的一段风光,让两人沉迷其中,区区二十里路走了一整天。

    当然了,其中的郎情妾意自不必多说,反正纪大美女这一路上小脸都是红扑扑的。熊四有了牛肉干倒也老实,只是偶尔偷窥一下刘团座的“不轨”之举。

    因为没有什么特定的任务,刘浪也专门向团部请了二十天的探亲假,所以两个人不光是“奸情火热”不急着赶路。在广元县城也游玩了足足一天,广元县城的王县长和城防司令都不知道那个漂亮的像仙女儿一样的学生妹是纪中校,当然了,那位明显肥胖型的脚夫,更没有人往刘团座身上联想了。

    驻扎在广元县城的独立团一个步兵连也没人看到刘团座,如果被他们看到了,那他们可就麻烦大了。开玩笑说是微服私访,但刘浪还真的未尝不是没有微服私访的意思。

    驻扎在县城的步兵连一个月一轮换,但他们的职责是拱卫广元县城,执勤的时间段,从连长到小兵,都只应该出现在他们的执勤岗位上。如果他们看到了刘团座,那证明刘团座在逛大街的时候也看到了他们,那这个步兵连倒霉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九,唯一的那个百分之一是刘团座那会儿脑子抽了。

    还好,一切都很正常,没让微服私访的刘团座抓到。

    这一路行来,刘浪其实很满意。

    或许是广元地区多建了几个厂的缘故,不光是会雇工,而且他们的消费也得靠周围的老百姓们来供给,有了更多商业活动,本来只能种点儿粮食然后期望着靠山吃山的老百姓们很明显的开始改变,做小商小贩的人多了,人气也比以前走半天看不到一个人强多了。

    商业繁荣带来的结果就是经济的发展,一部分人继续务农,一部分人开始经商,一部分人开始进入工厂,只要继续这样良性发展下去,刘浪相信,贫穷的川北一定会富裕起来,至少让每个人吃饱饭穿新衣没什么太大问题。

    唯一遗憾的是,这样的太平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刘浪眼里闪过一丝谁也无法察觉的黯然,因为唯有他知道,当伟大卫国战争开始,这个中国最大的人口大省将会输出数以百万计的军人和劳力出川参战,但最终回来的能有多少?很少有人能给出一个确切的数目。

    只是,面对国破家亡,谁能逃避?为了能给后代留一个安稳的栖息之地,不管是四川还是广西、贵州、湖南。。。。。。。甚至远在海外的华人,那里没有扛着枪告别父母妻儿的年轻儿郎?

    这是中国的宿命。

    可,不破不立,谁能说这不是中国这条巨龙腾飞的机会?唯有苦难,才能兴邦,唯有战火肆虐,才可凤凰涅槃。中华民族在屈辱里已经沉沦太久,不让他们痛彻心扉,他们又如何能爆发出自己苟且偷安而藏起的能量?

    让刘浪很高兴的是,川陕公路已经开始修建了。

    华商集团以垫资方式承建,四川政府和中央政府用的是老套路,以未来的税收来支付这笔高昂的费用。刘浪甚至都可以猜出他们肯定已经将川北的税收预支到2010年以后了。好吧!谁让他们是政府呢!他们说了算。

    有钱能使鬼推磨,自广元县城到独立团基地那一段工程已经启动,比曾经的时空中川陕公路正式修建足足提前了半年。

    过了广元便是绵阳,之间的路程差不多有300多里路,上次刘浪骑马,仅只用了一天半,但这两人游山玩水的逛游下来,足足用了五天都还没走完。

    这一路上的山势就变小了很多了,虽然风景没有之前那般秀丽,但对于从来没出过远门甚至没有见过丘陵地带的熊四来说可是特别的激动,一会儿疯狂的爬上旁边的山坡然后抱着脑袋滚下来,一会儿蹿入山路旁的沟壑里,等再钻出来时嘴上还糊着蛋黄。

    显然,对于杂食性动物熊猫来说,掏个鸟窝吃个蛋对它来说绝对不是什么难事儿。至于说号称是熊猫最喜欢吃的箭竹,熊四这一路上除了很无聊的时候啃过两根以外,其余时间明明对肉更感兴趣。

    实践出真知,为毛八十年后熊猫馆里的熊猫永远都是抱着一堆竹子在啃,刘浪认为,那是因为没给它大骨棒。

    就连大黑这头大叫驴,在刘浪心情大好,对着万里碧空大声吼着:“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啊!风风火火闯九州啊!该出手时就出手啊!风风火火闯九州啊!嗨呀依儿呀!唉嗨唉嗨依儿呀!”的时候,也“啊欧啊欧”跟在一旁配音。

    纪雁雪不禁笑得前俯后仰,不光是因为未婚夫那奇怪腔调的歌唱,更多的可能是幸福吧!300里路走了五天?如果可以的话,纪中校或许希望那能是一辈子。就这样牵着手走着,就很幸福啊!

    正如民国诗人卞之琳在《断章》中所书写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风景很美,但在有情人眼中,你就是他(她)今生最重要的风景。

    纪雁雪很久很久没和忙碌的刘团座单独相处这么久了,这几天,就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平实而安宁。

    纪雁雪在笑,但刘浪却是心中微微一疼,满是愧疚。

    自从他来到这个时代,满心装的都是数年后的中国即将要面临的苦难,也因此乐此不疲的四处奔走,想为自己的那曾经苦难的同胞和国家做点儿什么。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个事实,他来自未来,但他早已不属于未来,他早已是这个时代的一份子。

    既然已经属于这个时代,他亦有自己的爱人和父母双亲还有数千他一声令下就可以和他同生共死的兄弟。只是,他想了很多,考虑了很多,可唯独少了眼前这个在后世可能还在上大学的明眸皓齿的女孩子。

    她,在大战来临几乎必死的险境中告别老父选择和他站在了一起;她,默默承受和情郎一别数月毫无音讯,却还要担当起管理一个团数千人的压力;她,更要抽空安慰双方已经进入知命之年的父母双亲。

    可她,只不过还是一个女孩子,如果在八十年后,她可能还在大学里尽情放肆着自己的青春甚至连生活的压力都不会考虑。

    “雁雪,对不起。”刘浪握起纪雁雪柔弱无骨温润如玉显得有些凉的小手,歉疚的说道。

    “别说对不起,雁雪知道,你是大英雄,但雁雪可不是因为你是英雄才要嫁给你。”纪雁雪凝目看着情郎。

    “哦?难道还因为我长得帅?”刘浪咧着嘴不知羞耻为何物的龇牙。

    “嗯!我觉得你很帅,用你的说法,就是帅的不要不要的。”纪雁雪也笑了,皓齿微露,眉间风情万种。

    卧槽,纪小妞儿这说起情话来,也是麻的不要不要的啊!

    不过,老子咋这么爱听呢?刘团座决定立刻高歌一首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太阳出来我爬山坡,爬上了山坡我想唱歌,唱歌给我那妹妹听那,听到我歌声她笑呵呵。。。。。。”

    “啊欧。。。。。。啊欧。。。。。。”大黑很知机的应和起来。

    “咯咯”纪雁雪银铃般的笑声在林间小路上回荡。

    “哈哈,这唱的是啥子嘛!还跟头驴子合在一起搞起的嗦。”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道路另一侧的山林中传了过来。

    ps:这一章,为盟主“曾经的名字是军人”的万赏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