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8章 都是聪明人
    ,精彩小说免费!

    做为一师之长,哪能是谁自称自己是刘浪,他就会认为来人就是刘浪的?

    能一眼认出刘浪,就说明这位压根儿没见过刘浪的范大师长至少是见过他的照片,很仔细的看过的那种。他既没有见过刘浪那自然更不会见过纪雁雪,但毫不犹豫的就称呼穿着学生装的纪雁雪官职,更是充分说明他也看过纪雁雪的照片,否则,在这种场合认错人是极为失礼的。别说他是一实权少将师长,就是换成一个营长团长都不会冒着如许大的风险胡乱认人。

    换句话说,范大师长对刘浪很了解,甚至连他身边的人都研究过。

    通常来说,被一个并不熟悉的人如此了解,没人会觉得很舒服。但是,在这个信息之外,范绍曾却又透过他迎出三里的举动和熟络的江湖礼节,他又向刘浪传递出了个信号。我是想交你这个朋友,可不是对你有什么企图。

    是的,刘浪便服而来,他亦没有端着师长的大架子行军中之礼,更是无形中拉近了两个陌生人之间的距离。

    这真是个内心极为聪慧精明的人那!仅只这一面,刘浪就算是彻底相信了野史中关于这位极擅于拉拢人际关系的记载。

    相传,这位不光是在四川军政界混得如鱼得水,就连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国府,也有他的关系户。他那个花费了数十万大洋于1933年在山城建造而成的精致豪美的范庄可不光只是他和四十个姨太太享乐的场所,更是成了他未来交际高层的地方。

    转移到山城的光头大佬和他那位美丽的夫人也造访过此处做客不说,后来任中国战区参谋总长的何上将在山城做为陪都之后更是举家迁入此间。这些都为那时已经赋闲在家的范大师长重新崛起,并于川省招募四个团番号为八十八军奔赴抗日前线起了巨大的作用。

    哪怕就是现在的刘浪,也不得不承认,他对这个圆头圆脑的袍哥好汉----未来的共和国某省的体委副主任,并不因为仅仅是他未来的战绩和选择而产生了不少的好感。

    既然没穿军服,对方也没有端着少将架子,刘浪也不矫情,学着范大师长的江湖礼节和第四师几位高层见了面,略微寒暄了几句,就一起朝第四师师部走去。

    当然了,对于那位不懂自己装逼套路的兵痞小排长,刘团座也没忘了恶搞他一下。

    刘团座绝对是个“小心眼”的家伙,尤其是对于那些把目光投注到他老婆身上却忽略了他的人。

    至于说什么换做是他自个儿也会这么做。。。。。。。只许他刘团座点火而不许别人点灯是刘团座一贯的风格。

    “范师长,说起来,能到这里来拜访,还多亏了那些弟兄的帮忙呢!”刘浪在范绍曾等人的邀请下举步欲行之际,突然皮笑肉不笑的这么来了一句。

    这可把一直躲在外围就想刘团座把自己给忘了但一直注意着刘浪行为举动的兵痞小排长差点儿给吓尿了。

    传说中的人精儿范大师长那会从刘浪这话中听不出刘浪有些不爽的情绪?当下脸色一冷:“是不是那些不长眼的混蛋开罪了刘老弟,这事儿交给老范,保证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听到范大师长这么一说,如果兵痞小排长身边不是还有他自个儿的营长怕他出洋相丢自己的人手快一把拉住他,肯定是腿一软给吓瘫那儿了。

    他一个小排长因为得罪了全川最炙手可热的的刘团长而被师长记挂上了,这几乎就已经可以自己先找颗歪脖子树上吊了。

    “哈哈,范师长理解错我的意思了。”刘浪遥遥的看见那边小排长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吓得面无人色,略微出了口二人世界被打扰的恶气,当下又转了个弯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见刘浪脸变得如此之快,范绍曾也有些挠头了。

    就算他理解能力强,但刘浪这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却是让人难以摸着头脑。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不是那帮兄弟们警惕性很高拦住老弟我检查,拿不出户籍证的我可是没打算来打扰范师长您的。从忠于职守这一点儿说,他们很不错。就是略微有点儿瑕疵,这一身军服穿得啊!换做我若真是个老百姓可是不敢让他们检查的。刘浪说话向来直接,范兄请别见怪哈!”刘浪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

    范绍曾则是被闹了个大红脸。他当然明白刘浪的潜台词,就是说这帮士兵们倒是没忘记他们的职责,就是这军容军貌实在有些太垃圾,老百姓看到了就想绕道走。

    换成是别人说他范哈儿的第四师,范哈儿早就一通垃圾话就怼过去了。但唯独刘浪,他还真的没话说。这可不是刘浪有什么刘主席侄子或者是什么抗日英雄光环。

    而是,人家有底气。独立团的军容他虽然无缘得见,但就冲着人家一个团2000多号人和小鬼子力拼两个月歼敌上万这一点儿,就知道人家不会差。更何况,对于来自上海的老朋友给他的独立团的情报资料里的有一条写得很明白:战斗力虽无从得知,但仅从齐整之军容军貌就可窥出其强军之姿。

    刘浪刘团座,绝对有说这话的资格。

    “刘老弟说的是,老范这方面的确太纵容这帮龟儿子了。”范绍曾很诚恳的点点头,然后回过头:“个龟儿子的,谭同知你给老子滚过来。”

    他喊的是属下第三团的团长,也正是兵痞排长的顶头上司。

    “那个排长叫什么名字?”

    “报告师长,叫杨松林。”

    “好,很好,告诉那个龟儿子,他们全排每人奖励五块大洋。”

    “额。。。。。”正满头大汗的三团团长一愣。

    “你楞个啥子,老子范哈儿做事一向公平,他们办事得力,那就得奖。但是,个龟儿子的,他们穿的那是啥子样子?军装是那样穿的?传老子的军令,从他杨松林开始,他的步兵排全排所有人给老子三天不准穿军装,就算是出去执行任务,也只能穿个裤衩子。听到没有?这条命令,不光是对他们,是对全师所有人,既然不想好好穿,那就不要穿喽!要是那个再被老子看见军容不整,就给老子滚蛋。”范绍曾的吼声让周围布出去五十米远的哨兵都足以听见。

    至少有七八个人迅速而又悄悄的把风纪扣给扣上。

    那个面无人色快吓晕过去名叫杨松林的小排长直到这一刻才算是真正松了口气,虽然几天打赤膊在军营里有点儿丢人,但总比挨鞭子要好得多。

    远远的冲刘浪和自己的几位长官行了个军礼,就被自己那位同样面红耳赤的营长一脚踢得踉踉跄跄带着列队站在远方的弟兄们溜了。

    不管怎么说,还得了五块大洋的奖励不是?杨松林回过身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笑的。

    刘浪并不知道,包括这位因为刘团座而受了惩罚的小排长自己都不知道,他会和刘团座再打交道。不过,那是在前线的枪林弹雨中了。

    小排长和他麾下的士兵们用流血和牺牲向刘浪证明了川人的无畏和顽强,那一次,是刘浪亲手帮他扣上了风纪扣。

    刘浪和范大师长的交流反而是乏善可陈,除了一起用完丰盛的午餐,两人也只是在师部院落的一角抽了两根烟摆了一会儿龙门阵,刘浪就告辞离开了。

    范绍曾亦未一味挽留,在亲自步行陪着刘浪小两口走了五里山路送到大路上,就送刘浪离开了。

    这让第四师的几位少将高层还颇为奇怪,以他们对自己师长的了解,遇见刘主席眼前的这位红人,他应该是努力巴结才是。

    范绍曾却是摩挲着自己的脑袋,神秘的笑了笑却没做什么解释。

    路上纪雁雪也有些奇怪。

    “和聪明人说话,有时候一句话就足够。”刘浪却是哈哈一笑,如此模棱两可的解释道。

    是的,当范绍曾拿出自己在十里洋场和杜月笙杜老板结下的那段兄弟情,刘浪就已经很明白了。

    他可以和刘浪继续深入接触,但并不是因为目前的四川第一人。反正他现在驻军绵阳,独立团在广元,以后接触的机会多的是。

    刘浪相信,只要给他足够的军械,这位必然能成为未来独立团又一强援。

    要知道,曾经的时空中,他自行招募的八十八军可都是拿着破烂武器出川,但依旧和近两万日军厮杀的难解难分,并毙敌中将师团长一名、伤少将旅团长一名。绝对是个狠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