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衣锦还乡?
    ,精彩小说免费!

    离开第四师的防区,两人继续游山玩水式的又用了三四天才回到位于成都郊区的崇州家里。

    这次回来,因为提前发了电报的缘故,更是因为是纪雁雪头次上门,刘府搞的那叫一个隆重。

    不仅派出几个护庄家丁从五天前就日夜守候在距离刘家二十里由成都通往崇州的必经路口,而且等刘浪二人在家丁的带路下还没走到村口,那一阵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

    不仅声音大,那鞭炮腾起的阵阵烟雾和浓烈的硝烟味儿竟然让刘浪都下意识的以为刘家村被炮击了,还是榴弹炮那种。

    巨大的声响差点儿没把熊四这货吓得躲到大黑肚皮底下去,能把天天在独立团听惯了枪声炮声的熊四吓得都躲起来,可想而知老刘夫妻俩是购买了多少鞭炮又是请了多少锣鼓手。

    纪雁雪小脸激动的有些发红,同时还有些小羞涩并且紧张的拽住了自己的衣角。激动自然是因为未来婆家弄了这么大动静来欢迎自己,越隆重自然是对她这个未来儿媳越满意。能得到未来公婆的喜欢,这就算是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新时代女性的纪雁雪也难以免俗。

    但俗话说的好,丑媳妇儿终究要见公婆,第一次见未来公婆,就算是纪中校现在也称得上巾帼英雄,也不免还是有些紧张和羞涩的。

    刘浪微微一笑,伸手拉住了纪雁雪的小手。这十天一路行来,虽然浪团座倒是想,但因为某中校对浪团座某些不良企图还是很警惕,一直严守着重要部位没有被某单身两世的胖子得逞。

    当然了,这里面自然也有熊四的功劳,每当浪团座还差一步就可以攻陷某山头防御阵地的时候,他总是会心虚的看看某戴“墨镜”的家伙会不会偷窥,但很不幸,某墨镜熊总是很好奇的呆在一边萌哒哒的歪着大脑袋瞅着,这让某团座的心那,瞬间从火热的赤道来到北极。

    那绝对是一头从未见过的厚颜无耻之熊,浪团座无数次想用拳头给它那两个大黑圈上再加重点儿颜色,如果不是因为笑得浑身发软的纪中校还依偎在他的怀中的情况下。

    虽没攻陷要地,但这小手浪团座却是牵过无数次,几乎是信手拈来。纪大中校的小手不仅滑腻还很软乎,任谁也想不到就是这双柔弱无骨的小手曾至少亲手结束过五个以上鬼子的性命。

    纪雁雪的脸更红了,两个人在的时候被浪团座牵着手只会让她感到甜蜜和幸福,但在这么多乡邻众目睽睽之下以及未来公婆的眼前被浪团座握着手,巾帼英雄如纪中校也是很难接受的。

    可是,这一次刘浪却是前所未有的坚持,纪大中校那点儿力气如何能逃脱刘胖子的“魔掌”?

    不过,在惊惶之中,纪雁雪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和甜蜜,仿佛,就是这一握,让她一直深深藏在心底不曾表露半点儿的不满和委屈全部烟消云散。

    是的,纪雁雪也不是神,既然是人,那自然是有情绪的。尤其是女人,心眼一直都不大的女人。女人或许有大气的,但那绝对不在爱情上。

    刘浪和劳拉一去大洋彼岸半年,如果说纪雁雪不吃醋,那可真是太高看纪中校了。纪中校只不过是将醋意和委屈都埋在心里,哪怕这十天下来刘浪曲意逢迎让她很幸福,但并不代表她就不介意某胖子和美丽的让她都忍不住有些嫉妒的劳拉小姐比翼双飞半年之久。

    女人和女人能成为朋友的最重要的一个前提是她们没有爱上同一个男人,而且是那个家伙还美滋滋的活着的情况下。如果完蛋了,当然又是另当别论。

    但刘浪当着他所有亲朋好友的面这么一牵手,却是明明白白的表露了他的心意。她,就是他即将明媒正娶的妻,谁也夺不去。否则,无论他日后地位再显赫,如果他背情弃义另娶他人,那将是他一辈子都抹除不了的污点。

    哪怕就是她战死沙场,他再续娶,那也只能是续弦,她纪雁雪永远都是刘家的少夫人,是要入家谱的。

    既然心中那点儿小芥蒂全部消散,也知道自己挣脱不了某胖的“魔掌”,在军中呆久了也沾染了军人混不吝气息的纪大中校干脆豁出去了,主动和刘浪十指紧扣,在锣鼓喧天中,在鞭炮炸响的巨大轰鸣声中,在满当当的站了两排刘家村所有迎接出来的老少爷们惊讶至极而大姑娘小媳妇儿们却是羡慕不已的眼神中,缓缓朝刘府大门行去。

    “看,浪娃儿出息哦!”

    “真是相配啊!”

    “能娶到这样的媳妇儿,刘老爷做梦都会笑醒的嘛!”

    一阵阵赞叹声从身边传来,刘团座笑得龇牙咧嘴的享受着皇帝新装式的吹捧,无耻至极的嘴脸让纪大中校想笑却得憋着,忍得好辛苦。

    光从着装上来说,恐怕除了最后一句还有点儿真心实意以外,其余绝对全是赤果果的吹捧。

    “那是浪少爷?咋锅混得这么惨嘛!爸爸,他穿得还不如你哦!”一个流着鼻涕的娃儿终于忍不住大人们的虚情假意而吸溜着鼻涕说了句大实话。

    人群的滔滔不绝的吹捧声顿时为之一寂。

    “哈哈,个龟儿子的,老子这是怕露富被人抢了,你懂个球。”刘浪却是哈哈大笑笑骂。一边笑一边掏出一块大洋丢给说真话的小娃儿,“赶紧的,拍浪少爷的马屁,老子还有赏。”

    “大洋。”还在流鼻涕的小娃儿接过大洋差点儿没乐坏了。咧着正在换门牙的豁嘴儿按照财神爷浪大少的要求恭维道:“浪少爷,你的婆娘好看的很,比我妈还漂亮些。”

    这绝对是吹捧,在孩子眼中,自己的母亲绝对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哈哈”全场被这突如其来的小插曲逗得全部哈哈大笑,也冲淡了刚才的小尴尬。

    虽然刘府早就宣传过浪大少如今已经是**的团长,还是抗日英雄,报纸上也登过的,但刘浪穿成这个模样回来,的确让人有些不好想。但现在,先不管别的,浪少爷还是以前那个乐善好施并且平和的刘府少爷,冲着刘府对这方圆数十里百姓的照顾,他也值这些恭维话。

    除了携手而行的刘浪和纪雁雪这一对组合吸引人眼球,跟在他们后面的大黑和熊四也是吸睛组合。看着纪中校不骑驴了,已经适应了嘈杂巨响的熊四这个懒货忙不迭的爬上大黑的背,骨碌碌转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很好奇的四处瞅着。

    大黑则悠哉悠哉的迈着小步跟在主人的身后,显得很淡定。

    几千公斤炸药的巨大爆炸它都经历过,这点儿小声响,现在已经吓不住“见多识广”的大叫驴了。

    站在刘府门口笑容满面的刘顺和夫妇遥遥的看着儿子和未来儿媳妇儿手牵手过来,脸上的笑容更浓烈了。这说明小两口感情好,这样的话,说不定明年就能给他们整个大胖孙子回来。

    只是等刘浪走近,身材依旧比儿子还丰腴几分的郎蒹葭脸色变了一下,只不过很快就掩饰过去了。

    刘浪携未婚妻归家省亲这种大事儿刘府自然得办得隆重,对于如今的刘府来说,摆上流水席请方圆数十里的乡邻吃个三天,那都不是事儿。甚至,今天出来帮着迎接两位准新人的乡亲,刘府也准备了不少礼仪,无论大人小孩儿男人女人,凡是来的,每人两块银洋,而且还不是川版银洋,是袁大头。

    在众人山呼海啸的祝福声中,刘浪和红着脸的纪雁雪在一众亲友的簇拥下进了大门。

    等刘浪老爹带着亲友们去了客堂。当着未来媳妇儿的面,脸色愤然的郎蒹葭一把就揪住了无论遇见谁都是威风八面很少吃瘪的某团座的耳朵,在纪雁雪目瞪口呆兼不知所措的眼神中,厉声吼道:“人家都说衣锦还乡,你个瓜娃子倒好,给老娘整的像个脚夫,你是要把你老汉儿和老娘的脸都丢光是不是?”

    “不是啊!妈,我这是要微服私访,要是穿着军装,谁都知道我来了不是?”刘浪龇牙咧嘴的给自己找理由。

    “莫骗老娘,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一个小破团不过驻守广元一地,出了广元你还微服私访个屁?你逗是来丢爸妈的脸的。”知子莫若母,郎蒹葭才不会被自己儿子所蒙骗。可能是发现把未来媳妇儿吓到了,忙脸上又堆出微笑:“雁雪啊!以后他不听话,你就这样对付这个小混蛋,知道他耳朵为啥子这么大不?”

    “啊!为什么!”纪雁雪一愣。

    “从小到大我揪大的,我跟你说,耳朵大有福气,抓起来还顺手。”丢开儿子的“招风大耳”,郎蒹葭牵起未来儿媳的手,如此解释道。

    纪雁雪抿嘴而乐,虽然刘浪知道她这会儿很想大笑,完全露齿的那种。

    “这是我亲娘吗?”浪团座看着瞬间将自己丢脑后很乖巧扶着传授驯夫技巧未来婆婆离开的纪中校,欲哭无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