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1章 战争阴霾下的爱情
    见刘浪虽然躲了出去却依旧没有松口的意思。

    郎蒹葭脸上怒气愈浓,但手里的藤条却是再也挥不出去,不是她舍不得打儿子,而是,书房的门口却是站着满眼都是泪水的纪雁雪。

    显然,刚才的这一幕都已经被她听到了。

    “伯母,你别怪他,我知道他为何不想立刻结婚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想我年轻轻就成为寡妇。”满眼皆是泪水的纪雁雪踏进书房,伸手拉着刘浪的手,望着刘浪道:“可是,你知道吗?从那次长城之战,我没有选择和父亲回去而是留下,就已经决定这一辈子都要缠着你,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刘浪眼中亦有些涩然,面对着这个对自己痴情至极的女子,他很想松口说我们结婚吧!但是,他太明白纪雁雪这样的女子对于婚姻的看重了,如果他有一天真的完蛋了,这名烈性女子很有可能这一生都是独身一人了。

    如果只是订婚而没有真正举行婚礼,那事情就还有转圜的余地。爱情,随着时间的流逝,终究会变成过眼云烟的。

    但让他张口拒绝如此似海深情,他却是无论如何张不开口,有些徒劳的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纪雁雪却是没再逼他,转过头看向脸上亦是热泪滚滚的刘顺和夫妻俩,“伯父伯母,按照我们北方的规矩,只要文定一过,就算没有真正成亲,亦是夫妻,只要刘府没有退亲的打算。我只想问伯父伯母一句,你们会不会退亲?”

    “当然不会,你是浪娃儿亲自选定的媳妇儿,身上也挂着我们刘家祖传的玉佩,只要我们老两口还在,我们刘家上下就只有你一个少夫人,你的名字也写入了族谱,等明年清明,就在先人的墓碑上也刻上你的名字,就算是浪娃儿反悔,也是万万不可能的。”刘顺和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不就是了?既然亲事已定,那结婚这个仪式再晚上个一年两年又有什么要紧?家父恐怕听了这个消息还会高兴,他每每想着我要出嫁都还黯然垂泪呢!”纪雁雪说到这里,却是笑了起来。

    只是,刘家的三人,却是从这泪中带笑里,看到的尽是凄美。

    是啊!一个想嫁,一个也想娶。可是,面对日本人的大军压境,竟然还要做好为国捐躯之准备,还要替自己心爱的正当芳华的女子考虑未来,不能娶。这种心痛,实是锥心之痛。

    “浪娃儿,你看你这弄的啥子事儿嘛?”刘顺和满是皱纹的脸上一阵抽搐,无比艰难的看了呆立在一旁的刘浪一眼,怒气冲冲地离去。

    但是,当他转身的那一刻,本就不高大的背影,却尽显佝偻。

    是的,他又怎会为这而气他自己的儿子?做为父亲,他太明白自己儿子刚才的意思了,他怕他死在和日寇的战场上,辜负了那位美丽温柔的女子一生。他甚至从儿子的眼中看到那种坚定,不仅是坚定他的想法,是坚定的要去赴死。那场即将来临的大战,一定残酷的远超他的想象,甚至要比一年前令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长城之战还要残酷的多。

    他的儿子,是个英雄,是真正有骨气的中国人,没有辜负他从小教他读的圣贤书。可是,他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疼,疼的难以呼吸。如果可以,他宁愿从未教儿子读过书,就那样在家里当个少爷,纨绔败家的少爷都行,只要,他能活着。

    而不像现在这样,随时出征,马革裹尸而还。

    “老爷,你等等我。”郎蒹葭极力没让自己的泪水滑落,没看儿子一眼,对纪雁雪说道:“无论如何,雁雪你就是我刘家的儿媳,你们的事我和你伯父不再插手,你们两个商量着办。但是,在我有生之年如果看不到你们大婚,你们两个就不要来我的坟头磕头。”

    说完,就追着刘顺和出去了。

    “对不起,雁雪。”刘浪呆呆的站着看着父母双亲离开,沉默半响后终于开口道。

    “别说对不起,你又没有辜负我,只不过希望晚一点时间结婚而已。最重要的,我知道你不是为了别人而不想跟我结婚。”纪雁雪这次却终于不再哭,脸上露出美丽的梨涡。

    “那可没有,天地良心,不信你可以问陈大个子,那家伙几乎上厕所都跟着我。”刘浪却是被唬了一跳,连忙辩解道。

    “我当然知道,你不会。”纪雁雪摇摇头,继而莞尔一笑,“就算你会,劳拉的名字也刻不进你爷爷的墓碑,因为我已经先占了。”

    这下可好,指名道姓了。心理素质强如刘浪也不由摸了把冷汗。

    “就是,伯父伯母今天可能要伤心了。”纪雁雪脸色变得有些黯然。

    刘浪的脸色也变得极为苦涩,摸出烟点燃了,狠狠的抽了两口,道:“伤心是难免的,可是,他们是父母,独立团三千弟兄的父母就不是父母了?既然当了兵,既然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只能做不孝男儿,否则,以后别说我们的后代没有立锥之地,恐怕连我们中国人的祖坟都要被日本人刨了。”

    “你认为,中日之间毫无缓解的余地了吗?或者说我们中国如此多军队就毫无胜算?”纪雁雪终于问出了自己最担心之事,满眼希冀的希望刘浪给出能让她有一丝侥幸的答案。

    她知道刘浪的心意,也同样不想当寡妇,不是因为害怕寡妇这个名词,而是她希望刘浪活着。真到了那一刻,她可不是想死就能死的,还有双方的父母需要她,刘浪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是的,那是一场国战。但绝不是毫无胜算,而且我相信我们中国一定会赢得这场卫国战争的胜利。可是,在获得胜利之前,我们付出的牺牲会超出所有人的想象,甚至,会超出自晚清以来所有抵御外寇的损失之和。

    雁雪,我们没有退路,我们,必须战,哪怕我刘浪身死魂灭,也得战,哪怕独立团全军覆没,哪怕父母妻儿泪眼婆娑,我们都得战。”

    但刘浪终究用实话击碎了纪雁雪最后的一丝侥幸。

    定定的望着刘浪迥然的双眼,纪雁雪虽然眼圈发红,但终究没有流泪,反而又笑了,将头缓缓的靠在刘浪的胸前:“既然夫君不想带着愧疚上战场,那雁雪就成全你,但你大胜归来之时,若再不娶雁雪,雁雪必不依你。”

    “我保证,只要大战开启半年我刘浪若是一息尚存,必定以日寇头颅做为聘礼迎娶你过门,到时候你得给我生上一群大胖小子。”刘浪轻轻搂住散发着幽香柔弱无比的身躯,无比坚定的回答道。

    “难道夫君不喜欢女儿?”纪雁雪突然幽幽的问道。

    “当然喜欢,女儿才是父亲的小棉袄不是?尤其是能生一堆像雁雪如此美丽的女儿的话,那才真是好极了。”刘浪微微一汗,这女人的思维跳跃性实在太快了。

    “夫君,雁雪美吗?”纪雁雪凝神望着刘浪,美目中眼波流转,美不可方物。

    在刘浪灼热的目光望过来之后,有些害羞的闭上眼睛,微微颤动着的睫毛显示着她的紧张,但微微昂起的头却很坚决。

    在听过刘浪说起未来战争将会十不存一的惨烈之后,纪中校竟然一改往日的矜持,变得大胆火热起来。

    俗话说,最难消受美人恩。刘浪一时间亦是心动神摇,双臂一箍,毫不犹豫的低下头。

    。。。。。。。。。。

    一室春光之中,纪雁雪闭着的眼角悄然闪现出一丝泪花。

    该死的日寇,让甜蜜的爱情也不得不屈服于即将来临的战争阴霾。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