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依旧无法改变
    让刘浪真正笑不出的,不是因为红色部队将踏上那条充满艰险而又充满希望,体现着坚韧和憧憬重新崛起的鲜血之路。

    而是,他不仅没有阻挡住历史车辙固执的碾压,他甚至依旧没有改变年轻时代奶奶的命运。远比刘浪想象中对红色党理想更坚定的年轻奶奶做出了一个让普通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决定。

    10月8日,刘湘自重庆抵成都,19日在成都召开”剿匪“军事会议,光头大佬拨给子弹二百万发,22日刘湘正式复职,继续主持“剿匪”军事。?

    但是,全中国的目光,却似乎遗忘了四川。因为,在10月10日,位于江西的红色部队在屡屡受挫但其实并未伤筋动骨的时刻,竟然决定舍弃辛辛苦苦经营数年的江西和福建两省拥有数百万人口的地盘,进行全军战略转移。

    整个红色部队包括最高指挥机构到后勤机关再到所属部队,合计近九万人离开根据地悄然向湘西进发,在光头大佬还打着用步步为营的方法在江西和四川齐头并进将红色部队两大主力逐渐剿灭的梦想的时候。

    直到10月16日红色部队全体度过于都河,光头大佬和他的幕僚们才恍然大悟,红色部队这是要撤退了。苦苦攻打了数年,从第一次大举进攻红色区域到现在的第五次,前四次都是损兵折将,这次在第三帝国的军事顾问的建议下不追求大的战果只求压缩红色部队生存空间,总算是取得了一点战果。但就算是光头大佬也从未想过,会如此之快实现梦想。

    要知道,红色部队尚有十万可战之兵,尚有数十万的后备兵源,就算是想全部将其消灭,那最少也得两年的时间。

    可是,为抢回一块连级防御阵地都不惜战死一个整连,意志顽强的让人几乎绝望的红色部队竟然撤了,离开他们经营数年的根据地,主动的撤了。

    这让光头大佬甚至都没来得及笑,反而命令前线所有部队不得妄动,免得又被红色部队来个引蛇出洞一口又咬去一块肉。

    这数年来,红色部队可没少这么干过,被他们吃掉的整师整团可不是一个两个,甚至他们手里现在拿着的步枪机枪,好多都是来自国府方面的供应。

    是的,光头大佬瞬间有点儿犯懵想不明白红色部队为何要撤,而且还是整体撤离。但刘浪知道,这次大撤退还真不是完全是因为那位老人家被闲置,整个红色部队在军事上听取那位只有营长级别军事才能的北极熊军事顾问而导致的军事失利。未来共和国的十大元帅,十位大将,57位上将,在那里可是有百分之七八十之多,他们终究会找到击败光头大佬猛造碉堡步步为营的办法的。

    可是,军事上的天才光辉并不能阻挡经济的衰败。自从光头大佬采取了步步为营的铁桶政策,外面的物资越发的难以供应进来,无法在保持攻势的红色部队无法再获取新的经济来源。光靠根据地内的自给自足实在是难以养活十万大军,哪怕是老百姓们都很支持,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也难以维系。自一年多以来,红色根据地的经济一直在持续恶化。

    红色部队通过这次惨烈的教训学习到了经济发展的重要性,这对于他们日后在西北,在华北,在山东,在皖南创建抗日敌后根据地起到了很好的吸取教训的作用。但现在,他们必须得接受这个沉重的后果。

    必须得离开了,否则经济崩溃之下,十万大军没有给养,拿什么去和光头大佬的数十万部队拼命?用大刀用长矛,他们不怕,但战士们不能就饿着肚子去拼吧!

    红色部队注定闪耀历史天空的伟大的大转移开始了。而刘浪的年轻奶奶大辫子姑娘杨红曼同志,本来被刘浪利用华商集团联络人的名义好好的保护在南昌,就算是红色部队一如曾经时空那样开始转移,负责贴身保护她的四名独立团警卫排战士也会将她好好的带回四川。

    这一点儿刘浪无比肯定,因为在他离开的半年,独立团和华商集团高层察觉到了他对那位红姑娘的“特殊”关心,在南昌可是加大了经营力度。

    所谓加大经营力度,不过是往南昌持续注入力量的代名词。既然有投资就必须有护卫,独立团因为残疾而退役的老兵带领的新兵组成的护卫队,在南昌足足有一百多人之多。

    甚至,在肖风华的刻意重视下,独立团加派了一个装备着冲锋枪的战斗班潜入南昌,负责保护那对特殊父女的安全。

    可以说,就算是有人察觉到了杨红曼的身份,想对她不利,近二百的武装力量也能保护她从南昌城中杀出一条血路。这一点儿在刘浪归来之后就对负责情报工作的肖风华不露痕迹的褒奖过。

    但是,当看着肖风华一脸苦涩的将来自南昌城的情报轻轻地放在他的桌上,刘浪的脸色骤然变得难看起来。

    大辫子姑娘不仅没有继续呆在南昌城的意思,在收到红色部队密电她要全军撤离的那一刻,她就选择要和他们一起走。和曾经的时空中一样,和年轻时代的老爷子并肩踏上那条充满艰险充满各种未知的路。

    那亦是一条奇迹之路。

    她恐怕也不知道,她这一走,就是大半个中国吧!

    从1934年10月16日红色部队在江西渡过于都河,直至1936年10月红色部队三大主力胜利会师,红色部队从江西到陕北,历时两年整,行程上万里,其间经过无数次激烈的战斗。

    几乎平均每天就有一次遭遇战,路上行军一共368天,余下来的100天大多都在战斗中渡过。

    据未来美国着名记者斯诺统计:红色部队一共爬过了18条山脉,其中5条终年冰雪覆盖;渡过24条河流;经过12个省份;占领过62座城市;突破10个地方军阀组织的包围,此外还打败或躲过追击的中央军。平均每天行军71华里,一支大军及它的辎重要在一个地球上最险峻的地带保持这样的平均速度,如果不用奇迹来形容,就实在是找不出别的什么词来形容了。

    以往的刘浪也只是在老照片和记录的史实文字中又或者是自家老爷子的只言片语中了解红色部队是如何走进又走出那条艰险之路的,但并不是很直观,甚至很难产生大的共鸣。

    但当他来到这个时代,才知道所谓的艰险真是难以描述其中万一。这个时代的路,可不是像未来一般不是高速公路就是水泥公路,尤其是在起伏的崇山峻岭中,能有一条能供人马行走的土路,那就算是好路了。

    这个时代的红色战士,没有什么军靴训练鞋,从高层到士兵,几乎人人草鞋。至于说传说中的布鞋,那玩意儿能走上两百里就不错。而且,能拥有的很少。很多红色战士甚至到战死的那一刻,被他们无比珍惜都没舍得穿过的布鞋都还藏在胸前,最终,被鲜血染红。

    但自看到电报的那一刻,刘浪相信,就算提前把这些告诉她了,她也依旧会那样选择的吧!那里,不光是承载着她人生理想,还有她的爱情。

    刘浪满眼苦涩之余,心里也不禁有些自豪,这就是曾经那个时空中自己的爷爷奶奶,他们的意志,和他们的战友一样,犹如钢铁。

    也唯独拥有如此钢铁般意志的部队,才能在那个更加艰苦的年代,和日寇整整战上八年。

    既然无法挽回,刘浪也很冷静,命令那四名警卫排战士和独立团那个战斗班全体不得暴露身份,以华商集团早就给他们创建的新身份,跟随并保护杨红曼离开南昌追上红色部队。

    所有携带武器均不得带出南昌城,一行人以华商集团为掩护前往贵州,在哪里他们将会获得新的武器补给。

    在那里,他们也将必定追上红色部队。

    因为在那里,那位老人家终于争取到了红色部队的指挥权,在那位天才军事家的指挥下,红色部队才真正走上了一条凤凰涅盘重生的路。

    当然,更重要的,是刘浪不想让他们赶上那场红色部队万里战略转移中所遭遇过的最惨烈的战斗。

    那场令无数红色老将数十年后依旧热泪盈眶的战斗。

    刘浪到现在依旧记得年过九旬的老爷子干涸的眼眶中残留的泪光,每到那个特殊的日子。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