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议战(3)
    ,精彩小说免费!

    还好,周石屿虽然为人比较沉闷,但也不是那种榆木脑袋不识脸色的人,见各位同僚脸色有异,忙开口解释道:“迟营长你别误会,是这样的。你们看这里的地形,湘军想通过这里切断红色部队位于界首的渡口固然是要打通这条公路,但并不是发动攻击就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如果他们从这里。。。。。”

    主动拿起指挥棒的周石屿在沙盘上一座山峰的侧翼点了点,“如果他们从侧翼派出一个团或者一个旅甚至一个师对我敢死营发动攻击,那我敢死营阵地就算不被攻陷,但想达成两天或者三天坚守的战术目标可就基本落空。就算我敢死营有全员战死之决心,也是守不住了,先不说战术上的失败,更关键的是,此处一败,整场战役就是大败。所以,必须由我团综合实力最强的一营担当预备队,随时可以增援我敢死营侧翼,并还能对磐石营和刺刀营进行支援。我认为,有一支强有力的预备队,才是关系到这场阻击战胜负的关键。”

    “啪啪”“啪啪”

    不光是刘浪鼓起掌来,其余军官也齐齐为这位当日以一连之力力挡日军一个旅团狂攻一日伤亡率高达百分之七十依旧未退一步的敢死连连长鼓掌。在这里,他显示出的不仅只是勇,还有谋。

    刘浪当然得鼓掌。因为红色部队的那位林姓军团长正是这么做的,三个团成品子形占据三处狙击阵地,一个团做预备队并负责防范敌军绕至侧翼进攻。而且这位未来赫赫有名的将军对侧翼更加重视,急调麾下的拥有两个团兵力的红一师赶来增援。也就是说,他用来防侧翼的部队搞达两个团近五千人,其中未来共和国上将杨得知率领的一个团,亦是红一军团的拳头部队。

    可见,那位未来赫赫有名的将军对侧翼之重视。

    周石屿的想法竟然与未来共和国元帅的布置大部分不谋而合也就罢了。而且,事实也正和他们想象的一样,湘军在以两个师主攻一天亦没有寸进之后,于第二日也就是11月30日投入三个师的兵力狂攻,而攻击侧翼米花山一带防线的兵力却高达两个师。

    由此,湘军才算是取得了一点战果,连续攻占了几个山头,最终攻占了米花山。不过还好,那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若是没有用重兵防备敌军迂回这一招儿,刘浪估计就算是红色部队再勇猛,也无法坚持到12月1日。

    “石屿的战术布置的不错,但你告诉我只能坚守2天?”刘浪微微一叹,将目光投向一直未发过言,最为老成持重的程远山,“远山,你告诉我你又能坚守多久?”

    “报告长官,如果我是这场战役守方的指挥官,无法给予能坚守的时间,我唯一能告诉我的士兵的是,战至最后一人留尽最后一滴血。”程远山肃然回答道。

    军人本来就是多干事少说话的职业,但说来也是奇怪,刘浪所选的四位步兵营长,不光是话不多,除了迟大奎可能性子爆烈一点儿,其余三位那都是沉默寡言型。

    但若是论闷,程远山在这三人中又算得上最闷的那一位了。

    可要是说言出必行,这位也算是第一。他说战至最后一人,那必定是一个都不得活,没有人会怀疑他这是在吹牛逼说大话。

    长城之战,这位率300精兵潜伏一周,最终突破上千日寇的阵地炸毁日军重炮就是他对自己誓言的证明。如果不是刘浪率部来援的及时,所有人敢肯定,别说连几名特种兵在内他们能活十几个人,恐怕真的是全员战死罗文峪关口下了,一个都不会剩下。要知道,他可是用数十人的生命为代价冲破了对方架着高射机枪的阵地不说,还以200来号人就跟小鬼子近千人搞起了白刃战,那绝对是个为了执行军令而不惜一死的狠角色。

    只是,程远山这样说也从侧面表达了一个观点,就算全员战死,在这样的实力对比下,他也没有信心能守住两天以上。

    “你们四个,有说两天的,有避而不答的,有豪言全员死战的,更还有特娘的要给他配一堆大炮才敢说守两天半的。”刘浪脸色一冷,冷冷的扫视了属下们一圈,“可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这支一万余人的红色部队,自11月27日进驻阵地,29日开始和数倍于己的对手大战,至12月1日主动撤出阵地,他们整整守了3天。”

    “是不是觉得不可能?红色部队没我独立团的武器装备,也没有我独立团现在这样子弹堆成山供全体官兵的训练水平,更没有我独立团全体官兵每两天一顿大肥肉时不时还有牛羊肉做补充的伙食。论单兵,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各项军事技能,他们都不如我们;论装备,不谈火炮,从重机枪到轻机枪再到步枪冲锋枪的轻武器配备,他们更是不如我们远甚。

    可是,他们偏偏就达成了自己的战术目标,守住了三天,并且损失也没有像我们这样动不动就是战至最后一个人,虽然他们也是想这么做的,只不过他们的对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而已。”

    “为什么他们能做到,而我们没信心?那是因为他们有无与伦比的战场执行力和坚持自己理想的战斗力。我们先不说他们的理想是好还是坏,但是他们为了自己的理想,每个人都勇于献出自己的生命。在这一点儿上,我独立团远不如他们。

    是的,我独立团3000人都有精忠报国和日寇杀身成仁之决心,这一点我刘某人从不怀疑。可是,从你们几个大营长开始以下的官兵们,敢说没有自打完长城一仗,老子独立团就是天下第一尾巴都特娘的翘天上去了?

    就像你们军演中被一支只有日军真正战斗力二分之一的蓝军击败,如果不是抱着这个想法,就不会大晚上的跑到老子这里来讨说法。你们告诉我,是不是没炮就打不了仗了?假如那一天我们独立团遭遇失败,所有辎重全部丢失,仅余轻武器,再遇到日寇,你们特娘的就给老子认怂,说打不了了?”

    刘浪疾言厉色的一番话说得不仅四个步兵营长集体面红耳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其他军官们也都低着头沉思起来。

    是的,刘浪之所以今天拿红色部队刚进行的最惨烈一战来举例子,不是要在他们面前说红色部队的理想和纲领,而是借此来点醒自己这帮已经越来越骄傲的属下们。

    自信和自大只差一个字,但其中的含义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自刘浪海外归来以来,他就发现了一个不太好的苗头。各部官兵强军的傲气倒是有了,但那股子牛气哄哄的劲儿也是足了。张口闭口就是火力输出有多强,仿佛自己面前任何来犯之敌在己方密集的子弹炮弹面前都是渣渣。

    没错,刘浪用尽自己所有的努力想把独立团打造成一支武装到牙齿,在这个时代不说独步全球但在亚洲轻重火力配置合理堪称第一的军队。

    可是,完全依靠科技和装备起来的军队,绝对称不上一支强军。这一点儿美国大兵在中国北方的冰天雪地里在南越亚热带丛林里都已经证明过了。他们已经是同时代这个星球上装备最强的军队,可依旧没有获取他们想要的胜利。

    一支强军,最重要的,不是武器装备,而是其精神。

    而刘浪给独立团制定的战斗精神,就是四个字:“精忠报国”。

    唯有有了这样精神的军队,才能在日后的全面战争中和日寇死扛。唯有这种精神,才能让藤县王铭章率部三千尽墨却无人言退;唯有这种精神,才能让长沙被打成一片废墟跨度长达六年的四次长沙会战却依旧在废墟上打响。

    拥有了愿意为之战斗而死的精神,才是一支强军之魂。这才是刘浪开这个战术分析会的目的。

    从迟大奎他们脸上闪出的羞愧和泛出的恍然,刘浪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