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3章 民国版“非诚勿扰”(中)
    ,精彩小说免费!

    刘团座开始就让一帮中尉上尉们陪着一帮士绅们叙话,然后再让穿着军装精气神十足的这帮光棍们陪着士绅家属们去看大戏,说白了前面是“岳父岳母”们有初步印象,后来是让大家闺秀们自己瞅瞅。

    当然了,这些是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刘浪可不能对这帮宾客们说,哥们儿这光棍多,就指望着各位老板家的姑娘们救急。若是这样说了,人家敢不敢带姑娘来那可不一定了。

    毕竟,上一次长城之战独立团战死近一半人,虽然战果更加辉煌,但可不是每个人都想要勋章而让自家女儿当寡妇的,尤其是这帮在整个广元地区都还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

    通过两次小小的接触,最后的阅兵式才是最后的“上台走秀”,用方阵的冲击力来存托各位光棍们的英武不群,效果绝对是杠杠的。

    这不,刘浪和这帮广元头面人物酒不过三巡,就有人主动找上门了。

    詹成芳虽然只是个城防警备司令,也就是相当于后世县公安局长的角色,防守城池只是做做样子,管理县城里的治安才是他的主业,但怎么说也是个军人。

    几碗酒下肚这脸也红了,眼睛也迷离了,胆子也是大了。找了个大家伙儿没注意的空挡,跟刘团座打听起一个人来:“长官,不知哪位名叫凌洪的小长官今年多大年龄?家住何方?不知是否婚配?”

    有鱼上钩了,上钩了。浪团座心里大喜,但脸上却是一片沉静。太激动,有可能会把正在吃饵的鱼儿给吓跑的。

    “这个嘛!可是军中机密,詹司令,恕刘浪无可奉告。”刘浪正在夹菜的手微微一顿,似笑非笑的看了詹成芳一眼。

    “不,不,长官您别误会。是这样的,属下家中有一女已经年方二十,性喜游山玩水,天天拿个什么照相机到处晃说要做个什么摄影家,您说这样的女娃儿让我这个做老汉的啷个不头疼?但是,方才娃儿他妈竟然让我打听打听贵部那位凌洪小长官的情况,而且貌似是小女的意思,属下这才。。。。。。”詹成芳唬了一跳,忙解释道。

    虽然话没说得很明白,但意思却是表达的很清楚,家有一女年方二十尚未出阁,为人父母者甚是头大,这好不容易女儿自己有了意向,他这个当爹的那还不赶紧的冲出来?

    不得不说这詹成芳父女二人都有眼光,凌洪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上尉副营长,和年过40的詹成芳军衔也不过一级的差别,日后的发展自然是一片坦途。

    当然了,对于那位爱摄影的川妹子来说,可不是看重凌洪的军衔,主要是这位够帅。别说凌洪这种本身底子都有浪团座相貌七八分帅气值的帅小伙(这是刘浪自己认为的),就是把那个叫杨松林的川军兵痞小排长拉来穿上独立团迷彩服身板再挺直一点脸上猥琐的表情再少一点,那也是个帅哥。

    英武的军装和军人远超常人的挺拔身形以及充满男儿的阳光气概简直符合妹子对未来夫婿所有的幻想。

    不说别的,光是后世刘浪就知道,去大学新生担任新生军训教官们的那些家伙们,收到的大一女生们的情书都能当柴火烧了。

    这会儿,有妹子看上他们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而父母们看到的不仅是帅,更多的还有军衔,二十来岁的军官,也完全符合他们心目中女婿的人选。

    “哦?原来是这样。这样,詹司令,不急不急,现在呢,就是好好喝酒,等一会儿到了帐篷里,我再命令那小子来给你汇报,你看可好?”刘浪心里大喜,表面上却是不露声色的端起了矜持。

    必须端那!詹成芳家的姑娘是看上了,可还有别家的呢!“非诚勿扰”都还有互相选择留灯灭灯呢!万一凌洪没看上他家姑娘咋整?就算解决光棍问题,也不能不考虑两厢情愿的这个重要问题。

    刘浪一直认为,这第一眼的感觉非常重要。

    当然了,纪中校算是例外,曾经战场上的小丑妞摇身一变变成天仙一般的学生妹,着实把他冲击的有些恍然,最后就上套了。浪团座一直坚持认为,那不是他意志力不够坚定,而是纪中校套路太深。

    其实,这二位,一个战场上的猥琐胖子,一个是战场上的小丑妞儿,这第一印象都是足够糟糕的。只是,美女爱的是英雄,而英雄,一旦被美女爱上,则很难有逃脱的。

    这就是人性,赤果果的人性。

    一顿除夕大宴,喝倒了至少一半人。当然了,基本以军人为主,不是军人没百姓能喝,也不是自律性不够。

    而是,他们训练日久,这精神上本就绷着一根弦,突然宣布放假心神放松,再加上遇到老战友心情激荡,这酒自然是过量了。

    官兵们在警戒部队的陪同下互相搀扶着回基地休息,来的那帮第四师和新61旅的军官们自然也没落到好,都被灌成一滩烂泥,直接被医护队的担架给抬到基地给探亲家属盖的营房里去睡大觉去了。

    唯有一帮士绅们很矜持,对于杯中之物只是量力而为。不光是怕喝醉了丢了颜面,更重要的是,他们有不少人找刘团座有事要谈。

    很重要的事。

    自从詹成芳找刘浪耳语过,这王县长和广元县城里的几个大商户都借着敬酒的机会不动声色的表达了自己娃儿他娘的意愿。

    男人嘛!在儿女亲事上一般都拉女人出来当挡箭牌,这是秉持着中庸之道数千年的中国的含蓄之道。别说是这个时候,就算是到未来八十年后,也没见多少岳父大人为自家“小棉袄”亲自赤膊上阵的。除非那真是姑娘待字闺中三十多年了,再不嫁都成老姑娘了。

    能在一个贫瘠的山区混成人物的,不管是经商的还是从政的或是靠读书撑门面的,都有个统一的特点,那就是聪明。

    别看更聪明的那些家伙们都是半遮半掩偷偷摸摸,不是找刘团座就是找张团副或是唐参谋长,但这些却是瞒不住精于世故的这些头面人物的。

    他们也终于知道了某些“无耻”之徒竟然看上了那帮年轻军官想从中招姑爷。这还得了?如果让那七八个老东西抱上独立团的粗腿,那以后见着他们还不得鼻孔朝天了?

    但凡是家中还有未出阁女儿的,都开始打起了这个小算盘。再寻摸个机会一问自家闺女,发现闺女压根儿没太反对的意思,其实,就算是反对也没用,对于尚崇尚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古老传统的士绅们来说,只要他们有起了这个心思就够了。

    等全部事情忙完的刘浪和张儒浩唐永明进了大帐篷,才发现,他们所谓的悄悄的商量,是绝对不可能的了。得了他们悄悄商量授意的人不过七八个,但主动凑过来的,却高达三十多人。

    这会儿,一帮士绅们正在皮笑肉不笑不咸不淡貌合神离的喝着茶扯淡呢!一见刘浪三人进来,王县长和詹成芳忙不迭的迎上来,生怕跑慢一点儿自己相中的女婿就被后面那帮凑过来的瓜皮们给抢跑了。

    日他个仙人板板的,动了抢女婿心思的这帮王八蛋竟然连县长、警备司令的话都不听了,无论他们怎么暗示,那帮不要脸的就硬赖在帐篷不走了。逼得县城里地位最高的两个只能更加主动了。

    说老实话,如果不是知道独立团三位高层都是有主的人,这帮未来“岳父”们能把这三位给活“吞”了。

    “既然各位老兄都有这个意思,刚才我统计了下,我团年龄23以上家中尚未定亲的中尉以上军官有31人,和在座诸位尚未出阁闺秀人数大略相同,如果未有相中的,也没关系,还有不少少尉军官可做后备人选。”刘浪坐在主位上说道,继而脸色微微一肃,又道:“但是,在座的都是我广元父老乡亲,刘浪有句话也不得不给大家说明白,我辈为国家之军人,军令一下就得拎着脑袋上战场,沙场之上子弹无眼马革裹尸必不在少数,一里地外的烈士陵园躺着我独立团1100余弟兄,独立团自我刘浪以下3000人,莫不以去那里陪他们为念。各位可得想好,会不会耽搁各位闺秀的未来人生幸福。”

    一句告诫说得三十几位士绅们脸色各有变化,刘浪这大实话说得一点儿也没错。日寇越来越嚣张,独立团指不定什么时候又开赴战场,如果出现死伤,那自家姑娘可就成了寡妇了。

    至少有超过百分之三十的士绅在被刘浪提醒之后开始打起了退堂鼓,热情度也显然没先前那般高了。

    张儒浩和唐永明心里不由暗暗有些着急,这那里是忽悠人家嫁姑娘,完全是把想进门的往外赶的意思。

    刘浪却是脸色依旧和煦,话锋一转,“不过,那也是三五年之后的事情了,我独立团也鉴于我广元之兵越来越多,经向刘主席请示后,准备以我广元为试点,对军属进行优抚,大加优抚。”

    “如何优抚?”一听到刘浪所说的这个军属优抚这个新鲜名词,政治觉悟高人一筹的王县长眼前一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