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5章 异乡异客
    最后那个场面是真心火爆。

    如果不是刘团座出马,最少有三对带着瓜皮帽的“地主老财”当场拎着板凳就要开干。四川袍哥人家,从来都不拉稀摆带,更何况是抢女婿这事儿?

    最后还是刘浪给了一个比较合适的意见。大家都看中女婿了,或者是大家闺秀们也相中某光棍了,这个,出于解决闺秀们终身大事的问题,独立团的未婚军官们可以贡献出来。但是,总得给那些军官们一个相自家未来另一半的机会吧!

    这个说辞,让另两位独立团上校一脑门冷汗。这种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恐怕也就刘团座脸皮够厚乍,能说出来。

    但是,对于一帮开始“抢食”的岳父们来说,这话说得没毛病,女方相中男方了,可不代表人家男方就一定同意,这必须得是个双方问题。

    于是,刘浪建议想和独立团单身军官们结亲的士绅们把太太和女儿都留下,独立团基地除夕和大年初一初二三天放假,正好由他们组团陪同小姐们在独立团附近的山中同游,利用余下的两天假期互相熟悉联络感情。如果担心自家女儿名誉受损,由其母亲陪伴即可。两天后由独立团派兵将各位太太小姐们皆送至广元县城。

    当然了,如果连自己老婆姑娘都担心的,可随同女子们一同入住独立团修建好的亲属探亲专用营地。

    听刘浪说了这个主意,一帮士绅们细细一想,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虽然总感觉和祖辈传下来的规矩稍有不合,但做为过来人的他们都知道夫妻感情对于一个家的重要性。

    尤其是对做为军人不能常守于妻子身边的独立团军官们,如果没有互相欣赏喜欢的前提,到时候闹出丑事出来,也是自己往自己身上泼脏水。这婚前的相互接触相互了解竟然貌似很重要。

    于是,纷纷同意了刘浪的提议。至于说担心自己老婆闺女安全而留下的,虽然也有,但还真没几个人。

    独立团拥有强军之姿先不谈他,就冲着人家这堂堂军人正气的阅兵式,就没有人怀疑他们的军纪。若是换成范大师长的第四师,那才是敢把老婆闺女都留在其军营的没几个人吧!

    当然了,这和独立团驻扎广元三年有余对百姓丝毫无犯的口碑也有极大关系。

    过了除夕,就是正月,这帮士绅们都忙的很,回到各自休息的帐篷和夫人闺女一商量,本来三十六家有意和军官们结亲的,竟然留下了四十一个大闺女。

    原因是,有的家里可不止一个女儿待字闺中,像那位大粮商“肖一刀”不仅自己留下了,还带着三个闺女也留下了,而最小的那个才十四岁。

    还好,这个最小的,只是打算陪着两个姐姐玩耍顺便考察一下未来的姐夫。否则,获悉此事的某团座脸都是绿的,那可是未成年少女好嘛!放后世要被打靶的。

    赵二狗恐怕都没想到,他竟然也成了抢手货色。虽然他人长得不怎么样,一脸的横肉就像个屠夫,但他就靠着吼得满场都听得见的“开炮”的大嗓门,竟然还赢得了至少两个川妹子的喜欢。当然了,他那个炮兵营长的身份也给他加成了不少光环。

    不过,这位却是傲娇的拒绝了参加明日陪同大家闺秀们同游的光棍团。因为,虽然是独立团军衔最高的光棍之一,但人家赵二狗营长可是个很忠贞的人。

    说喜欢大“屁*股”妹子,就一定不改初衷。哪怕是那位小翠护士只不过来了一封信,他就认为已经和小翠护士私定了终身,准备过完年就利用假期直奔小翠护士现在的驻地江苏去把她接到独立团的。为此刘浪不得不利用过年这个机会向时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育长的张中将发去新年贺电并请张中将为此斡旋。

    为了一名随军小护士的调动,刘浪竟然动用了张中将这层关系,此事成为**高层将领们一时的笑谈。要知道,人情这个东西,可是越用越少的。在他们看来,还不如把这层关系利用到由上校晋升少将那一道至关重要的关口上,而深得光头大佬信任的张中将,绝对有这个能力。

    只是,刘浪却不屑一顾,在他看来,属下和兄弟的终身幸福,要远比他当少将要重要的多。而且,少将,他不能自己用战功打出来吗?如果一百颗日本鬼子的头颅不够,那就用一千颗一万颗来换。

    。。。。。。。。。。

    或许是刘团座的心思都放在男光棍们身上了,忘记了自己的麾下除了男人,还有女人,还有来自异国的女人。

    整个中午,相对于整个独立团的热热闹闹,在异国他乡的彗星首次感到了孤独。虽然中国的春节不是苏曼达岛的节日,但远离家乡数千里的彗星端着酒,一脸的落寞。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是因为想家了,还是因为没有碰到故人。

    自打成为独立团最特殊的一个编制----水军连的见习少尉连长,彗星前一段时间一直带着自己的十位兄弟和独立团配给她的一百五十名新兵在距离独立团基地二十多里地外的流经广元县的嘉陵江里练习炮艇驾驶和战术。

    刘团座能给她的,只有一条从刘湘那里买来的老旧炮艇,说是炮艇,其实不过是民用小型铁壳船加装了几块钢板当护甲,然后又给配了几挺机枪而已,甚至比彗星开惯了的小火轮还要小一些。

    不过,水流更加湍急的江水和波涛汹涌的大海水势不同,这半年来,彗星带着自己的属下熟悉水性的时间甚至比开着破烂炮艇的时间要多的多。

    虽然已经和战友们都熟悉了,身边也有同乡同族陪伴,但彗星还是忍不住会有些想那些一起战斗过大半年的独立团特种分队的战友们了。

    彗星当然不会承认她有些想某个人了,那个在一年前隔三差五就会蹿到自己面前搞怪的那个家伙,竟然足足半年没出现过了。

    当收到命令,水军连可以在这个中国年关时节回基地修整三天的消息,彗星有说不出的开心。可是,当她回基地以后,不由失望了。

    她想见的人,一个未在。包括那个曾经一脸猥琐的让她天天咬牙切齿但依旧乐此不疲的那个混账。

    整个独立团都沉浸在过节的热烈中,唯独彗星有几分落寞,大口干了碗中的白酒,劈手夺过身边弟兄手里的香烟,给自己点了一根,抽了一口便拼命的咳嗽起来。引起旁边独立团士兵们一阵大笑。

    “笑啥子哟,来,啷个瓜娃子来陪我喝酒。”彗星一瞪眼,将酒倒入土碗里,用这半年学会的四川话骂道。

    “哈哈,幺妹儿,我来陪你喝。”周围几桌的气氛顿时更热烈起来。

    女兵抽烟喝酒其实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尤其是在四川,叼着大烟斗的女子也不鲜见,但像彗星如此如此豪迈的女少尉,在独立团可是第一号。尤其是,人家还长得够美,听说连团座长官都不鸟的猛女。

    而被彗星妹子惦记的故友们,可能是独立团唯一没有休息的军种。是的,除夕午宴之前的阅兵式里之所以没有出现特种大队的身影,一来,当然是和新成立的水军连队一样为了保密,无论对前来观礼的客人们有多信任,独立团也绝对不会把所有的底牌掀开给其他人看的。特种大队是独立团黑夜中最锋利的利刃,唯有死去的敌人才能看到他们。

    二来,的确是特种大队没有人在基地。基于刘浪的实战出成绩的理论,特种大队全体队员早在四个月前就开始出任务。

    一部分由俞献诚亲自率领去了南洋,利用苏曼达岛做为基地,继续以打劫马六甲海盗为主要工作。不过这次他们的难度要比山鹰他们更大一些,因为海盗跑得更远了。

    而另一部分,却是去了热河和东北。去热河的,是配合孙永勤的义勇军以及邓文的骑兵旅对驻军热河的日寇进行打击和袭扰;潜入东北的,则以特种作战的形式,对日寇进行刺杀和偷袭。换句话就是说,让日本人不得安生。

    而分成若干小组的特种兵们也在这样的实战中不停锻炼并学习。而一年后活着归来,就是他们通过考核的日子。

    曾经掠过彗星少尉脑海的某个混账,这会儿正在热河的冰天雪地里,拼命飞奔,用尽了自己浑身所有的力气。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