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6章 懊悔和无助
    ,精彩小说免费!

    这可能是曾经水从军以来最惶急的一刻。

    尤其是看到十里地外升起的一阵浓烟的时候。

    看浓烟的范围,那必定不是烧一间房子两间房子所能造成的,那应该是个村庄,而且曾经水知道,除了日本人,没有人会这么做。而正处于对占领地进行安抚的日本人,也不会轻易这么做。

    隐隐约约传来的轰隆马蹄声印证了曾经水的想法。那里,有战斗。

    而且他终于敢断定,骑兵旅被日寇骗了。

    被冰雪覆盖的崎岖山路让曾经水早在发现浓烟的那一刻就跳下了马,提着自己的莫辛纳甘顺着山岭拔足狂奔。那里,肯定有他的兄弟。

    独自一人潜伏两天于600米外狙杀日寇驻长城外100里地冷家集中队长的曾经水刚于一天前返回青龙山邓文骑兵旅基地,就获知有一支骑兵连执行任务出去五天了,还未归来。

    他们的任务,是偷袭内线前几天传来的情报里所说的从承德城过来的一个日军运输队,如果一切顺利,他们应该在前天就该回营的。

    可是,他们足足迟到了二天,方圆五十里也未见他们的踪迹。

    当然了,这其实也没什么,因为要躲避日军随后的报复追杀,骑兵们在热河山区和日寇兜个十天半个月的圈子也是常有的事儿。但曾经水却忍不住有些焦躁,和骑兵排一起出任务的,还有特种大队的新兵二货男雕爷。

    “狗日的刁叶又不听老子的命令,擅自出战。”曾经水一听这个消息,差点儿没咬碎了后槽牙。

    是的,二货男雕爷在山寨里是曾经水的老大,但在特种大队,却是不折不扣的一名新兵,哪怕他现在已经是少尉,但在这两人组成的特种作战二人组里面,上等兵曾经水还是他的领导。

    做为从小和二货男雕爷一起长大的曾经水,太了解自己这位老大了,一身武力值全山寨无人能及,还擅于大智若愚让人上当,但他心地太过善良为人热血冲动却又很容易被残忍的敌人用计策诱出。

    说白了,在已经经历过一年和海盗实战大有长进的曾经水看来,现在和过去的雕爷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兄弟,但现在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好的队友,他的心性还不够坚韧,尚需磨砺。

    所以,这二个月来,曾经水基本上都是和他一起出任务,从不让他单独行动。但没想到他刚离开几天,这家伙就单独跑出去了。

    从这个骑兵排去执行的这个偷袭任务来看,几乎看不出什么毛病。内线是驻承德市日军守备司令部的一个马夫,因为妻儿死于两年前日寇进攻热河的战火而对日寇恨之入骨,去年春天就和邓文在承德城埋下的暗线接上了头,忠诚度方面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而且,他是通过给骡马配饲料计算有多少匹马外出而得出运输队规模,运输队运送的目的地则是通过和随行的伪军军官喝酒所透露出的只言片语所得。这样的情报,邓文骑兵旅已经收到过最少三次,前两次都顺利的偷袭成功,其中一次甚至有一个日军骑兵小队四十多人外加一个连的伪军护送,被邓文派出的一个骑兵营全部斩杀殆尽。缴获了十几辆大车足够一个日寇步兵中队生活一个月的物资。

    这次的情报显示,日寇不过一个骑兵小分队和一个排的伪军兵力护送至距离承德180里地外距离青龙山130里地外的黑龙集一个日军步兵小队的生活物资,一个骑兵连60多号人马对付他们本就兵力占优,再加上是伺机偷袭,那更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现在的邓文骑兵旅的装备可不是先前被日寇在东北土地上撵的到处跑的时候,一个骑兵连不仅装备了重机枪还有迫击炮,对付一个不过七八人的日军骑兵小分队实在不要太简单,至于说那一个排30多人的伪军,谁又把他们那点儿战斗力放眼里了?

    情报正常,兵力占优,一切看似正常的再正常不过,但他们就是还未归来。曾经水心里的警戒不由直线上升。越是看似正常,就越是不正常。日寇也不是傻蛋,不到三个月内,连续两次被伏击损失惨重,他们竟然还敢只派这点儿兵力就运往180里地外的据点?

    曾经水马上找到邓文,将自己的想法告知。邓文皱着眉头思索半天后,决定派出两个骑兵营近400骑兵沿线搜索那个骑兵连,但为防止被日寇围点打援,必须派出足够侦查骑兵,大部骑兵不能轻易冒进。

    因为担忧雕爷的安危,曾经水那里还忍得住跟随大部骑兵行动,干脆充当了尖兵,提前先出发了,大部骑兵现在至少还在十里地之外。

    曾经水正在朝自己想象中的战场狂奔。

    但,他担心的二货男却并不是和他想象中那样在战场。

    雕爷,被两个身穿大皮袄戴着狗皮帽子的东北彪形大汉死死的按着,按在雪地里,哪怕他眼中热泪滚滚,目睁欲裂,两双大手也依旧死死的将他按着。

    不过,两名彪形大汉拼命按住雕爷的同时,他们自己的脸上同样也是挂着两行泪珠,因为天气寒冷,泪珠竟然被冻成两条冰棱挂在他们满是风霜的脸上。

    “你们两个狗日的,放开老子啊!让老子去狗日的小鬼子拼了。”雕爷低吼着想挣脱两名大汉的钳制。

    可两名占了先机的大汉的力气显然也不是白给的,死死的压住他不让他起身。

    “雕爷,周老大说了,老子两个就是死,也得把你给送回青龙山,否则对不起刘长官。”其中一名彪形大汉看着山下的战场,喷着粗气满脸痛苦的说道。

    “是老子害了弟兄们,你们让老子去跟他们一起死吧!”雕爷脖子上的青筋直爆,拼力挣扎着。

    “雕爷,老子几个死了也就死了,可是,那几个小兄弟不该死啊!”另一个大汉同样痛苦的闭了闭眼。

    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几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躲在布满积雪的草窝里满脸惊惶。

    “啊~~~~~”二货男的身子猛然一僵,片响之后将头猛然埋进可没过人小腿深的积雪里发出一声闷闷的怒吼。

    二货男这一生可能都没想今天这样后悔和愤怒并无助过。

    战场,就在距离他不过三百多米的山下,不过一千平方米的山坳。一队穿着羊皮袄的骑兵正在朝着一队穿着黄色军棉大衣的骑兵进攻。可显然,黄色军棉大衣骑兵的人数要远多于羊皮袄们。

    人数,至少是他们的四倍。

    和那些正在冲锋中的骑兵们一样,二货男不怕死,哪怕日寇骑兵的数量高达两个骑兵中队。

    雕爷很很后悔,做为侦查兵,他在两天前的偷袭战中已经将自己的侦查范围扩大到承德方向十里地以外,一切正常。除了情报中护送日军物资的一队日军骑兵小分队和一个排的伪军步兵,他没发现任何异常。

    可是,当他们全歼了那个步兵排并开始追杀日军骑兵小分队时,在不可能出现的相反方向,而且是青龙山方向,竟然出现了大队的日军骑兵。

    显然,他们中了日寇的计了。

    他做为侦察兵,未能发现大队日军的埋伏,显然是失职的。但最令雕爷后悔的还远不仅仅只是这个。

    骑兵最强悍的能力是机动力,哪怕日寇拥有两个中队的兵力,但骑兵连也不是白给的,打不过还不能逃啊!可是,这帮日寇显然也是接了死命令,一直追着他们不放,足足在山里和日寇兜了三天的圈子,直到重机枪和迫击炮已经用光了炮弹和子弹被迫丢进山谷,也没有完全甩开日寇。

    好不容易,甩开了日寇十几里的距离,来到了这个名叫靠山屯的山坳里,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可是,他甚至宁愿和日寇战死在山岚,也后悔来过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