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9章 血色风霜
    ,精彩小说免费!

    微微扫一眼身边几乎无人不带伤的不到三十人的弟兄,光头独眼老周眼角狠狠一抽,心痛欲死。

    从1931年开始,这帮弟兄们就在一起,虽然中间有战死的也有新加入的,但至少有三十来个人是在一起吃一起睡一起杀鬼子甚至一起挨刀一起流血四年多的弟兄。

    近1500个日夜的朝夕相处啊!人这一生,可能除了父母以外,他们还从未有关系如此亲密的人,哪怕是亲兄弟姐妹也不过如此了。

    但是,今天仅一次冲锋,他的这些兄弟就少了一半。熊老三没了,刁大胡子也没了,小青皮也死了。老周亲眼看见他被鬼子的马刀戳了个对穿,但那个从十七岁就跟着骑兵旅现在也不过二十一岁的小子是好样的,哪怕是胸膛被戳了个大窟窿,但他依旧一把薅住来不及撒手的日寇的胳膊硬生生将那个一刀断去他所有生机的小鬼子拽下马。

    在两队骑兵中掉下马,唯一的结局只有死。小青皮为自己报了仇。

    可是,他老周的骑兵连没了,他的兄弟也没了。老周遥遥望着那边倒在黑土地上的一动不动灰白色身影们,眼里泪光点点。

    不过,他很快强行按下自己的悲伤,重新举起自己手里的马刀,嘶哑着嗓子:“弟兄们,刁大胡子他们已经先去了,现在就快轮到我们了,你们告诉我,怕不怕?”

    “不怕,老子已经劈死一个回本了,再弄一个就是赚的。”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催动马匹和老周并肩而立。

    “怕谁都不能怕小鬼子,老大,一起干死狗娘养的。”又是一名骑兵催动马匹走上前。

    “对,干死狗娘养的。”不过二十**名骑兵们这回也不保持两排了,全部催马走上前,和自己的连长并成一排。

    这一回,没有锋矢之阵,大家都是锋,都是矢,兄弟伙儿的一起去阎王殿,不孤单。

    “弟兄们,你们慢点儿走,老子们来陪你们了。”老周环首四顾,仰天发出一声大吼,将马刀往前一挥:“冲”

    日军少佐可能也没想过在己方如此优势兵力下会遭遇如此重创,看着数量愈发稀少中国骑兵已经重新整好队列并发出冲锋信号,脸上寒霜俞浓,将自己那柄闪着寒光向前一指,高声大吼:“板载”。

    “板载”尚余200多人的日军皆疯狂大吼,同时放松缰绳,两腿猛夹。

    “轰隆隆”的马蹄声再度粉碎了不过数分钟的寂静。

    此时,距离山坳不过五里路的曾经水已经可以很清晰的听到那边传来的如雷的马蹄声响,脸色更是大变。

    这样大的动静,没有数百匹马是不可能形成的。而那个骑兵连,才不过60人,近百匹马。那只能说明,日军的数量,远在他们之上。

    邓文部支援而来的一个骑兵营300多人,也不能在这样的骑兵对决中稳胜那!曾经水没想到,日寇为了伏击青龙山义勇军,竟然如此舍得下血本。

    要知道,为了对付隐藏在青龙山的邓文骑兵旅上千号骑兵,关东军驻热河多了一个拥有四个骑兵中队的骑兵联队,加上驻热河的一个混成旅团的两个骑兵中队,骑兵总兵力达到近两千人。这次,竟然派了四分之一兵力出来伏击邓文部骑兵。

    而那个所谓的运输队,自然就是日本人放出的诱饵。

    但愿雕爷和老周不要和占据优势兵力的鬼子硬拼,杀出一条血路冲出来,只要他们能冲出来,距离此地只有十余里地的骑兵营就能让这帮鬼子偷鸡不成蚀把米。

    曾经水一边继续狂奔祈祷雕爷他们不要犯傻,一边拼命思索着怎么给这帮鬼子来招狠的,否则,这口恶气他也是邓文部上上下下包括他自己,都是吞不下的。在青龙山这两年,从来只有他们偷袭日本人,那有日本人设套儿偷袭他们的?

    而山坳里的战场已经过几分钟又一轮的生死拼杀,老周带着自己的骑兵弟兄们再一次将厚实的鬼子骑兵队列戳穿狂奔到一百多米外拨转马头。

    不过这一次,能陪着他冲出来的,只有两人了。

    一个,没了胳膊,一个,胸前还插着一把颤巍巍不停晃动的雪亮马刀,那把马刀上,甚至还有一只牢牢握住刀把带着手套的手。

    那是在日寇还来不及撒手,被他身边的吴大海亲自一刀剁下留在上面的,不过,也因为这一刀,吴大海的一条胳膊被那个日军少佐一刀削掉。

    而老周自己,同样也不是囫囵个,他的左手已经无法拽住缰绳了。那是因为,他的左手已经只剩下一只带着大拇指的光秃秃的手掌。为了救身边的同伴,老周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劈向同伴的日寇的刀刃,日寇猛力一抽,锋利的刀刃直接割断了他四根手指。

    现在,他已经无法用手来控制战马,他只能靠着自己娴熟的骑技,以两腿来控制战马的方向。

    “老大,对不起,我恐怕是不能再陪你杀鬼子了。只能让大海陪你了。”胸前插着马刀的骑兵口鼻里不停喷着鲜血,虚弱的说道。

    那把马刀,完全刺穿了他的肺叶,每一次呼吸都刺激得大量的鲜血涌入他的鼻腔口腔。

    “对不起。。。。。”马上骑兵的声音终于低至不可闻,趴伏在战马上,一动不动。

    “马老幺,你狗日的别死,你看着老子给你们报仇啊!”老周的吼声里充满了无尽的悲苍。

    他又怎么能不悲苍?

    已经死去的马老幺怎么会知道,胳膊被活生生劈掉的吴大海早在他之前就已经死去,死于流血过多,在战场上拼杀的那几分钟,海量的失血早就让他的生命微若残烛。撑到刚才,已经是他最大的极限了。

    失去胳膊的骑兵甚至连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脸色惨白如纸的低下了他的头,默然死去。只是,他的手还紧握着刀,他的腿还紧紧夹着马腹。

    直到死去的那一刻,他还在等待着冲锋的命令。

    等着他们连长老大那句:“弟兄们,跟我冲。”

    “马老幺,大海,你们都是好样的,你们先去,老子随后就来,等老子再多杀一个日本人。”喃喃自语中老周用左手仅剩的一根大拇指一把扯去眼罩,他那只只剩下一个深深眼窝显得极为狰狞的眼窝里竟然沁出一滴眼泪,顺着面颊滚落。

    北风如刀,泪瞬间成了霜。

    满脸风霜。

    带着血色的风霜。

    中国骑兵最后一名骑兵,在一左一右已经战死却依旧不倒的兄弟之间,用唯一的大拇指勾住了缰绳,再次高高举起了自己的马刀。

    已经极度嘶哑的嗓子再度怒吼,“弟兄们,跟我冲。”

    他背后的山上,猛然,蹄声如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