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1章 一个人的战斗
    就在独眼大汉怒气冲冲质问不遵守军令回去报信的雕爷他们的那一刻,曾经水碰到了四名正在仓皇朝青龙山方向狂奔的青皮后生。

    短暂询问过后,曾经水根本来不及悲恸,大声报上自己的名字并迅速丢下两句话,就疯狂的奔向距离战场已经近在咫尺的山顶。

    说是山,其实不过是一座海拔不过七八十米的山丘,可皑皑的白雪和灌木成为人前行的最大阻碍,花了足足四分钟几乎耗尽了所有体力狂奔上山顶的曾经水根本来不及喘气,就拿起了自己的枪,看向了枪上早已装好的4倍瞄准镜。

    对于他来说,唯一的好消息是,下方三百米的山坳里,依旧在厮杀。只要是还有人在战斗,那就说明,还有人活着。

    当曾经水看清战场的那一刻,手猛地一颤,差点儿没握住自己的枪。

    虽然已经预想过惨烈,但曾经水没想过会如此惨烈。

    下方山坳战场里,几乎全是黄色军服的身影,属于穿着羊皮袄骑兵连的,几乎没有。

    之所以说几乎,那是,穿着羊皮袄的人,还有一个,唯一的一个,唯一的一个还拿着武器的在战斗的人。

    剩下的,全部在地上。

    那个背对着曾经水的战士没有骑马,没有马刀,手里却拿着一杆步枪。不过拿的方式却有些不同,是一只单手握着枪管,厚实的硬木枪托朝外。

    显然,他是把这杆已经有些残破的步枪当成了狼牙棒使。透过周围骑着马在他身边不停绕圈却有些忌惮并没有立刻进攻的日军表现来看,这把狼牙棒的威力应该还不小。

    地上还躺着的至少超过五名日军的尸体更是印证了这一切。

    心里忍不住一阵狂喜,颤抖着将瞄准镜上移,正在此时,手握着三八式马枪的中国士兵的脸也侧了过来。曾经水的眼泪差点儿都下来了。

    虽然那张脸上被开了一个大口子,犹如婴儿嘴大小伤口翻卷着皮肉狰狞的让人头皮发麻,但那张熟悉的脸不是雕爷又能是哪个?

    恐怕,也只有格斗技能出色的二货男雕爷能如此霸气的手提一根“狼牙棒”干翻几个日本人并且让十几个日本骑兵围着他绕圈而不敢随意冒进吧!

    曾经水想的一点都没错。

    如果将时钟的分针向前拨回四分钟,他就可以看到。

    四名犹如飞蛾扑火冲向敌寇的中国骑兵虽然都已经怀抱死志,但,实力的差距并不是勇气就能弥补的。几乎是在双方接触的一瞬间,他们每个人面对的,都是五六柄以上的马刀。

    不挡,直劈,以老周为首的三名骑兵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与敌偕亡的招式,砍死一名敌人的同时,他们也同时被数把马刀砍中,当场阵亡。

    唯有并不是正统骑兵出身的二货男活下来了。

    不是因为他胆小了害怕了,而是他本身的格斗技巧和骑兵不同。在面对劈过来的刀光,二货男下意识的毫无“节操”的将手中的马刀猛的一掷,直接将一名猝不及防日军给扎了个透穿。

    战马和马刀,对于一名骑兵来说,犹如自己的左右手,除非是万不得已,是没有人愿意丢弃的。尤其是对极重脸面的日本骑兵,更是这样。用刀,劈开敌人的胸膛,才能证明帝国骑兵的荣耀。

    他们那会想到这名无比英勇冲过来的中国骑兵竟然如此无节操,还没开打,就先把珍贵的马刀当暗器了。

    日本人根本不知道,本身格斗技能出众的二货男在独立团刘团座手下学到的是,在战场上,你要利用一切工具一切手段杀死你的敌人,只要能杀人,就好。

    既然劈出去能杀人,丢出去也能杀人,那又有什么区别呢?丢出马刀的一瞬间,二货男雕爷一个翻身,直接整个人藏在了马腹之下,数道刀光从他的马鞍上方掠过,他只要慢上一秒,几把携带着已经提起速度骏马力量的马刀能轻易劈开他的皮肤和肌肉以及骨头。

    还未等日军反应过来,藏在马腹之下的雕爷又是一个猛扑,将一名从自己身边掠过的日军骑兵撞下马,而他自己则是抓着奔马的马鞍狂奔几步骑上马背,顺手抽出日军斜插在马鞍上的三八式马枪,反手握住枪管,以枪托为锤,抡圆了冲身边的日军猛的一扫。

    那名日军显然也不是庸手,大骇之下拿着自己的马刀就是一挡,但显然,他低估了二货男的力量。在特种大队,这位新兵之所以能徒手干翻在刘团座蹂躏下坚持一年多的老兵,靠的就是一身几乎不逊于陈大个子的蛮力。

    携带着巨大力量坚如钢铁的枣木枪托不仅直接将日军徒劳抵挡的马刀拍断,更是一枪托砸在他的脸上。“咚”的一声闷响,让远在十数米开外的村上一润少佐的眼角都忍不住抽了一抽。

    几乎不用看,他都知道被这样砸上一枪托是个什么后果,除了死,不会有第二种结果了。

    事实也和村上一润想的一样,挨上枪托那一击猛拍的骑兵军曹固然是立毙当场,但眼珠子被突然而至的巨大压力给生生压爆迸出眼窝的一幕却是太过恐怖,让一帮也算是久经战阵的日军骑兵纷纷拨转马头距离这个一脸凶悍的中国人远一点儿,天知道他下一个打击对象是谁?

    虽然二货男杀人杀的足够凶悍,但势单力薄,外围的日寇一圈,就把他给围住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将他围的死死的。开始之时,日寇仗着人多势众还想将围在正中心的二货男给乱刀分尸,但突然间没了速度,却是正中雕爷的下怀。

    他的格斗能力是马下而不是马上,跳下马的雕爷远比日军想的要更难缠更恐怖,借助着战马躯体的掩护,雕爷在马腹之间犹如猿猴一般灵巧的穿行逃窜。

    当然,那不是重点,重点是那把令日军恐惧的“狼牙棒”则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每当它出现的时候,就意味着有人要倒霉。

    地上躺着的五名日军,就是那把“狼牙棒”的杰作,就算砸的不是脑袋,但一棒子把小腿直接砸成九十度弯曲也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再加上被马这么一踩,想不死都难。

    终于,日军发现人多反而给这名中国人创造了躲避的条件,于是分出十来匹马围住中国人,其余骑兵则在一旁列队,等着他耗尽力气然后再被乱刀剁死。

    事实上这一招儿很管用,在曾经水终于爬上山顶将目光投向手提着已经快散架的三八马枪的雕爷的那一刻,二货男的手和腿都在颤抖。

    不是吓的,而是累的。短短四分钟的搏杀,已经几乎耗尽了雕爷全身上下所有的体能。二货男几乎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腿上和手臂上的肌肉痉挛,如果不是在特种大队训练大半年让他的意志足够坚强,二货男知道自己甚至已经连提着不过3公斤重马枪的力气都没有了。

    原本对于他来说轻若鸿毛的马枪现在犹如千钧,二货男怒瞪的双眼中大恸,周老大死了,封连山死了,黄大牛也死了,骑兵第一连已经死绝了,现在也终于轮到他了。

    只是,他不甘心,他总共才杀了六个鬼子,还没有替战死的弟兄们完全回本,如果不是他的疏忽,他们原本可以不用死的。

    “八嘎”见属下踌躇不前,村上一润怒吼一声,“杀了他。”

    两名日寇举起马刀,策马冲向站在场中心的雕爷,一左一右两道刀光,向雕爷斩去。

    “杀。”二货男额头青筋暴起,勉力提起手中的马枪,向一名骑兵砸去。

    只是这一次,他的“狼牙棒”再无先前那帮雷霆万钧,甚至还显得绵软无力。

    虽然,那已经是他所能使出的最大力量。

    村上一润少佐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这名该死的中国人,终于是强弩之末。下一刻,他的头颅就应该被剁飞。

    他,很期待接下来的冲天血色。

    正在这时,只听一声枪响。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