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 小人物(上)
    二个小兵在新年除夕的这一天的战斗,只是特种大队全部60名官兵全部战斗的一个缩影。

    整个新年,独立团在外征战的只有特种大队60名官兵,他们或在距离中国最南方地域尚有2500公里之遥的阳光灼热的异国,或在中国最北端零下几十度的冰天雪地。

    他们没有独立团基地的任何支援,甚至没有最新的武器装备,他们有的,只是刘团座教给他们的超越这个时代的战斗技能以及勇敢而无畏的勇气。

    没有武器补给,他们就只能抢敌人的。位于马六甲海峡的特种兵和热河的几个还好一点儿,他们好歹还有苏曼达岛和青龙山或者孙永勤部做后勤支持。以陈运发莫小猫为首潜入东北三省的近二十人则完全只能靠自己,他们所携带的武器也基本以日本枪械口径为主,这样也便于他们补充弹药。

    不同于其他部队,以两人或三人为一组潜伏入东北的特种兵小队自从进入东北三省开始就基本和独立团方面断了联系,刘浪想获知他们的消息只有从潜伏在关东军参谋部夏文运处获得,而且因为保密的原因,消息来往极少,整整半年的时间也不过两封密电而已。

    他们的使命就是要在这一年期间在东北进行特种作战,对占领区的日寇进行无限制打击和骚扰以及制造混乱并最终活着回来。

    没有所谓的训练,那里就是最残酷的战场,只有活着归来,才算是正式通过了特种兵考核。

    不过,在过了1935年的新年之后,刘浪终于收到了手下第一名特种兵阵亡的消息。

    确切的说,那名阵亡的士兵还算不上真正的特种兵,他只是因为很熟悉东北的状况而派去引导特种兵们进入东北三省而已,给他的军令是任务完成之后相机行事,既可以继续潜伏在东北做为情报中转站给特种兵们提供情报,也可以因为感觉有危险提前撤出东北回到独立团。

    为此,刘浪甚至给了这位做向导的士兵与他埋在关东军最大的棋子夏文远不见面单线联系的方式。虽然是为了在实战中锻炼特种兵,但刘浪还是希望最大限度的给他们提供必要的援助,无论是情报上的还是物资上的。在东北,唯有曾经的老百姓日报的大记者何益之现在的关东军参谋部情报课的超级大间谍夏文运能做到。

    很显然,那名阵亡的士兵选择了前者,这半年来一直潜伏在他的家乡,关东军位于和红色北极熊国境线交界的乌尔古力山大营,因为那里,他可以给活跃在黑龙江省数量高达十名的特种兵提供情报。

    不过,在过了元宵节的头一天,刘浪收到了夏文运发给他的密电:常隆基(刘阿八)于五小时前阵亡,日少将楠木实隆卒。

    看到这两个名字,刘浪眼前一阵莹然,继而是一片恍然。

    刘阿八战死了,不,确切的说,是常隆基战死了。

    刘阿八不过是个小人物,是个在承德城投诚过来的伪军小班长,除了他选择跟随独立团南下以外,他手下其余9名伪军皆留在热河孙永勤部做了骨干。但是,历史的车轮是多么固执啊!虽然比曾经的时空中提前了数年,但他依旧战死在那个叫乌尔古力山的地方。

    因为,常隆基这个名字,虽然在未来也算不上大名鼎鼎,但是,凡是知晓他名字的人,无不为这个籍籍无名的小卒竖起大拇指。因为,那代表的是最底层中国式小人物对日寇侵略者的抗争。一个小人物击毙日寇一名陆军中将,狠狠的给了日寇一个响亮的耳光。

    如果说曾经的时空中与中国的全面战争中死的最憋屈最窝囊的日军将领,不是死在太行山被红色部队几发迫击炮就炸得魂飞天外的“名将之花”陆军中将阿部规秀,也不是在大别山区被桂军用高射炮打下来日军参谋总部次长陆军大将冢田攻,而是被一名卑贱的马夫狂扇数耳光后再掏出手枪将其一枪毙命的关东军驻伪满军事部最高顾问楠木实隆中将。

    是的,没错。就是这名叫做常隆基的中国马夫,扇蒙这位日寇中将后从容掏出手枪再将其一枪毙命。此次事件被称为关东军之耻,严密封锁消息,直到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这次马夫刺杀中将案才被日本披露。国人才知有这样一个无名烈士的存在,并在数十年后在其牺牲的松花江畔竖起了烈士纪念碑。

    为一个当时并不是红色部队战士而且还是一名伪军士兵竖纪念碑的,在共和国数十年的历史上可是极为罕见。

    而直到此刻,刘浪才知道麾下这名从伪军投诚而来看似有些油滑的老兵油子的真实身份,他就是本应该于7年后在乌尔古力山将已经升为日本陆军中将的楠木实隆一枪毙命的常隆基,那才应该是属于朝鲜族刘阿八的本名,刘阿八不过是他参加伪军时的化名。

    固执的历史并没有因为刘阿八跟随刘浪来到四川而发生改变,重新返回东北的他终究还是宰了本应该就死于他枪下的楠木实隆。而倒霉的楠木实隆在这个时空中依旧避免不了让威名赫赫的关东军成为一个笑话,只不过这一次他没等到升为陆军中将,仅在少将任上,他的生命就噶然而至了。

    属于一个中国小人物和一个日寇将军的历史,就这样奇迹般的得到了还原。中国小人物英勇而死,日寇陆军少将窝囊憋屈的死去。

    自从看到这两个名字的死联系到一起,刘浪几乎不用等到主持这次马夫刺杀日军少将的案件调查结束,就能根据曾经时空中发生过的猜到大概。

    果然,又等了数小时,夏文运再次发过来的密电很清晰的阐述了关东军参谋部情报课的调查结果,和曾经时空中发生的故事拥有着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相似度。

    已经以自己的本名常隆基潜伏进乌尔古力山大营当一名马夫的刘阿八这次虽然并不像曾经时空中只是一名孱弱的年轻人,因为日寇残酷的新兵训练而对日寇恨之入骨,而最终制定了刺杀日军高层人物的计划。但这次已经受过刻苦训练的他依旧伪装的很傻很天真,是所有日寇肆意侮辱取乐的对象。

    他的伪装很有成效,谁也不会想到会有一名精锐的中国士兵就潜伏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向外发送情报,活跃在乌尔古力山附近的两组特种兵小组就因为他的存在连续狙杀了至少三名关东军中佐以上军官。

    同时,他还能借助牧马外出的形式巧妙的和夏文运取得联系,将特种兵们的一些物资需求传给夏文运,让他可以用他的方式予以补充。可以说,在那里的半年,常隆基做得非常出色。因为他的存在,特种兵们不仅战果斐然而且自己也能提前得到不利消息将自己保护的很好。

    而这次担任关东军参谋部特务部员兼总务课长的楠木实隆来乌尔古力山大营,也是因为最近半年这一片区域内连续三名中佐级军官被中国的反抗力量暗杀,他前来调查并部署搜捕方案。

    之所以潜伏了半年无论如何受辱都坚守自己任务的常隆基突然间对这个倒霉蛋起了杀心,是因为楠木实隆调查了数日之后毫无头绪,竟然把周围的朝鲜族百姓当成了他发泄的对象。

    连续数日,他大刑逼供无果之后,残忍的虐杀了当地百姓十几人,其中一名更是回到故乡的刘阿八的昔日好友。楠木实隆当着站在远处脸色木然却已经悄然将指甲都扣进手掌的刘阿八的面,残忍的砍下说不出他想要东西的刘阿八好友的头,并将睁着双眼死不瞑目的头颅丢到了刘阿八怀里。

    刘阿八当场崩溃,却还不能流着泪为自己好友祭奠,反而只能浑身颤抖着表现得惊吓不已,这副懦弱的形象却引得周边日寇一阵大笑。

    楠木实隆并不知道,他这正是将他自己推向深渊的最后一步,为制止他再残杀自己的同族,刘阿八决意要杀了这个王八蛋,哪怕是他死。

    于是,让关东军贻笑大方的马夫刺杀将军的案件在当天傍晚发生了。骑着高头大马的日军少将高傲的等着中国马夫将他扶下马,刚站在地上还在适应大地的他就挨了那名方才还极为卑贱的中国马夫左右连续两个大耳刮子。彻底懵逼的日军陆军少将就看到那名懦弱的马夫从马粪袋子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南部手枪,“砰砰”连续两枪,打得极准,全部命中脑门。

    还在懵逼中的日军少将当场死挺。

    。。。。。。。。。。。。。

    ps:马夫刺杀日军中将为真实历史,谨以此文纪念为国献身的英烈。还有,顺便求个月票,风月已经落到第八名了,明天就是双倍月票开始的第一天,虽然风月这个月很忙没有经常爆更,但风月还是希望支持我的书友们明天踊跃投票,让风月进一回前六。风月五一不出门,尽量多更。感谢支持我的书友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