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9章 小人物(下)
    不过,就算已经知道刘阿八的结局,在看到夏文运叙述他最后时光的文字时,刘浪依旧一脸黯然。

    两枪击毙倒霉日军少将后,趁着当场的日军目瞪口呆之际,刘阿八抢了军马绝尘而去。

    日军当局大为震动,动用了一个旅团近6000人封锁了松花江畔所有的渡口,打算渡江先去红色北极熊的刘阿八被汉奸告密,被日军包围在松花江南一个叫呼毕达拉的湾子。

    他面对的,是上千日军的枪口,而此时的他,身上只有一把还有三颗子弹的王八盒子。在连续击毙了三名胆敢往上冲的日寇之后,他偷自日寇的那把渣渣南部手枪也完全失去了作用,被他扔出去差点儿把前来招降的日军少佐砸成独角兽。

    前面,是上千荷枪实弹的日寇,后方,是波涛汹涌的松花江,手无寸铁的他没有投降,面色泰然的离开了藏身的巨石,当着上千日寇的面,一步步走向波涛汹涌的松花江。

    看着这名淡然走向死亡的小马夫,全场日寇鸦雀无声,宽阔的江滩上,唯有慨然赴死的小马夫嘶吼着他们不懂的吟唱。

    唯有几个在场的中国人听得真真的。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

    学自刘团座的这首精忠报国,刘阿八终究没有唱完,不过半分钟,汹涌的江水就将他吞没了。

    夏文运的密电上当然书写得没有那么详细,但刘浪的眼前却已经浮现出高唱着“精忠报国”的小兵慨然赴死的壮烈和慷慨。

    据夏文运最后密电上所描述,在刘阿八被江水没顶的数分钟,在场所有日军皆肃然而立。

    刘阿八的遗体被打捞上来后,恼怒的日军指挥官命令割下烈士的头颅,准备送往伪满新京呈放,用以对反抗中国人的震慑,在夏文运密电之前。

    但这次,刘浪不能像曾经时空中那样等到全面战争结束日寇投降之后英雄的头颅才被找到。

    盛怒之下的刘浪头一次通过夏文运对位于黑龙江省的十名特种兵下了死命令,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抢回刘阿八的头颅。

    独立团战友的头颅,决不能成为日寇的战利品。

    一周之后,令日寇关东军司令部更为震怒的一起袭击发生了。

    携带着刘阿八头颅从乌尔古力山大营返回伪满新京---长春的一队日军,突然在佳木斯一带,遭遇中国反抗军袭击。

    据借助着黑暗躲到草丛中从而幸存的那名日军二等兵描述。

    这队人数高达五百余的中国反抗军不仅武器弹药充足,而且还拥有枪法精准的神枪手,更可怕的是他们还深知日军的战法,负责护送的一个日军步兵中队的六组掷弹筒小组刚刚就位,就被来自三面早已等着他们出现的神枪手击毙。他们神枪手的数目,绝不少于6人,而且他们都是在400多米外的距离。

    任何敢于接近掷弹筒的日军,都会成为他们的目标,整个伏击战中,几乎没有人再能使用掷弹筒。

    按道理说,失去了掷弹筒,步兵中队还有两挺重机枪和数目高达9挺的大正十一年轻机枪,在火力上足以碾压人数超过他们一倍的中国反抗军,哪怕他们也拥有着全日式三八步枪,但缺乏重火力一直是他们的短板。这在接近四年的战斗中无数次被证明过。

    可是,这一次,他们却不一样,机枪虽然少,但他们却拥有不少的掷弹筒。被包围的步兵中队缺乏了掷弹筒的支援,慌乱中部署好的轻重火力点被一一点名清除。

    一队足以和一个营甚至两个营正规中**队叫板的步兵中队,在失去了所有压制性火力的支援之后,所谓的亚洲第一陆军终于显出了原形。

    在500名中国土着的围攻以及六挺轻机枪的压制下,人数尚余180人的步兵中队竟然没有选择趁着逐渐来临的夜色突围,反而选择了固守待援。

    这个愚蠢的军令绝对是导致他们近乎全军覆没的原因之一,如果不是因为下达这个军令的步兵中队长中了冷枪身亡的话。

    是的,下达这道军令的日军指挥官并不知道自己会那么快就被干掉,反而导致了这道看似很明智的军令结合未来他们的结局来看实在是愚蠢至极。虽然如果他们能坚持一个半小时以上的话,距离此最近的佳木斯守军派出的最少两个步兵中队400余人就会抵达支援。

    可惜,日军并不知道和自己作战的部队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他们,是由在黑龙江省坚持反抗了数年之久的反抗军和来自中国腹地四川关东军最切齿痛恨的独立团十名特种兵所组成的。

    只坚守了不到半个小时,在步兵中队中队长日原大川大尉被来自黑暗中的一枪命中喉咙阵亡后,接替他指挥职位的两名小队长在五分钟内相继被冷枪打中,接连失去指挥官的步兵中队惊惶之中又选择了突围,向中**队火力最弱的西方突围。

    可是,这个时候不光是太晚了。而是,围三厥一的中国反抗军不仅在他们突围的方向埋伏了两挺从一开始就一直没使用过雪藏起来的机枪和100多号人马的预备队,还在他们必经路上埋上了炸药。

    他们并不知道,从一开始,中国反抗军的指挥官就没有准备依靠强攻干掉他们。虽然日军步兵中队已经没了机枪,没了能精准射击的掷弹筒兵,但日军步兵强悍的精准射击和不错的军事素养也绝能对进攻的中国反抗军造成大量杀伤。那是力量已经很弱小的中国东北义勇军们所不能接受的。

    他们更不知道,在他们选择固守待援的那一刻,中国指挥官就随机应变在故意露出的火力稍弱的那一面埋上了炸药,并调集了自己最后的预备队,两挺轻机枪和近100名士兵沿途埋伏。

    同时,命令潜伏在战场周围的六名特种兵寻找日军指挥官进行狙击猎杀。果然,在日军指挥官相继毙命后,惊慌失措的日军做出了和已经毙命的指挥官不同的选择。

    其实,已经从佳木斯城出发的两个步兵中队将会在一个小时后抵达战场,如果他们选择继续坚守,除非是做为临时指挥官的陈运发有牺牲近百人的勇气,他是无法有将这伙儿日军全歼的机会的。

    因为这个时候的他没有迫击炮,没有mg42,也没有如同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独立团战友。

    但是,日军在连续的打击下,再次犯错,踏上了陈运发精心为他们准备的陷阱。

    近五十公斤的炸药已经是陈运发所能搜集到的极限了,其实这对日军的杀伤有限,绝不至于靠着炸药就能把还剩余的150多人日军全歼。

    但失去指挥官再被接连不断炸响的炸药连续炸死二十多人后,顽强的“亚洲第一”大日本帝国陆军们的意志也逐渐崩溃了,开始了慌不择路的逃窜。

    失去抵抗意志的军队,甚至还不如一群绵羊。后有近500人的追杀,沿途还有100多人以及两挺机枪,这100多人的日军步兵的命运可想而知。

    除了见机不妙躲进草丛而侥幸生还的一名日军二等兵,整个步兵中队连带伪满政府军事部的一名高官,全部围攻的中国抗日军杀死,并剁下了他们的头,垒成了一座京观。

    那尚是东三省第一次垒起的以日军头颅为材的京观。

    日本人不知道为什么中国人会冒着敌军在半个小时后就要抵达战场的危险做这个看似无用的举动,但刘浪知道,这是独立团特种兵们在告慰自己战友的在天之灵。

    一名独立团士兵的死,必须得日寇百倍而还。

    他们做到了对逝去战友的最好告慰。

    日本人如果知道他们做出的泄愤举动会导致一个步兵中队的覆没,或许会后悔他们的选择。

    抢回的刘阿八的头颅被火化装在一个牛皮盒子里被特种大队少尉陈运发的怀里贴身携带。

    他将在一年后带着这个干掉一个日寇少将的兄弟回家。

    一个名不经传的小马夫,让关东军上下成为了一个大笑话,被当众干掉了一个陆军少将不说,还用了整整一个步兵中队陪葬。

    。。。。。。。。

    ps:再重申一遍,明天28号月票双倍,明天投。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