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1章 无伤皇军
    这让颇为焦虑的团参谋长唐永明和团副张儒浩面面相觑大为不解。

    唐永明是从长城之战就开始和刘浪打交道,早已得到刘浪的信任,对刘浪在热河的布局很清楚。而1933年从军政部空降下来担任团副一职的张儒浩在独立团的这一年半时间里也干的很出色,刘浪除了独立团最核心的一些机密还未向其透露以外,其余诸如和热河以及青龙山邓文部那边的联系也逐渐的开始让他知道。

    虽然其中可能依旧还有考察的意思,但不可否认的是,张儒浩基本已经进入独立团真正的核心层,开始接触独立团越来越多不可能为光头大佬那边掌握的秘密。

    这两位现在可是知道刘浪对位于热河地区孙永勤部的上心,不说长城抗战时缴获第八师团后勤仓库那会儿不要命的把武器弹药和粮食往他们那儿塞,还专门派了他最器重的三个特种兵留那边帮他训练士兵。这两年更是透过青龙山中转,不断往那边小规模偷运装备。

    很显然,刘浪是将孙永勤部做为牢牢插入日寇占领区的一颗钉子在培养,在他们身上耗费的钱粮甚至超过了在四川再拉一个团的消耗。

    可是,在日寇大军即将逼近孙永勤部的时候,刘团座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呢?要知道,那可是足足两个步兵联队外加日寇在热河驻军的最少一个炮兵大队,十几门山炮外加十几门步兵炮的威力可不是说笑的,就算是当日在罗文峪的独立团和288、289三团也是靠着优势的地形和完备的工事才能抗衡。而孙永勤部所有4000余官兵在一年半以前还不过是一帮农民,战斗力更是与他们相差甚远。

    现在这形式,孙永勤部可是危若累卵。别说是继续在热河山区和小鬼子干,就是能不能通过早就定好的撤退路线撤到长城山脉都有疑问。

    但他们不知道,并不代表未来时空穿越而来的小蝴蝶不知道。

    主要是,这支前来“围剿”的日寇军队的名气太大了。

    知晓这一切的刘团座当然要笑,因为夏文运所提到的那个来围剿孙永勤部常备师团实在是大名鼎鼎,可以说,纵观整个日寇十七个常备师团中,这个师团的名气,一点儿也不比什么号称日本近卫师团的第二师团、什么号称钢军的第五师团、什么最强陆军的第六师团来得要小上半分,甚至可以说,该师团的名气,就是到了数十年后也要比上述那些师团更脍炙人口。

    虽然刘浪不知道这只“声名赫赫”的部队本应该在1937年才应该调入关东军,但想来很大可能应该和第八师团被独立团在两年以前打了个落花流水有关。

    事实上的确是,因为刘团座这只小蝴蝶的横空出世,本应该成为关东军肱骨的第八师团几乎被打残,日本陆军大本营只能忍着牙疼将一直雪藏的某师团提前调入关东军来顶替第八师团的位置。

    为毛连日本陆军自己都对自己这支常备师团如此嫌弃?要知道,那可是岛国人民眼中牛逼得不要不要的十七支常备师团之一啊!

    那就不得不提提这支大名鼎鼎的日军第四师团了。人称大阪师团的小贩师团,一支全部由大阪的菜贩组成的军队。

    做为日本老牌常备师团,第四师团下辖两个旅团四个步兵联队,外加工、骑、炮、镏各一联队,共8个联队,加上师团部、两旅团部的非战斗人员共人。同时也配备了一流的武器装备,堪称日军“精锐“。光是听着就觉得,牛逼的不要不要的。

    其实,如果是只论脸皮的话,他们绝对牛逼。

    该师团的名气可不是只在和中国的全面战争中才声名鹊起的,早在它成立没多久,那就已经是声名赫赫。

    不过,不是什么钢军或者什么近卫军。日本高傲的天皇陛下估计实在是不太乐意让一帮小菜贩来守护自己吧!当然了,真实原因是,第四师团的外号除了小贩师团以外,还多了个“窝囊废“的称号。尤其是第四师团的核心部队--第八联队,因为在日俄战争中屡战屡败,获得了“败不怕的八联队“绰号。

    怎么败都不怕的第四师团其实并不是窝囊废,他们也是有血气之勇的。曾经的时空中至和中国的全面战争爆发前,已经声名鹊起的第四师团再没机会上过前线。不过,这并不等于它没有表现“勇敢“精神的机会。

    1933年,第四师团二等兵松井在大阪市中心闯红灯,结果和警察发生冲突,中将师团长寺内寿一为了“维护大日本皇军的尊严“,毅然带兵砸了警察所,史称“大阪军警冲突事件“,第四师团在日本国内的“武勇“可见一斑。至少,很有军人的血性,用小贩们的说法:八嘎的谁敢欺负咱兄弟,哥们儿把他脑袋拎下来当菜卖了。

    在国内的“武勇”和“团结”当然不能证明第四师团的威名。

    曾经的时空中,在1937年,因驻华日军兵力吃紧,日军大本营将第四师团调到中国东北,划归关东军序列。怎样才能让这支充满了打架斗殴都想着部队焕发战斗精神呢?日军大本营着实费了一番心思,结论是指挥官对于一支部队的战斗力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于是日军大本营先后调来几位名将整训该师团,例如绰号“马来之虎“的山下奉文就曾担任过师团长,但他也拿自由散漫的第四师团没办法。

    精训两年后,第四师团终于有了露脸的机会。到了1939年,红色北极熊与日本在中蒙边界的诺门坎地区发生战争,关东军下令驻扎在伪满洲国北部的大阪、仙台两师团紧急动员,增援前线。仙台师团也就是牛逼得不要不要的近卫第二师团接到命令后,强行军4天从海拉尔赶到诺门坎,抵达战场当天就投入战斗。然后,很快,威名赫赫的近卫师团就被装备着飞机大炮和坦克的战斗民族打成了渣渣。

    当然了,如果第四师团如果和他们一起出现的话,又多了人,恐怕最终糜烂的战局稍微会强那么一点点,好歹也是条枪不是,哪怕就是头猪呢?但那也只是关东军高层的自我安慰罢了。

    事实上,第四师团根本不屑于和战斗民族战斗。对于他们来说,和渣渣般的红色北极熊对阵,简直“侮辱”了他们的战斗力。所以,人家第四师团的出动军令下达了,但就是迟迟不动。

    原因是动员令下达后,突然遭遇寒潮,师团内的疾病患者激增,放眼望去,满营都是因为五花八门原因要求留守的官兵。激动的日军联队长在狂怒之下,亲自坐镇医务室参加诊断,这才勉强组织好部队向前线进发,“联队长改行当大夫“的笑话也就此在日军中流传开来。

    然而,决心不和渣渣交手的第四师团官兵们并没有因为联队长的发飙就身体康复了。他们虽然能坚持执行出动的军令,但身体还是有些“虚弱”。所以,整个师团从海拉尔到诺门坎,第二师团走了4天,他们却整整走了8天,而且还有大量人员掉队。凑巧的是,第四师团先遣队到达前线的当天,北极熊和日本宣布停战。消息传来,掉队的第四师团官兵仿佛吃了大力丸一样迅速跟了上来,连留守的官兵也有不少“带病“赶赴前线,一边还在万分懊丧地抱怨居然没有机会打上一仗。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返程的时候,齐装满员、精神饱满的第四师团,成了日军中最威武的部队,而率先赶到战场的第二师团却丢盔卸甲、伤兵满营。关东军负责新闻宣传的军官实在看不过去,提起笔把日军报纸呈上审查的《我无敌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新闻标题改了一个字,变成了《我无伤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拐弯抹角地嘲讽了这支“软蛋“部队。

    当然了,这还只是第四师团在1939年的表现,未来在和中**队交战中他们还有更多让日军大本营咬碎后槽牙的故事发生。

    反正,用第四师团官兵们在告别时流行的一句话:“御身大切“就可以看出他们对待作战的态度了。

    翻译过来,即“保重贵体“、“身体最重要“,或者说白点儿就是“保命第一“。

    。。。。。。。。。。

    ps:眼泪哗哗的求月票!!!!!!!!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