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2章 这是真的有特点
    当然了,在各类野史中,第四师团惹出的笑话绝对不是一件两件。

    尽管在关东军这边出尽了洋相,但第四师团运气却相当好,因为当时侵略华中地区日军战事吃紧,急需增援,日本军部只好放弃追究第四师团,急调其南下增援。第四师团摇身一变,又成了日军精锐的第十一军中的一员。

    在曾经时空中的徐州会战期间,中**队就遇到过一支“奇怪的日军“。当时,面对日军的重兵合围,桂系的老大李大佬指挥着四十万大军巧妙地跳出了日军的包围圈。但中**队突围后已是人困马乏,重装备也丢失了很多,战斗力锐减。在过鲁苏皖边境一条公路的时候,一支万余人的人困马乏疲惫不堪的中**队忽然发现路上出现了一支装备精良的日军部队。

    因为部队已十分疲惫,中**队发现敌军后自然是无比的惊惶失措,当下极为混乱地离开公路撤向附近的山区。但令中**队奇怪的是,过了很久都没有日军追来,中**队的指挥官惊奇之余派人打探,却见那支日军丝毫没有追击的意思,相反,日军还在公路两侧堂而皇之地烧起饭来。这支奇怪的日军部队正是隶属于第四师团的南进支队。

    估计对于当时的中国指挥官来说,心头狂骂了不知道多少个卧槽。一支遭遇重大敌情的军队竟然还能如此淡定的埋锅造饭,这特娘的战斗力得有多强?可是,他们战斗力再怎么强,中**队也得闯过他们继续后撤,后面可追着十几万的日军呢?人数只有万余人的中**队只好横下一条心,硬着头皮横穿公路而走,距离该股“实力强大”一直安心造饭的日军最近处不过一千多米。

    结果是,那股日军果真就是来“野炊”的,他们没遭到任何阻挠。中国指挥官的望远镜里,日军除了派出两个中队象征性的建了个防御阵地,其他人都在很happy的喝粥。

    是的,没错,他们在喝粥,中**队胆战心惊的撤退。

    事后,第四师团南进支队的支队长南云造二却以“严格遵守作战纪律“为由向上级解释道:“没有得到对中**队进行截击的命令。“

    这句话说的,没毛病。的确,第四师团南进支队是去支援的,并没有明确的军令要求他们对所遇见的敌军进行截击。日军战区司令部众将官们也只能咬着后槽牙大眼瞪小眼。

    说实话,做为一个日本常备师团,第四师团的战斗力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渣,只不过是这帮商业精神已经深入骨髓的小贩们很爱惜自己的生命而已。但是,经过徐州一役,心怀忐忑逃走的中**队把这件奇事报告了上峰,中国这边一调查,就把第四师团的“光辉”履历给调出来了。

    自此以后,“有第四师团参战,本来能打赢的仗,也会打输“的消息传到中**队耳朵里,“大阪的日本兵不会打仗“的说法就流行开来。柿子总得找软的捏啊!天天被战斗力强悍的日军欺负,装备不如人的中**队也窝火。所以每次战斗,中**队一听对手是“大阪小贩师团“,往往士气大增,抢着和第四师团交战。

    于是,刚到前线还没适应状况的第四师团猝不及防,接连吃了几个窝囊的败仗,甚至牵连了友军,以至于友邻部队向十一军司令部抱怨:“有第四师团参战,本来能打赢的仗,因为敌军士气大振,也会打输……”

    这下可好,中日双方难得的第一次统一口径,对象是倒霉的第四师团。

    自此,日军第十一军指挥官只好让第四师团专心在后方“待机“了。曾有一次,第十一军司令官阿南惟几不信邪,派第四师团在长沙会战中打主攻,结果第四师团一进长沙就被赶了出来,全线溃败。

    不过,这次其实也真的不怨第四师团。长沙战役打了足足六年,中日双方各死伤十万计,而且当时守长沙的**是**悍将薛岳所部精锐,换成谁恐怕都会撞得一脑袋包。

    但是,从此以后第四师团就真的成了日军的“丧门星“,哪个军都不要它,日军大本营只好将其改为直辖部队。这下第四师团的兵有的吹了:“老子当兵就在甲种师团,开战时属于关东军--精锐,仗打起来在十一军--还是精锐,最后十一军装不下我们了,只好改大本营直辖,更特娘的是精锐中的精锐……“

    先不说其战斗力是不是像野史中说的那样,但这脸皮,第四师团敢说第二,中日双方之军队,都没人敢称第一啊!

    但第四师团绝对不像所有人认为的那样真的就是“窝囊废”,用脚指头想想,一支当时军备已经算是亚洲第一日本的常备师团,怎么可能一点儿战斗力都没有呢?日本天皇又不是大阪小贩出身非要照顾他那群小老乡让他们玩着还发军饷?

    拿破仑曾经说过:“世上本没有废物,只是放错了地方。”这句话再适合第四师团不过。在中国落了个臭名声玩不转没人要的第四师团在未来的1942年4月被调往菲律宾,和第五,第十八,第二十一师团一起,参加对科雷吉多尔要塞的最后攻击。这一仗,第四师团一反常态地进展顺利,圆满完成任务,最终在巴丹半岛的美菲军全部投降。

    当然了,事后才知道这并不是第四师团转了性,而是菲律宾的美菲军已经被切断补给多日,靠“盐和青菜”勉强挺着已经好几个月了,一触即溃一点儿也不新鲜。

    然而,这个胜利却给第四师团带来了极大的荣耀,在其故乡大阪更是号外频飞,一副“幸亏派出了第四师团,才打垮了巴丹敌人”的得意。仅有的遗憾是事后发现大阪的商贩们利用这个庆祝胜利的机会大肆倒卖战时配给物资,乘机大做生意。

    做生意。。。。。。

    是的,这可能是日寇军队中唯一一支没有被军国主义思想污染的纯洁军队。深入小贩师团骨髓的,就是做生意,搞商业。哪怕是和他们效忠的天皇陛下,没有好处就想让他们光荣献身那也是不可能的。用他们的说法:老子们都死了,谁来挣钱给这个国家交税?没税钱,天皇陛下多着急啊!

    拥有着雄心壮志的小贩师团完全是为了岛国的天皇陛下而活着的,他们一直很忠心的保持着这一特性。当日本宣布投降,红光满面的第四师团齐装满员的返回日本本土第第二天,美国牛仔驻守的港口就被他们包围了。

    不是用机枪和大炮包围的,是用小商品。刚刚回国的第四师团的小贩们用小商品围满了美国牛仔的阵地,替他们的天皇陛下挣午饭钱。

    mmb,美国牛仔当时的心情估计就是这样的。

    说了这么多,刘团座也在乐。

    但是,就像先前所说的,做为日本十七支常设师团之一的一支甲种师团,虽然他们的战斗意志并不强,但他们的装备和训练,在此时的亚洲绝对是一流的。

    曾经的时空中,刘浪的老爷子的一位战友可是真真的和这个驻扎在宜昌当阳一带的第四师团交过手。第四师团驻扎当阳县的不过一个步兵中队,但无论是**还是红色部队的新军,攻击了不下五六次,竟然都没有攻下来。

    想歼灭他们从他们手上抢武器很难,不过,用别的方法倒是可以做到。据刘浪那位老爷子回忆,自从打了几次没打下来县城,在第四师团的主动下,双方的交往竟然多了起来。

    不是别的,小贩们想做生意了。于是,红色部队看着可可怜的装备日趋变得好了起来,三八大盖、歪把子机枪,甚至掷弹筒都有了。用那位老将军的话说,只可惜第四师团那么快都跑东南亚去了,要不然老子能武装一个团了。

    mlgb,反正刘浪现在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是那样的。

    给两位大惑不解的同僚简单的讲述了一下第四师团在日俄战争中的光辉历史,在他们哭笑不得中,刘浪迅速给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孙永勤部制定了作战计划。

    既然有这样一支商业气息浓厚的强悍军队,刘浪怎么能不利用一下呢?说不定这下能将已经升官成关东军参谋长的岗村宁次那厮给气个吐血三升,最好立刻完蛋,免得他日后再跑到中国来祸害。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