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5章 勇气和责任
    刘浪一人背着三杆步枪挂着三把手枪直上青龙山,整个如同一个人型战斗堡垒,再加上一脸的大胡子,走到山口,就见到了早已等候他多时的邓文和两个特种兵以及提前得到消息前来青龙山等候他的华商集团北平分公司总经理。

    也就是上次在刘浪和纪雁雪定亲宴会上购买了两份股份的北平大粮商牟丁山,不过现在这位的身家可不是像两年前那样不过上百万大洋了,随着华商集团的磺胺药在海外上市,不过两年时间,他那两份购买不过百万银洋的股份,现在最少可值一千万。当然了,那说的是价值,但如果想兑成现金,现在投资越来越多的华商集团可是拿不出来给他的。恐怕他也没打算变现。

    现在已经在国内初具规模,涉及药物、钢铁制造、矿产、建筑各领域的华商集团名气越来越大,在各地的公司经理就连当地的军政要员都要给面子,这个时候变现退出华商集团才是脑门被挤了吧!

    按照这身家来算,这位现在可算是中国国内的超级富豪了。不过,这位超级富豪还是上次刘浪所见的老行头,一身棉衣大褂戴着个瓜皮小帽毫无富豪气质的站在青龙山山口迎接刘浪。

    不同的是,牟丁山这次脸上的笑容比之以前更加和煦不说还增加了不少恭敬。不是因为刘团座前程似锦手掌兵权,而是,对于一个生意人来说,任何一个能让他资产不到两年就膨胀十倍的人,都值得让他如此恭敬。

    要不然,他也不会收到集团的电报就颠颠儿的跑到青龙山来等候刘团座了。

    只不过,刘团座认识他们,并不代表这副打扮的刘团座别人就认识他。大眼瞪小眼盯着刘浪看了半天,若不是刘浪先举手向邓文行军礼并开口问好,前来迎接的几个人还真没认出这位就是印象中那个满脸和煦的胖子团座。这会儿,整的有点儿杀气腾腾啊!

    “劳烦牟总经理跑几百里,刘浪着实不安啊!”刘浪先和邓文互敬了个军礼,哈哈一笑主动上前握住老牟的手抱歉道。

    对于刘浪来说,和邓文是同僚,两名特种兵是下属,反而这位算是客人,自然是得客气两句的。

    “刘团长可莫折杀老朽,自从两年前一别再未和刘团长谋面,老牟可是想念久矣!但听刘团长相邀,别说区区百里山路,就是千里万里,老牟也得来啊!”牟丁山忙陪笑着摇头说道。

    牟丁山这话就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不像那次在定亲宴上只是把刘浪当成一个合作者,一个有些军权的合作者,而是彻底的把自己当成了下属。

    这也没错,刘浪所占集团的股份高达百分之五十一不说,华商集团的所有的战略也基本由他敲定。别说他一个北平分公司总经理,就是华商集团总经理,也是刘浪的属下。刘浪一发话,不管是谁,哪怕是持有股份的股东,也得服从,否则就会从管理层踢出去,最终只有吃分红的结局。

    在战场上,是谁手里有人有枪厉害,商场上,谁股份多谁是老大。话语权终究是靠实力来获得的。

    “刘团长,牟老板,我看天气如此寒冷,就不要站在山口喝西北风了吧!青龙山虽然穷,但一锅羊肉几杯水酒还是请得起的。”无论何时都是一身利落军装的邓文在一旁打趣道。

    军人之间说话都干脆利落,估计因为邓文部的给养都是华商集团北平分公司在负责,邓文和牟丁山也算是熟人了,所以说话也就随便多了。

    虽然军衔不高,但毕竟是刘团座正儿八经的属下,所以曾经水和雕爷两个小兵也被邓文喊来迎接刘团座。见刘团座和邓文以及商业大佬寒暄完毕,两人忙从一边小跑着过来给刘浪行礼,并顺手接过刘团座先丢过来的步枪。

    刘浪举手回礼后微微一笑,笑得两个小兵背心有些发凉之际,刘浪转头对尚在等候他一起回邓文的指挥部的两人道:“二位先行一步,刘浪随后就来,我先考教一下我这两位属下这半年来有何进步。”

    估计是跟二货男和曾经水这样的家伙相处日久,对独立团上上下下经常性不按理出牌也算是比较熟悉,邓文也不惊讶,伸手拍拍还有些发愣的牟丁山,两人就先行离去。

    只留下刘团座和脸色有些发紧笔直站在刘团座面前的两名特种兵。

    刘浪看着两个身穿着羊皮袄戴着狗皮帽完全一副中国北方骑兵打扮的小兵,四顾看看布在山口边上的明哨暗哨们,龇牙一笑:“你们两个,觉得我考教你们那方面最合适?”

    “枪法。”

    “搏击。”

    曾经水和二货男都不傻,毫不犹豫的几乎在第一时间同时说出自己最强项。说完还互相怒瞪一眼。狗日的,就不能牺牲下自己照顾下兄弟?两个人这会儿眼里流露的都是同一个意思。

    这个时候,必须不能照顾兄弟了。否则,会被团座长官虐成翔的。

    “枪法?搏击?”刘浪眼里涌出一股笑意。“很好,那就依你们的意思,一人选一样考察好了。”

    在两人有些忐忑的眼神中,刘浪指着曾经水,“老子看看你没了枪还能不能一挑三百。”再点点二货男,“拿好你的枪,跟老子去打松鸡下酒。”

    两人集体脸色一苦,差点儿没哭了。这特娘的死定好嘛!

    在刘团座负手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两人互相再怒瞪一眼。

    狗日的,都想着自己吧!这下可好,精通打枪的要和刘团座肉搏,喜欢肉搏的要和刘团座去打猎,都是玩完儿的节奏。

    具体刘团座是怎么考察这二位的不得而知,但透过曾经水顶着一对乌黑的熊猫眼和明显胖了两圈的脸差点儿没被哨兵当潜伏进来的敌人一枪给崩了,如果不是他回复口令足够及时的话。就可以知道,刘团座对考察小兵曾经水搏击之道绝对是实心实意拳拳到肉的。

    反正曾经水绝对不会说,他几乎只挡了刘团座雷霆万钧的一拳就被刘团座横扫的一脚给撂倒,然后就成了一个会移动的沙包被揍得毫无斗志抱头鼠窜毫无独立团特种大队第二狙击手的风采。更不会说刘团座一边揍他,一边很不爽的喃喃自语:“卧槽,一人站着和二百多人对射啊!这么牛逼,你咋没上天呢?”

    至于说二货男雕爷,下场一点儿也不比被揍成熊猫的曾经水好,被刘团座罚着端着丢给他的新枪趴雪窝子里,命令他打够五只松鸡才能回营。可是,松鸡又不是到处有,更何况这青龙山基地周围的野物早就被雕爷率领着土匪们打得断子绝孙了,后来又驻扎了上千骑兵,更是连毛都看不见一根。足足趴了十个小时的二货男差点儿没被冻成一根冰棍。

    刘团座当然好好打压一下这两个混蛋。好不容易找到的二个当特种兵的好苗子,却都是性格冲动的货。一个明知必死却要冲下去和日寇肉搏,一个更是不惜以身犯险用自身来吸引敌军火力救兄弟脱困,从勇气上来说,他们都有成为最优秀军人的潜质,也是最好的战友和兄弟。可在刘浪看来,他们本可以更理智甚至更冷酷,保存自己歼灭敌人达到战术目的。

    虽然,从自身来讲,刘浪很欣赏这二个在骨子里和他是一样的家伙,如果换成是他,在那样的环境里恐怕也会做出跟他们一样的选择。

    但是,做为这个时代的中**人,刘浪却又很理智的清楚,在家国天下和民族面前,其他的都得排后。他们身上背负的,不光是亲情爱情友情,还有保家卫国的责任,为了后者,他们不能轻易言死,必须得努力活着,哪怕是受着内心无尽的煎熬卑贱的活着。只有活着,才能为这个国家更多的做些什么。

    很残酷,但现在的中国,需要如此。所有的残酷,都是为了打赢这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卫国战争。失败的那一方,或许整个民族都将成为历史中的尘埃。

    当然,刘浪并没有明说,刘浪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他们,你们这个选择老子很欣赏,但老子很不爽,因为老子不想失去你们。不爽怎么办?只能揍你们出气了。

    于是,两个被长官在矛盾中欣赏的小兵只能硬扛上这顿揍了。就如同前世的刘浪经常被他教官揍一样。

    多年以后,他就是想挨那顿揍,也没人揍他了。哪怕,他已经越来越懂得在勇气和责任之间的选择。

    。。。。。。

    ps:最后一天了,再求求月票。今天中午陪父母吃饭再陪他们出去转转,如果回来的早的话,风月争取多码一章加更。说实话,风月这两更都已经6000字了,是不是也算那些2更党的三更呢!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