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8章 尖兵对决
    现在对已经销声匿迹快两年的刘浪还咬牙切齿记忆犹新的,恐怕也就只剩下最有切肤之痛的关东军一些家伙了。

    比如已经成功坐上关东军参谋长的岗村宁次,主导了一次刺杀刘浪的暗杀行动,把北平城内的日军的谍报系统差点儿没赔了个精光不说,还差点儿把源义家族的长子源义宏刚都给赔了进去,要不是有老大罩着,已经到手的关东军参谋长都差点儿没了。

    至于本来可以升级为次帅的武藤信义大将早已黯然去职回日本国内转预备役了。现在坐在关东军司令宝座上的陆军大将南次郎对于刘浪和独立团根本没什么印象。

    岗村宁次当然也不会在新任司令官面前再提刘浪这个祸害的名字,提起这个名字都会让老奸巨猾如他的心都会疼。

    不过,岗村宁次参谋长如果知道孙永勤部这股热河中国反抗军会和刘浪这个死胖子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话,恐怕,就不会调不太靠谱的第四师团来了。

    于是,后来得知此事的第四师团上上下下差点儿没把岗村宁次祖宗十八代女性问候了个遍。当然,那是很久以后的事儿了。

    现在的第20步兵联队的南云造二大佐自然是更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对手是谁了,他现在只想赶紧的灭了中国农民军,看看有什么稀罕点儿的战利品。没钱也不要紧,只要能运回国内卖钱就成,反正他们老本行就是做这个的。

    黄花川说是山区,其实还不如说是大一点儿的丘陵地带,所谓的山也就是几十不到一百米高,山间的路也不像长城山脉间的山路一样狭窄难行,很多开阔的地方排着队列过去都还有空地,想在这样的地方打埋伏无疑很难。

    可就算这样,别说第四师团他们是什么窝囊废,有些传说真的是不太靠谱。他们一路行来,不仅军纪很严明,没有脱离队列去抢劫附近村庄百姓财货的现象不说,还派出了数队尖兵在联队行进方向前十几里进行侦查,绝不是说因为对手是农民军就掉以轻心。

    不过刘浪从一开始就没轻视过第四师团这帮小贩们,虽然在未来包括日本国内用那些野史来调侃第四师团,但在刘浪看来,做为一支能在日本投降后还能唯一保持完整建制的师团,就算是贪生怕死,那也是一种难得的明智,尤其是他们并不是说没打过仗,那也是经历过数次的大战的家伙们。

    就拿那次徐州会战第四师团的南进支队碰到一万多的**撤退部队却没有像其他日寇一样嗷嗷叫着向上冲来说。刘浪敢肯定,如果他们真那样做了,那支不过数千人的南进支队绝对会被打成大猫小猫两三只。

    别看中**队只一万多人,没有大炮又人困马乏,但如果不冲出去就得面对更多的日寇,那就只能上上下下一条心跟第四师团南进支队拼命。

    无论是淞沪会战还是藤县血战、台儿庄血战都已经证明过,中**队不是不会打仗也不是不能打仗,除了装备稍差一点儿,拼起命来的中**队一样能把日本人打得哭爹喊娘。一万多人拼起命来的后果,是很可怕的。

    当时的南进支队很明智地选择了没有和中**队硬拼,他们来中国战场是来发财的,为了给天皇他老人家交税的,而不是来把命丢中国的。这就是第四师团官兵们的核心思想。

    就像现在一样,哪怕是对付中国的农民军,他们也不贪功冒进极为小心谨慎。前有尖兵侦查,而整个联队开进的队形也拉得很开,一个大队在前,一个大队在中,一个大队殿后,每个大队间相隔2里到3里,任何一个大队被偷袭,另外两个大队马上就能对敌人进行反包围。

    在不断收到麾下特种兵们汇总上来的侦查情报后,刘浪知道,想用抽冷子的方法给这帮谨慎的小贩们来通胖揍的想法落空了。那就只能硬杠了,让他们知道,想发财,用别的方法也许行,但绝对是用不了抢的。

    “命令牛二他们,干掉小鬼子的尖兵,然后潜伏战场,自由猎杀。记住,以中级军官为主。”刘浪很快传出了第一道军令。

    此起彼伏的枪声顿时响彻了承德山区的山间。这个小地方,现在已经聚集了独立团新老七名特种兵,除了石大头成了临时指挥部的警卫排临时负责人以外,其余六名特种兵皆两人一组早就进入了战场。

    在这个冬日的午后,一场侦查与反侦查的战斗提前在两军对垒之前打响。

    南云造二的确很谨慎,向中国农民军盘踞的黄花川山区总共派出了六队尖兵,每队尖兵都是以一步兵小分队为单位,每个小分队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两里路,这样遇到中**队的攻击后,他们之间还能相互救援坚持到后面大部队。

    但显然这些日寇尖兵们没想到中国人的攻击来得那么突然,而且不是像他们想象的那样以优势兵力来攻击他们,竟然一两个人就开始对他们进行攻击,这和在东北中国反抗军不聚集百十人以上就不对十人以上的帝国皇军发动进攻完全是不同的。

    要知道,他们这种侦查小分队,不光是总人数高达15人,还携带着一挺轻机枪和一个掷弹筒小组,以这样的火力配置,就算遇到中国人的一个排围攻,他们也是有信心对阵的。

    第20步兵联队的日寇尖兵们第一次见识到了热河中国农民反抗军的厉害。

    首先挨冷枪的,不是刺刀上插着小旗的军曹,而是掷弹筒手。

    趴在500米外山顶上雪窝子里的曾经水一枪就撂倒了背着掷弹筒走在日军行列中间的掷弹筒手。不过,这次他没有选择一枪爆头,而是选择的大腿,瞄准镜里应声而倒的日军大腿上的伤口虽然看不清晰,但雪地上大片喷溅而出的血迹以及他躺在地上痛苦的扭动身躯都证明着新的半自动狙击枪的友阪弹威力并不小。

    是的,因为要进行战场潜伏特种作战,可能长时间得不到补给,这次曾经水携带的,全是日式6.5毫米小口径友阪弹,携弹量高达300。这还不算多,他身侧三十米一直潜伏着不出声的雕爷才猛的一匹,足足带了十五枚手雷外加500发子弹,完全就是个移动版的军火库。

    之所以不一枪干掉日军掷弹筒手,不是曾经水想受虐让日军掷弹筒手活着给自己这边来上一榴弹。而是曾经水想起刘团座在讲授特种作战时讲过的一个战例,一名狙击手压制一个步兵排的战例。最夸张的并不是那名超级狙击手让那个步兵排整整一天不得寸进,而是那名狙击手利用对手想抢救自己战友的心理,利用一名伤兵当诱饵,最终将那个步兵排干掉了近一个班,直到夜色来临,那个步兵排才算是逃脱大难脱离战场。

    现在,曾经水也是这么做的。

    在骤然遭到冷枪之后,训练有素的日军反应很快,迅速卧倒翻滚寻找掩体的同时也架起了自己的轻机枪,并将枪口都指向了放在枪响的大概方位。午后的雪地上空,曾经水开枪后的淡淡硝烟正在悄然消散,他们一时还不能确定曾经水的准确方位。

    曾经水根本没看躲在自己视线死角的机枪,瞄准镜根本不离那名日军伤兵的方圆五米。他相信,日寇或许对中国人残暴,但对自己的战友,他们一样不允许他就那样哭嚎着流血而亡的。

    果然,没过三十秒,一名日寇就匍匐着朝捂着几乎已经被打断露出白色骨茬儿大腿的伤兵爬去。

    曾经水冷冷的看着,心里默默数着“一二三”,等着他的手距离自己战友不过二十公分的那一刻,猛然扣动扳机,然后迅速收枪埋头。

    “噗噗”就在曾经水开枪后不过一秒,一阵弹雨撒在距离他不超过十米的周围,日寇的步枪手和轻机枪手靠着他的枪声和开枪腾起的硝烟迅速的确定了他的方位。

    弹雨压制了曾经水,但那名企图接近受伤日寇的日军,他的手却无力的垂下了,距离那名受伤的日寇,不过二十公分。

    但这二十公分,却咫尺天涯,曾经水毫不留情的一枪洞穿了他戴着棉军帽的头。

    诱饵,只要一个就够了。

    。。。。。。。。。。

    ps:感谢书友们4月的月票,虽然在昨日最后十分钟,风月依旧落后排名第六的书5票最终获得第七,但风月已经很开心了,从差距260票,到只差5票,书友们,你们很给力。新的一月,重新来过,书友们,月票走起。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