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3章 热河黄昏(1)
    在一场由独立团特种兵主导与日军第四师团第20步兵联队的侦查尖兵生死搏杀战之后,中日双方各投入上千人的更大规模攻防战开始了。

    第20步兵联队在全军3多人到达之后,仅仅只修整了半个多小时,就由一个步兵大队在其联队炮兵中队的四门山炮和四门步兵炮的掩护下,朝孙永勤部所处的莲花山位置发动了进攻。

    日军尖兵虽然死伤惨重,但他们也不是说完全没起到作用,他们终究还是侦查到活跃在承德黄花川一代农民军防御阵地的位置。

    当然了,这也是刘浪刻意放水的结果。不让他们知道孙永勤部的防御阵地,他们又怎么会放马来攻?不攻的话,又怎么能让第四师团这帮小贩们磕掉大门牙?

    纵观整个中国的抗战史,这日军各师团的特点在刘浪看来其实和各类狗脾气也差不太多。

    比如满脑子军国思想的板垣征四郎领导下的第五师团,他们就像一条野狗,你把他们打得越狠,他们就越疯狂,就算临死也要咬上一口让你痛彻心扉,是个很难缠的对手。又比如在南京犯下滔天罪行的日寇第十六师团,那则像是一条疯狗,面对危局根本不管自身安危也要在比自己强大的多对手上撕下一块肉来。在太平洋战争中被美军包围的第十六师团穷途末路竟然靠自己战死的士兵的尸骨为食和美军作战,整个师团战后仅余600余人尽显他们不为正常人的疯狂,是个令人憎恶的同时也是个很可怕的对手。

    但第四师团,在刘浪看来,更像是只哈士奇。别看外表长得和狼一样有着冷峻的目光和锋利的牙齿,但只要将其胖揍一顿,这货就得露出保命第一的本性。

    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这装腔作势的“二哈”胖揍一顿再说其他。

    刘浪眼中的“哈士奇”在还未正式开战就损失了半个步兵中队恼羞成怒的南云造二大佐的命令下,于下午四点钟已经接近中国北方冬天的黄昏时间向早已挖掘好战壕和工事的热河义勇军发起了进攻。

    孙永勤之所以在莲花山建自己的第一道防线,那是因为莲花山的地势。不是因为其险要易守难攻,而是因为莲花山的地形。

    莲花山,并不仅仅只是一座山,而是好几座山组成的。

    顾名思意,莲花山从高空俯瞰,就像一朵盛开的莲花。中间是一座高达130米的小山像是莲花的花蕊,周围则是由4个大型的小山丘给围着像是花瓣,再外围则是层层叠叠的小型山峦。

    再向远方,则是越来越高的山脉,想进山,此处是必须通过的位置。而想通过莲花山地区,唯一能走大车的山路距离莲花山最中的主峰不过300米,只要再上面驻军,想从那条路上走,就在他们的火力范围之内。

    但想攻击莲花山主峰上的防御阵地,就躲不开来自另外四座山的攻击,可若是想先攻下其中任意一个山头,因为地形的原因,旁边距离并不远的丘陵上防御阵地亦可以对其进行支援。

    再说白一点,根据地形特点,莲花山防御阵地是可以互为犄角的山地防御阵地,主峰上的阵地还可以保护所有外围阵地的侧翼安全。

    哪怕是外面的两座山被攻下,只要主峰还在后位于后侧的两个阵地还在,所有部队都还可以在火力的掩护下顺利后撤,最终遁入大山。

    这里,就是个最好的可守可撤的第一道防御地形。驻守热河的第一混成旅团亦在此地和孙永勤部鏖战数次,虽然有一次派遣重兵高达三个步兵大队,孙永勤不欲伤亡过大主动撤入山区放弃了这一防御地点,但孙永勤部可以长期盘踞在这里,不代表日寇也可以,等第一混成旅团一撤兵,他们就又出来占据了这块地盘,这让驻守热河的第一混成旅团大为苦恼。

    打得赢就以地形优势和他们硬扛,一看你小鬼子人多,咱就撤。等你一走,就又卷土重来占据此地对这一片地区的日军无休止的进行骚扰。这两年来,死在孙永勤部手下的日军少说也有三四百人,损失的财物更是不计其数。

    否则高傲如他们也不会拉下脸请关东军司令部派出重兵来围剿打不死小强一般的孙永勤部了。

    关东军司令部额外派遣第四师团一旅团7000多人来热河的目的,就是希望以雷霆万钧之势将这股势力日趋庞大的中国农民反抗军一举歼灭永除后患,不给他们死灰复燃的机会。

    按照第一混成旅团提供给南云造二他们的情报,中国人或许会在这片区域象征性防守一段时间,就会后撤逃跑。南云造二虽然愤怒自己麾下的巨大损失,但也做好了先行占据这处要地,等待旅团另一支步兵联队到来,再兵分两路对遁入大山的中国农民反抗军进行长期围剿的打算。

    做为一名京都陆军大学的高材生,南云造二深知,遁入大山的军队暂时看是安全了,但那也是进了死胡同。没有那支军队能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坚持太久的,大山在提供了无尽的保护屏障的时候同时也阻断了他们获得补给的能力。

    热河驻军之所以数次进山围剿都功败垂成,那是因为他们兵力不足,外围青龙山还有一股与这里遥相呼应的反抗军在活动,他们往往是这边还没打完,那边就被狡猾的中国人捅了刀子。

    但现在,他们来了,就完全不同了。

    外围,热河驻军严密布防。在山里,七千余大军进行严密封锁并寻机和困在山中的中国农民军主力决战。哪怕他们因为惧怕不敢出现,那就将他们困死在山中。

    这一招儿,帝国皇军在东北三省早已玩得溜熟,好几股人数众多的中国反抗军就是这样被歼灭的。

    南云造二的主意打的不错,但事实却给了他当头一棒。

    位于莲花山主峰左侧的一号阵地上驻守了孙永勤部一个营的兵力,说是一个营,其实不过相当于正规军的一个加强连,也就不到300人的兵力。因为孙永勤已经将自己的4000余人编成了一个师三个团,编制是足够大,但人手又不够,那就只能连变营,营变团了。

    4000多人就编成了四个团,但每个团其实不过千人出头的兵力而已。这其实也是这个时期在日军占领区义勇军的老套路,扯虎皮竖大旗嘛!大旗竖起来了,迟早人会招够的。

    要知道,孙永勤最早期拉队伍时不过才三百多人,一个月时间就膨胀至三千人,到现在经过两年时间经历了这么多场战斗还能拥有4000多号人,已经是很难能可贵的了。

    负责进攻一号阵地的是日军的一个步兵中队,他们的侧翼由另一个步兵中队在进攻以牵制另一个山头上的中国农民军火力,后面还有两个步兵中队做为预备队。

    而南云造二派出的联队直属炮兵中队的四门山炮和四门步兵炮还有这个担任主攻的步兵大队配备的两门步兵炮合计十门大炮对他们进行火力支援。

    这声势,一点儿也不亚于当初刘浪独立团在罗文峪和第四旅团打的第一仗。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