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4章 热河黄昏(2)
    山炮是曲射炮,步兵炮是直射炮,一个可以对战壕中的战斗人员进行杀伤,一个可以对敌人固定工事进行毁灭性打击。

    日军的炮火分配很科学。

    足足二十分钟的狂轰乱炸,将一号阵地上炸得是满目疮痍,本来是白皑皑的一片看着很整洁的小山被炸得黑一块,黄一块,完全是面目全非。

    在主峰阵地上拿着望远镜看着这一切的孙永勤脸上肌肉崩得紧紧的,他哪能不担心?那块阵地上可是有着他近三百士兵啊!要不是在收到刘浪军事计划并得知他要亲来指挥之后蔡大刀等人就指挥着士兵们在各处阵地都挖掘了足够大量的防炮洞,可能还没看到日寇如此凶猛炮火,光是看到日寇这数千大军,孙永勤就会下令抛弃这里,像以往一样撤入大山了。

    他身边刘浪的表情却很淡然,日军凶猛的炮火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日寇凭借炮火就想攻下山头阵地不付出代价那就真是想多了。如果他们全部换成150口径重型榴弹炮或许还差不多。

    可惜,那玩意儿,他们运得进来吗?

    不过,刘浪想抽冷子给日军炮兵部队来一着狠的愿望也落空了。第四师团的这个步兵联队显然吸取了长城之战第八师团炮兵部队被偷袭的教训,炮兵部队的两侧最少有两个步兵中队在构建野战防御阵地。想打他们的主意,实在是太难了。

    当然了,这也就是他们欺负孙永勤部没有炮兵或者说没有射程足够的山炮,若是赵二狗炮兵营的那两台射程高达9000米的博福斯山炮在这儿,一定会教教这个将炮兵阵地部署在距离前线不过2500米的日军炮兵们怎么做人。

    负责进攻的这支步兵中队依旧万古不变的采取一个步兵小队正面进攻,两个步兵小队绕行侧翼牵制并寻找敌军破绽的日军步兵进攻老战术。

    和日军两年中也打过大大小小不下十次仗的义勇军们也很清楚,这是日军的佯攻,一旦暴露出火力点,他们的掷弹筒和正在抵近的步兵炮就会对火力点重点打击,然后再采取用重火力压制防御步兵掩护己方步兵冲锋攻占阵地。

    虽然套路很简单,但却很实用,尤其是对于缺乏重火力的中**队,往往会束手无策。最终只能无奈的选择冒着敌人的优势火力和其对射,结果自然是死伤惨重。

    果然,在日军步兵小队以散兵线前进到距离山腰阵地200米左右时,随着主峰上的一阵号角声响,义勇军部署在阵地上的轻重机枪开始发言,日军在连续被扫倒几人后都娴熟的匍匐在地,没过一分钟,位于他们之后200多米躲在山坳等天然掩体后的数具日军掷弹筒开始疯狂发射,向刚才开火的几个火力点狂轰乱炸,几门已经抵达距离前线不过米的步兵炮也猛烈开炮,一副不把暴露出来的中国反抗军火力点不摧毁不罢休的架势。

    不管是不是真的摧毁了,在己方炮兵一开炮,山腰阵地上的中国反抗军火力点一哑火,日军步兵小队侧后方布置的高达4挺92重机枪也开始开火,对义勇军防御阵地展开火力压制。

    要知道,日军一个步兵大队也不过两个机枪小队总共配置了8挺重机枪,为了这次进攻,这个负责主攻的步兵大队直接将一半的重火力都拿了出来。加上这个步兵中队就拥有的6挺轻机枪,十挺轻重机枪猛烈开火的火力打得义勇军阵地上泥土飞溅,加上还在不停响起的炮击,阵地上近300义勇军战士竟然一时间被打得头都抬不起来,就更别说开枪反击了。

    观察到这种情况,方才匍匐在地躲避子弹的日军在一名拔出佩刀日军少尉的高声呼喊下,跳起来高喊着“板载”发起了冲锋。

    日军的冲锋能力真不是盖的,短短十秒,他们竟然就前进了大约四五十米,而后方做为预备队的一个日军步兵中队也开始蠢蠢欲动,又有两个小队足足一百多名日军向这边逼来。

    显然,这已经是变佯攻为真攻了,日军竟然打着一战而破的打算。从望远镜中看着这一切的刘浪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讥诮。第四师团把自己也太当回事了,真以为日本陆军就是天下第一了?

    “刘团长,是不是命令战壕里的兄弟反击一下,要不然那一队小鬼子就冲上去了。”孙永勤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脸色有些焦急的看向刘浪。

    在战前,接过孙永勤指挥权的刘浪就已经下令,一号二号前沿阵地的指挥权由他全权指挥,任何人不得随意开火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不急,一个小队的小鬼子太少了,不够,再等等。”看着望远镜视野里正在逐渐加速的那两个步兵小队的刘浪摇摇头道。

    “可是。。。。。。”孙永勤想再说话,却见刘浪没有继续向他解释的意思,只能跺跺脚无奈的再度拿起手里的望远镜看向远方的战场。

    若不是刘浪两年前那两仗在孙永勤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孙永勤这会儿无论如何也要大声争辩两句的。但刘团座那两仗实在是太神了,神的让孙永勤都毫不犹豫的将指挥权进行了移交。

    面对日军如此攻势,义勇军最高指挥官都如此焦虑,更别说还在战壕里的战士们了。

    这时候,或许是因为日军的距离越来越近的缘故,日军步兵炮已经停火,掷弹筒也逐渐消停了,只有日军的轻重机枪还在火力压制。

    负责驻守一号阵地的义勇军一团三营营长趴在用原木加固过用黄土伪装过的掩体里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小队日军逐渐接近阵地,早已是心急如焚。

    做为前线指挥官,他很清楚如果被一小队五十多日军攻进了战壕是什么后果。那会导致侧面两个牵制己方火力的两个步兵小队也开始冲锋,而等到后面正在跟进的一百多日军攻入阵地,最终就是他手下这200多号弟兄想撤都撤不走了,那简直比溃败还要可怕的多。

    那是全军覆没的结局。

    而那队日军已经距离阵地不过四五十米了,战壕里的士兵甚至已经看到日军张口大呼“板载”时候露出的黄色大板牙。

    “命令一号阵地正面还击,除重机枪外,所有轻机枪可以开火,注意小鬼子的掷弹筒,手榴弹给我狠狠的砸。”刘浪的军令在此时也适时地的下达。

    由于没有像独立团那样建立专业的通信部队,但在刘浪的提议下,孙永勤部巧妙的利用小号声音的长短建立了自己略显简陋而独特的消息传递。

    虽然传递的声音不过数百米,但这对于这种级别的战场来说,足够了。

    收到指挥部反击信号的营长一声怒吼:“丢手榴弹,轻机枪开火,把小鬼子给老子揍回去。”

    由于没有足够的炮,加上炮弹实在是难以运输,手榴弹是这两年独立团援助孙永勤部最多的“重武器”。不过限于条件,运来的不是成品,大多是火药,而长木柄和铸铁弹壳就得孙永勤他们想办法自己生产了,而如何制作,刘浪则是专门派了两名技术员远赴热河指导他们生产了半年。

    可以说,论武器数量,孙永勤部现在最多的不是刘浪留给他们的上百万发子弹,而是连续不断生产了两年的手榴弹。虽然土制炼铁的工艺粗糙,但却意外的造成了碎片率极高,同时刘浪提供的火药质量不错,这农民军做的土制长柄手榴弹威力反而很足,比**拿的国内正规军工厂制作的手榴弹一点儿不差。

    而此时日军已经进入了阵地前40米的区域。

    只能说刘浪选择反击的军令实在是太恰到好处了,这个区域,正是居高临下丢手榴弹最好的距离,而日军的手雷如果是在平原上的话,或许还能扔出30多米,可在这个位置你让他从下往上,他们无论是丢不出这么远的,哪怕坡度并不是很陡峭。

    正面阵地上一百多号士兵看都不看已经进入最后冲锋开始发力狂奔的日军,卖力的将自己身边早已摆好的手榴弹一口气扔出去三四枚。

    这可是近五百发手榴弹,几乎相当于五百发迫击炮弹。

    宽不过300多米的正面防线,几乎是前后左右每隔四五米,就有一颗手榴弹在爆炸,已经开始打着一战而成的日军的这个小队近60人算是倒了霉了。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